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02章 薩爾,特瑞莎,以及……

    0102章 薩爾,特瑞莎,以及……

        當艾薩克斯回到營地時,無論是司闊爾、瓦莉拉,還是由萊因哈特率領的圣騎士護衛小隊都非常驚訝,因為某人去時單人匹馬,回來的時候竟然帶著一輛簡陋的騾車。

        從騾車上下來了一個相貌平凡、神色畏怯的男人,接著是一個面頰緋紅的肥胖女人,然后是兩個半人高的小孩,其中一個小孩是綠色的,這在此時是絕對的敏感色,營地里瞬間響起了一片拔劍聲。

        男人完全被這個場面嚇到了,他下意識地緊握住自己妻子的手,小獸人也感受到了明顯的不善氣息,他齜牙咧嘴,努力做出猙獰的表情,將小女孩護在了身后。

        艾薩克斯懶洋洋地抬起雙手虛壓下去,“不用緊張,各位。”他故意用一種油滑的腔調說道:“讓我來介紹一下,這三位是塔米斯·福克斯頓,及其夫人克萊尼亞和女兒特瑞莎,他們將光榮地成為洛丹倫皇家仆從。”

        塔米斯露出了習慣性討好的笑容,開始向所有人鞠躬。

        艾薩克斯又看向小薩爾,“而這個獸人,它是我的奴隸。”

        圣騎士們面面相覷,完全不懂王子殿下為什么要抓一個獸人幼崽當玩具,不過跟著為主子呆久了自然會對他時不時不著調的行為習以為常,圣騎士們非常理智地沒有提問,并且完全無視了那個小獸人的存在。

        沒錯,這就是艾薩克斯想到的解決方案,完美地解決一切問題并得到青銅龍認可的方案,那些總喜歡裝神弄鬼的家伙并沒有再來打擾艾薩克斯。

        艾薩克斯很清楚自己的權利,洛丹倫王儲的身份讓他處于人類權利金字塔的頂端。他當然可以勒令布萊克摩爾不得侵犯特瑞莎,甚至一句話就讓福克斯頓一家獲得自由。但他不能那樣做,因為他一旦插手就會改變既定的命運。

        如果特瑞莎沒有和布萊克摩爾的親密關系,那么她就不會和薩爾有過多的接觸,無法和薩爾有太深的交流,也就無法將自己的善良傳遞給薩爾,更不可能具備幫助薩爾逃跑的能力。沒有哪個守衛會讓一個仆人的女兒進入監牢,但中將的情婦卻有這樣的特權。

        艾薩克斯想要的是在不影響薩爾成長的情況下改變特瑞莎悲慘的命運,但這似乎無解,他們兩人的牽扯實在太深了。

        艾薩克斯不得不換個角度思考,既然薩爾動不得,特瑞薩也動不得,那就干脆讓布萊克摩爾滾蛋好了。

        作為薩爾早年的夢魘,布萊克摩爾事實上做的事情并不多,除了把薩爾訓練成出色的戰士,然后又各種作死激怒他之外,大概就只有跟特瑞莎各種啪啪啪了。

        這意味著他并不是無可代替,艾薩克斯完全可以代勞,當然,咳咳,是否要代勞最后一項是要看情況的,畢竟話不能說死。但艾薩克斯可以對圣光發誓,他拯救特瑞莎完全是出于憐憫。

        就讓我艾薩克斯做那個讓薩爾成為氏族之王的男人!

        這是個荒謬的念頭,但艾薩克斯在仔細思考后,卻愈發覺得這是最可行的方法,因而當機立斷,以象征性的一銅幣的價格買下了福克斯頓一家和薩爾同學。布萊克摩爾沒有任何異議,也沒有對服侍自己十多年的塔米斯表現出哪怕一絲的惜別之情。

        事實證明在再光明的圣騎士內心都有黑暗的一面,一種陰暗的思想在某人的心中滋生,當了十四年乖寶寶的艾薩克斯突然想嘗試下紈绔惡少是什么滋味。他露出自認為邪惡的笑容,滿口的白牙閃著光芒,“桀桀,小特瑞莎,你可是我的貼身侍女呦~”

        之前他和帕爾崔絲也說過類似的話,但那純粹是玩笑,艾薩克斯怎么可能舍得拿小牧師當侍女,不過可愛貼心的特瑞莎倒意外地非常合適。

        特瑞莎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小姑娘已經知道了艾薩克斯尊貴身份,雖然她覺得這個王子現在的樣子并不可怕到哪里去,但身為仆人之女從小耳濡目染之下是知道貼身侍女的含義的,小姑娘不禁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恐懼。

        艾薩克斯對特瑞莎的反應非常滿意,自己初次扮演的紈绔形象似乎很成功嘛,他當然不會真對這個如同白蓮花一般的小姑娘做什么,但作為布萊克摩爾角色的替代者,給她和小薩爾留下邪惡的印象卻是必不可少的。

        也唯有如此,薩爾才會逐漸覺醒反抗的意識,并走向追尋自我的道路。

        畢竟劇本就在那里,身為一個一個演員,就必須表現出他所扮演的反派角色的靈魂。一個狂妄自大、冷酷無情的人類貴族,這是艾薩克斯為自己初步確立的形象。

        咳咳,艾薩克斯請了請嗓子,“至于你,薩爾,你將是最出色的奴隸,我有預感我會為你感到自豪。”他以故作深沉的語調對著小獸人說道。

        薩爾無辜地眨巴著眼睛,他還太小,不怎么聽得懂通用語,因而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眼前這個人類為什么要重復兩遍自己的名字。

        目睹這一切的瓦莉拉嘴角抽了抽,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說了兩個字。

        而某個當事人毫無察覺。他此時頗有些為自己的機智而自得,他收養薩爾和特瑞莎的目的可不只是拯救這個小姑娘,除了能從小對未來的大酋長、世界薩施加自己的影響之外,更重要的是能保證他夠安穩成長。

        薩爾可以說是艾澤拉斯一個關鍵性的節點,也一直是妄圖顛覆時間線的虛空龍重點關注的對象,因而艾薩克斯覺得還是將其置于自己的掌控下為妙。

        我們知道,年輕的王子目前還處于自我膨脹的狀態,他自覺能在二十歲之前晉級英雄,完全不虛無限龍。

        這個時空的艾澤拉斯本就有他這個這個最大的變數,他當然不希望還有其他什么超出掌控的情況發生。

        經此一耽擱,艾薩克斯南下的計劃就沒什么進行下去的必要了,戰爭本就只剩下掃尾的工作,按照時間推算,盟軍的主力應該已經抵達了黑暗之門,畢竟部落大勢已去,在缺乏靈魂人物的情況下,他們完全組織不了像樣的反抗。

        艾薩克斯對悲傷沼澤和詛咒之地沒有任何興趣,他也不想再去看看黑暗之門,那座大門已經牢牢將艾澤拉斯和德拉諾連接在了一起,即便是卡德加也只能將其暫時關閉。

        黑暗之門嚴格意義上來說并不僅僅是一道門,拆除它的石質外框非常容易,但被薩格拉斯附身的麥迪文搞出的空間裂隙卻無法消除,因而只需要充足的能量,這個罪惡的通道就會再度開啟。

        艾薩克斯對此沒什么辦法,他知道這座大門在未來會屢次給艾澤拉斯帶來災難,但無論作為一個圣騎士或是牧師他拿不出任何有效的解決方案。

        艾薩克斯突然感到有些好笑,自己的心是不是太大了?作為一條英雄級還沒有的咸魚,竟然操心起整個艾澤拉斯的安危。

        沒錯,他是穿越者,但穿越者唯一的優勢就只有一定的預見性,而他做的越多,這種優勢就會越分微弱。

        艾澤拉斯是一個龐大的世界,也是一個強大的世界,無論是守護巨龍,還是永生的卡多雷,還是提瑞斯法議會,他們的力量都遠超現在的艾薩克斯,并且守護這個世界的決心比他還要強烈。

        所以說,以天下事為己任的態度是要有的,但人嘛,總得腳踏實地一點。

        艾薩克斯看向北方,目光變得迷離起來,他該回家了。

        部落曾經宛如黑暗之潮一般要侵吞整個世界,但現在這股浪潮已經消退,艾澤拉斯再一次有驚無險地度過了一場劫難。

        這個世界會在未來無數次遭遇同樣的狀況。但只要那些忠誠的捍衛者還在,那些將守護它視為自己的信念的英雄還在,它就必然會延續下去,永不消亡。

        艾薩克斯準備去一趟暴風城,然后搭庫爾提拉斯的順風船返回洛丹倫。

        這座雄偉的城市屹立在呼嘯的海風之中,獸人在攻破它之后,竟然只視其為榮耀的象征,而并沒有將它作為定居點或是要塞。

        因而盟軍不費吹灰之力地奪下了這里,并立刻開始了重建工作,第一批工程團隊已經通過庫爾提拉斯艦隊抵達。沉寂已久的暴風城碼頭終于再次熱鬧起來。

        隊伍轉而西方行進。在福克斯頓夫婦能力等級為MAX的助攻下,特瑞莎也逐漸接受了作為艾薩克斯侍女的事實。這對夫婦一直都生活在最底層,在最初驚愕的過后,立刻就意識到遇到貴人了,自然不遺余力地討好艾薩克斯,賣女兒賣得極為干脆而果斷。

        可憐這個七八歲的小姑娘,每天車馬勞頓之后還要伺候某人用餐、洗漱,甚至還要暖床。當然,這個服務被艾薩克斯嚴詞拒絕了,他還不至于禽獸到如此地步。

        至于其他的,艾薩克斯就坦然接受了。人墮落的速度是相當快的,本來在泰瑞納斯的嚴格約束下,艾薩克斯的私生活頗為檢點,但現在他已經能很理直氣壯地要求特瑞莎用嬌嫩的小手按摩他的肩膀了,即便他身體好得很,完全不需要這種服務。

        在艾薩克斯不斷地使喚下,特瑞莎陪伴薩爾的時間顯著減少,年輕的王子能感覺到小薩爾日益漸增的不滿的情緒,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

        所以,憎恨吧!憤怒吧!薩爾!。

        a  

    一码中特会员料
  • 20选5胆拖投注表 幸运飞艇怎么选号 福彩五分彩app 管家婆原版资料 最靠谱的电子游艺平台 168开奖网结果 pk10大小单双算法 体彩和值尾走势图 山东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管家婆六肖王资料 广东11洗5走图表 炸金花发布 欢乐捕鱼人抢话费1000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 云南时时官方网 欧美美女艺术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