•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網游小說 > 貴族紋章 > 1161 該我們往外打了

    1161 該我們往外打了

        瀕死反擊:技能持有者進入瀕死狀態時,會攻擊范圍內的一名隨機敵人,進行一次特殊判定打擊。

        傷害+40%,攻擊速度+100%。

        一個看起來很有用的爆發技能,但實質上作用并不是很大,只能用來惡心人。讓人在戰斗前思考一下和這人生死戰值不值得。

        對于玩家們來說,這個技能用處不大,當持有者瀕死的時候,才會觸發,這點就讓大多數的玩家將其視為垃圾技能,與其選一個平時沒有用,快死的時候才用得上的技能,我干嘛不選個一開始就能給自己帶來優勢,或者是讓自己平時更方便的技能?

        其實瀕死反擊這技能更適合放在召喚物炮灰的身上。

        想想看,如果召喚出來的海量不死生物,全會瀕死反擊!

        亡靈法師能推平全世界。

        只是很可惜,瀕死反擊是中級技能,怎么也得精英級別以上才能領悟。精英級以上的不死生物,就已經不是炮灰,而是實打實的中堅力量了。

        這就斷了很多巫妖的念想。

        給自己治療之后,貝塔立刻再次使用了次級隱身術,躲到一邊。

        然后他看著失去了理性的灼熱洛克,像是瘋狂一樣的嘶咬著阿森那的身體,場面極度血腥兼惡心。

        而阿森那的腦袋,居然緩緩飄了起來,從頸部切口那里長出幾條肉芽,當成了腳,居然就想溜走。

        然后一把半透明的黃金長劍直接從他的頭頂貫下,將其釘死在地面上。

        而且長劍像是轉軕一般旋轉,攪拌出一道道綠色的腦漿。

        阿森那的雙眼使勁往上翻,面孔扭曲,極是滲人。

        也不知道因為大腦被刺穿產生的反應,還是阿森那想看清楚襲擊自己的是誰。

        反正他的眼睛使勁往上翻,翻著翻著就沒了神采。

        真正死掉了。

        而原本那邊還有些掙扎的,阿森那的身體直接不動彈了,任由灼熱洛克撕咬。

        貝塔收回長劍,然后一腿將阿森那的腦袋踢飛。

        這首級飛了大概三十多米遠,然后滾到十幾個魔族的附近。

        一個魔族愣了一下,立刻把這腦袋撿起來,吮吸里面的腦漿。

        旁邊的魔族見狀,立刻撲過來搶奪。對他們來說,一個傳奇大統領的血肉,極其大補。

        另外的魔族舔著嘴唇,看著阿森那身體的血肉,蠢蠢欲動。

        他們實力低微,不能像兩個傳奇魔鬼一樣吸取靈魂為力量,但卻可以通過吃強者的血肉,強化自身的素質。

        生前越是強大,死后的血肉對他們越加有用。

        憑著本能將阿森那的身體完全弄碎撕爛,灼熱洛克捂著腦袋就要往回走。

        此時的灼熱洛克,已經沒有多少意識可言,他的一切行動,都是憑借著本能。

        他腦袋里的腦漿已經沒有剩下多少了,前邊一直在流出來,和阿森那的戰斗又晃出來不少,思考能力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踏著沉重的身體往回走,一路上的魔族們灼灼地看著他,卻沒有動手。

        最后這些魔族放棄對灼熱洛克的注視,開始撲向阿森那龐大的尸體,開始搶奪和吞食血肉。

        畫面極其恐怖陰森。

        貝塔自然不會放任灼熱洛克離開。

        腦漿這種東西,對于傳奇大魔鬼來說,兩三個月就能長好,兩三個月后,痊愈的灼熱洛克肯定會來找麻煩。

        所以……半隱身狀態下的貝塔早已堵在灼熱洛克返回的路途上。

        待他走近二十米內時,貝塔立刻發動了攻擊。

        雖然有一只手暫時不能動彈……但貝塔本來用的就是單手劍和單手劍術。

        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怒不可遏,靈敏移動,劍術意志,高階貴族劍術!

        雖然不是專精近戰,但身為水桶號的貝塔,依然還是爆發了強大的戰斗能力。

        從壓身起跳,到灼熱洛克的面前,不到半秒鐘的時間。

        淡金色的劍芒劈向灼熱洛克的頸脖,那里是魔鬼的要害之一。

        只剩下本能的灼熱洛克下意識就雙手護住了脖子。

        但這只是佯攻。

        劍芒在灼熱洛克的胸口劃過,將他的脖子處的一條‘項鏈’劃斷,同時撕開一道極大的傷口。

        隱約能見到一條長長的傷痕下,那跳動的肺部和綠色的血管。

        灼熱洛克痛吼一聲,伸手就是一記橫拍。

        但貝塔早已落到地上,長劍一切橫斬,灼熱洛克的膝蓋立刻被劃斷,綠色噴出。

        貝塔將黃金長劍以極快的速度收入豪宅術空間中,而后將住從洛克胸口處掉東下來的‘項鏈墜子’,然后立刻撒腿就跑。

        貝塔有足夠的信心將灼熱洛克斬于劍下,對方畢竟已經沒有了意識,全憑本能,而且受傷嚴重。

        但問題是貝塔……不敢!

        如果灼熱洛克瀕死前,再來一次瀕死反擊,那貝塔肯定得把小命給交待了。

        倒不如將其重傷,又不會讓他瀕死。

        接下來,自然會有‘人’幫貝塔殺了他。

        在魔界,受了重傷的魔族,會一直處于危險之中。

        任何人都不會放棄一個這樣的‘獵物’。

        果不其然,數千正在搶奪阿森那血肉,但處于外圍擠不進去的魔族,立刻將視線投向了灼熱洛克。

        他們開始緩緩走到灼熱洛克的身后。

        而此時灼熱洛克本能在行動,他嘗試了數次,無法起身,便對著周圍的魔族吼了一聲。

        這些魔族下意識后退了幾步。

        畢竟灼熱洛克余威尤在。

        就像是受傷的雄獅吼退周圍一群的豺狗。

        但貝塔知道,灼熱洛克活不久了。

        他隱身離開戰場,走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然后躲入豪宅術空間中。

        先將自己的手臂固定好,包起來,然后使用水療術治療。

        雖然骨折成了四斷,但以現在他的體魄值,還有水療術的效果,只要大約八個小時,就能完好如初。

        然后貝塔拿著從灼熱洛克那里搶來的項鏈‘墜子’,那是一根大約一米半長的木棍子,上面隱約有紅光流動。

        對于九米多高的灼熱洛克來說,這根一米半長的木棍,就真的只是個墜子而已,對他來說,就是個魔法飾品。

        但對貝塔來說,卻是一把單手杖。

        物品:紅月之杖(史詩)

        屬性:火系魔法強度+3

        果然是紅月之杖,看著系統界面,貝塔呵呵了聲,極是高興。

        近戰武器有了黃金劍,有劍術意志強化,而魔法武器有了紅月之杖,以后自己真正算是沒有什么短板了。

        無論近戰和遠程,都有極其強大的攻擊能力。

        在貝塔休息了八個小時后,他從豪宅術空間中出來。

        再次來到戰場那里,看到灼洛熱克萎靡地蹲坐在地上,在他的周圍,有一圈魔族的尸體。

        但更朋的魔族圍在他的周圍,眼冒綠光看著他。

        灼熱洛克時不時賂周圍吼上一聲,但沒有什么威懾力。

        圍著的魔族們一動不動,就靜坐著看著他。

        貝塔仿佛看到了垂死掙扎的雄獅。

        然后他轉向就離開了。

        沒救了……再見。

        貝塔使去騰云術,一直往爾布城的方向趕,沒有想到,居然在半路上追上了爾布城的軍隊。

        想想也很正常,畢竟一支軍隊是不可能走得太快的。

        見到貝塔,瑪莎相當開心。

        隨后花了四天的時間,貝塔帶著軍隊回到爾布城。

        安琪拉就在城墻上,看到貝塔回來,再一細數,發現軍隊幾乎沒有什么戰損,而魅魔們更是一個不少,相反還多了二十名出來。

        她興奮地拉著貝塔的手進了自己的閨房,三天后才從里面走出來。

        安琪拉顯得極是精神,光彩照人。

        貝塔就有些萎靡。

        純血魅魔就是厲害!

        然后在宮殿中,安琪拉說道:“事情的大致瑪莎和我說了,你讓我注意戰爭和動亂,什么意思?”

        “阿森那死了,灼熱洛克也快死了。”貝塔想了想,說道:“現在他應該已經死了。”

        安琪拉深深地吸了口氣,不可置信地問道:“怎么可能!”

        “為什么不可能!”

        “自我懂事起,阿森那和灼熱洛克打了幾十次了,從來沒有真正分過勝負,怎么這次突然就……”

        說到這里,她猛地看向貝塔,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問道:“你做的?”

        “不是啊。”貝塔笑道:“他們自相殘殺而已。”

        “但直覺告訴我,這絕對是你做的。”

        貝塔呵呵了聲。

        安琪拉坐在椅子上,依然依然用夢囈般的語氣說道:“你這之前說,有信心帶我走,我還不太信……”

        “這事情就不說了,傳出去不好。”貝塔擺擺手。

        安琪拉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他,心想,傳出去不好?能殺掉兩個大統領,傳出去才有聲望,魔界最看重這個。

        但想想,貝塔是人類,人類的想法和魔族有很大不同,便又釋然了。

        “不說這個的話,你想說什么?”安琪拉沒有好氣地問道。

        “談談我們接下來該向誰動手!”貝塔笑了笑說道:“是佛施亞城,還是萊貝丹納城?”

        安琪拉身體抖了一下,驚悚地問道:“你說的戰爭,是你想向外發動戰爭,而不是被動防守?”

        貝塔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安琪拉有些失神,她沒有想到,有朝一日,爾布城居然可以往外打!  

    一码中特会员料
  •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实时 重庆时时彩开奖助手 金鹰一码中特平码中 江西时时查询结果 3g计划网团队 优乐江西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排列五l预测精准一注 中原风彩中奖结果 赛车冷热走势软件 卡五星麻将怎么打 体彩开奖数据表 福彩app客户端下载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呆果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 云南时时中和值走势 福彩3d试机号带连线专业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