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020章 食人魔與符文石

    0020章 食人魔與符文石

        古爾丹,高階術士,陰謀家,覆滅德萊尼的策劃者,使德拉諾瀕臨毀滅的罪魁禍首,為了獲取力量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瘋子。他是最早向燃燒軍團臣服的獸人,以他的同胞與世界作為投效的資本。在被薩格拉斯附身的麥迪文許諾以更強大的邪能后,古爾丹毫不遲疑地開啟了黑暗之門,將他那些引用了惡魔之血而陷入嗜血狀態的同胞帶到了艾澤拉斯。

        然而麥迪文遲遲沒有兌現他的諾言。古爾丹很不喜歡這樣,因為意味著他必須親自去取自己的報酬,這個膽大包天的家伙以靈魂的形態潛入麥迪文的老巢卡拉贊,卻很不巧地趕上了卡德加以及洛薩擊敗麥迪文的時候,崩潰的卡拉贊重創了古爾丹的靈魂,獸人術士倉皇逃竄。

        等到近乎破碎的靈魂回歸軀體后,古爾丹卻發現部落的形勢已脫離了他的掌控。他建立的術士組織暗影議會幾乎被屠戮一空,原本處于他掌控之中的黑手大酋長被奧格瑞姆·毀滅之錘擊敗。而這個滿腔憤恨的新酋長正準備拿他的腦袋祭旗。

        面對近在眼前的戰錘,古爾丹沒有絲毫猶豫地開始搖尾乞憐。考慮到部落需要強大的施法者,奧格瑞姆饒了他的性命。自此曾經的部落頭號人物淪為了純粹的打手,古爾丹對此似乎沒有任何不滿,他甚至創造出死亡騎士來向毀滅之錘表忠心。久而久之毀滅之錘便放松了對他的警惕。

        古爾丹當然不會就此改過自新,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個根本目的——獲取無可匹敵的力量。那場冒險并非毫無所得,古爾丹收獲了他最想要的消息:他的報酬就在大洋中的島嶼之上。這數個月來古爾丹小心翼翼地恢復實力,收集物資,拉攏志同道合者,暗中建立了暮光氏族。如今準備工作大多已經完成,只等一個合適的機會便可拋棄這些愚蠢的同族,去尋找真正的偉力。

        但這之前必須穩住奧格瑞姆,古爾丹心想。他注視著眼前雕刻著神秘符文的巨大石頭。這塊巨石蘊含著龐大的魔法能量,古爾丹推測這是一個巨型法陣能量節點,用以維持充沛魔法環境以及抑制其他能量。獸人術士發現自己連一發基本的暗影箭都用不出來。

        愚蠢的精靈讓這樣龐大的能量發揮出如此基本的作用,古爾丹對此非常不屑。這些能量應該有更大的用處,獸人術士思忖著,以巨型符文石構建了一個簡陋的法陣。“讓你的手下過來一個。”他轉身向忠心的副手古加爾下令道。

        挖掘和搬運巨型符文石的工作都是由食人魔完成的,這些家伙雖然愚蠢但每頭的勞力都相當于一打的獸人苦工。大部分食人魔幾乎沒有智商,但若是發生變異再長出一個頭那就能擁有正常·的智力了。古加爾就是這樣的幸運兒。雙頭食人魔向著他的同族發出了一段意義不明的聲音。食人魔語是比魚人語還要難懂的語言,完全無跡可尋,但那些白胖子顯然聽懂了,其中一只走了出來。

        “站上去。”古爾丹下令道,食人魔眨巴著愚蠢的小眼睛站到了法陣中央。古爾丹開始向法陣輸送邪能,刺目的光芒一閃而過,法陣中央的食人魔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惡臭的焦糊味。

        “失敗了。”古爾丹面無表情,開始著手修改法陣,古加爾開始識相地清理那具焦炭。改動很快便完成,“下一個。”獸人術士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情感。

        白胖子們開始騷動起來,這些家伙地胖臉上罕見地露出了驚恐的表情,他們互相推搡著,終于在古爾丹耐心耗盡前選出了一個倒霉蛋。這頭食人魔在想回歸族群無果后只能認命般地由古加爾拖到法陣中央。

        刺眼的光芒再次閃耀,能量從巨型符文石涌出,化為邪能灌注進食人魔的體內,食人魔哀嚎著,身體如吹氣球般地脹大,變為慘白的皮膚上開始顯現綠色的魔紋,丑陋的大腦袋變得更為猙獰,左肩上鼓起一個肉包,接著逐漸生長為一顆新的頭顱。

        儀式結束,新生的邪能食人魔晃動著兩個腦袋,“我是誰?”原本的腦袋喃喃自語道,“你又是誰?”新生的腦袋則高聲尖叫。

        巔峰領主級的實力,古爾丹非常滿意,這種新造物不像死亡騎士那樣有現成的靈魂使用,完全是無中生有,能達到這個強度可以說是意外之喜,幾乎可與戈隆相比的身材在戰場上絕對是壓路機般的存在,毀滅之錘會對此滿意的。

        唯一的缺點就是耗能太多,古爾丹看向消耗過半的舉行能量石,這種能量節點數量必然有限,這意味著并不能制造太多這種邪能加強版,必須再重新設計一種簡易版本以便將全部的食人魔進行轉化。他降低了能量的輸出功率,向著不遠處的白胖子們再次招了招手.

        “他們進入祖阿曼的叢林了。”圖拉揚放下單筒望遠鏡對卡德加說道。

        “我們無法跟進,必須繞道。集合巨魔所有的部族需要不少時間,我們完全趕得上。”年輕的法師說道。

        一直沉默的女精靈突然出聲了,“我這就去通知奎爾薩拉斯你們的到來。”她禮節性地向兩名人類點點頭,接著便迅速消失在叢林之中。

        圖拉揚癡癡地看著她離去的方向,“這下連朋友都沒得做了。”他垂頭喪氣的說道。

        “你們兩個都是身居高位的人,應該將個人感情與國家事務區別開來。”一個處于變聲期的聲音傳來,圖拉揚轉過身,看到洛丹倫王子站在那里,臉上帶著幸災樂禍地笑容。他沒好氣地回應道:“沒想到我竟然被一個十二歲的男孩教育感情問題。要打仗了,殿下,你應該和你的小侍女呆在該呆的地方。”

        艾薩克斯收起玩笑的神色,“我只是來提醒你一點,”他看著圖拉揚的眼睛,“我們不是這場戰爭的主力,至少在接下來兩批增援到達之前不是。”他一字一頓地說道:“不要讓洛丹倫勇士的鮮血灑在陌生的土地上。”

        圖拉揚沉默不語。艾薩克斯轉身離開,按照慣例他是不能直接出現在戰爭前線的。聯盟軍隊開始向西北方向移動,從北方的峽谷進入緩緩進入奎爾薩拉斯境內。

        艾薩克斯的馬車處于隊伍中段,享受著最嚴實的保護。法術顧問司闊爾·布雷克輕敲了下馬車車窗,“很抱歉打擾到您了,斥候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您應當會感興趣的。”

        馬車內的嬉鬧聲立即停止了,過了一會兒傳出艾薩克斯的聲音,“是什么東西?”

        “高等精靈的符文石,大概有兩人那么高。”

        馬車門立即被打開了,艾薩克斯跳了出來,“帶我過去。”

        司闊爾仿佛沒有看見馬車內紅著臉整理自己衣衫的帕爾崔絲,“如您所愿。”他說道。

        艾薩克斯向欲言又止的鮑德里奇做了個放心的手勢,拉住法術顧問的胳膊。英雄級法師的閃現范圍是兩百米。艾薩克斯只覺眼前的景象變了數次,兩人便出現在一座小山之上。一塊巨大的石頭橫臥在土坑旁,上面的符文光芒暗淡。

        艾薩克斯對此毫不在意,他要的不是其中的能量,而是符文石本身。受原材料和技術的限制,達拉然出品的符文石只有拳頭大小,品質越高越難制作。而眼前的巨型符文石有著幾乎相當于史詩級的能量儲備。精靈們能將它作為能量節點,這說明制作門檻并不高。艾薩克斯興奮地搓著手,感覺要見到爆了。

        艾薩克斯同樣對精靈們的奢侈嗤之以鼻,這么好的東西埋在地下當能量節點。不過他并不準備進行生物突變工程,來自異世的某人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戰略級奧術武器,巨大的奧能機械,甚至一次為基本構建奧能時代……

        “有辦法整塊搬走嗎?”利令智昏的某人如是問司闊爾。

        寸頭法師滿頭黑線,“不存在這種可能性。”

        “那就只能拓印符文同時取走一部分碎塊了。”艾薩克斯并不太失望,既然已經知道精靈們有這種好東西那就有辦法拿到完整的技術,實在不行還可以雇傭盜賊直接撬走一塊。

        拓印工作耗費的時間并不長,艾薩克斯美滋滋地將拓印本和符文石碎塊收入空間戒指,卻突然莫名地感到一陣心悸,他抬頭看向四周的樹木,過了數息才覺察到什么似的猛然看向自己腳底。

        腳下的光環特效絢麗異常,艾薩克斯立即意識到大事不妙,圣光啊,數日的安逸生活讓他放松了警惕,直到現在虔誠光環還處于開啟狀態,這不是在**裸地開嘲諷嗎?

        似乎是為了印證艾薩克斯的想法,樹叢中突然飛出兩把高速旋轉的斧頭,呼嘯著直奔艾薩克斯而去。司闊爾高呼“殿下小心”,第一時間為安薩克斯凝聚了一面法術護盾。

        兩柄飛斧并不能撼動英雄級的法術護盾,但這僅僅是襲擊的開始。隨著一聲震天的怒吼,一個雄壯的身影以一往無前的氣勢沖了出來,艾薩克斯頓時臉色大變,開始快速后退躲避來者的視線,這面法術護盾是絕對擋不住一名英雄級戰士的沖鋒的,而自己的小身板怕是連一斧子都遭不住,艾薩克斯并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可惜這點努力完全是徒勞的,獸人戰士第一時間便發現了艾薩克斯,沒有任何遲疑地向艾男孩發起沖鋒,艾薩克斯大腦一片空白,只能以全身的力氣大喊:

        “司闊爾!”  

    一码中特会员料
  • 不朽的浪漫网站 时时彩龙虎和下载 重庆时时彩白天几点开盘 五大联赛几月开赛 山东时时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最快走势图 旗袍性感妖媚美女壁纸 快乐赛视频播放 贵州11选五手机版软件 江西时时彩下载 麻将手游破解 河北二十选5开奖查询 湖南株洲鼎红娱乐会所 江苏11选五怎么看走势图 120期旧重庆时时彩开奖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