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07章 普瑞斯托

        返祖維庫人只是艾薩克斯的一個空想,這個空想是否具備可行性,又能在多長時間內才能投入實施,都還不得而知。

        類似的空想還有綁架納魯搞全民圣光,或者逼迫精靈共享技術開啟奧能時代,亦或是真按照復活的先知麥迪文建議的那樣,舉國移民到卡利姆多開荒。

        這些想法都非常的不切實際,但都是艾薩克斯嘗試為洛丹倫找的出路。

        又一次無果的嘗試,讓艾薩克斯再一次確定了自己正逐漸接受的事實:僅憑他和一個連自己如何覺醒血脈都不太清楚的穆拉丁,是基本不存在逆轉古神血肉詛咒的可能性的。

        訓練照常進行,兩個小姑娘看了一會兒就無趣地笑著跑開了,阿爾薩斯的精神狀態瞬間就低落了一個等級,不過還是照常完成了當天的訓練。

        這似乎又是尋常的一天。

        用過一頓便捷但依然豐盛的午餐之后,阿爾薩斯本應該去繼續和他的私人教師們相處一整個下午的,不過泰瑞納斯似乎察覺到阿爾薩斯對吉安娜到來的異常興奮,因而仁慈地準許了他的假期,這使得小王子對父親的敬愛猶如滔滔江水一般。

        在仆人收拾完餐具之后,阿爾薩斯一本正經地走到了吉安娜面前,他故作姿態地半彎下腰,伸出自己的手臂,“吉安娜女士,我可以邀請你一起共乘獅鷲嗎?”

        “獅鷲?”吉安娜瞬間提起了興趣,相較于小王子的忐忑和強裝鎮定,她要顯得從容得多,女孩露出了一個讓阿爾薩斯心跳瞬間加速的微笑,非常自然地挽起了阿爾薩斯的臂膀,“那還等什么?我們走吧,卡莉亞,我已經迫不及待縣要見一見那些大鳥了!”吉安娜輕快地對長公主說道。

        蠻錘矮人陸續向洛丹倫贈送了二十多對健康成年的獅鷲,泰瑞納斯對此非常重視,專門在提瑞斯法林地劃分出一片獅鷲飼養區域。時至今日,第一批獅鷲蛋已經孵化,預計十年內能夠形成一個初步的族群。

        而作為艾澤拉斯目前最便捷的常規交通工具,王宮內部自然也飼養了幾頭這種大家伙,艾薩克斯的坐騎雪翼也在其中。這些大鳥剛到王宮就吸引了卡莉亞和阿爾薩斯的興趣,兩姐弟很快就在獅鷲管理員的幫助下掌握了騎乘的技巧。

        艾薩克斯也不得不無奈的跟了過去,他必須保駕護航,卡莉亞和阿爾薩斯的騎術不用擔心,但若是帶著一個純新手的吉安娜,安全就不一定有保障了。

        作為罕見的百色獅鷲,雪翼自然成為了焦點,吉安娜一見它雙眼就冒出了小星星,“它可真漂亮。”她喃喃道,伸手想摸一摸這只打鳥的羽毛。

        雪翼瑟縮了一下,陌生人的觸碰讓它有些不安,但它還未做出什么其他反應,艾薩克斯就猛地一勒韁繩。

        雪翼立刻順貼了,發出委屈的鳴叫聲,

        “你怎么能這么粗暴地對待它!”阿爾薩斯頗為心疼。從艾薩克斯手里奪過了韁繩,摸了摸雪翼的脖頸,然后翻身跳了上去。男孩操縱著獅鷲微跑了兩圈,然后在吉安娜的面前穩穩地停住,阿爾薩斯以一種非常帥氣的姿勢向吉安娜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然后他就有些愣住了,小王子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既然要共騎,那么該以什么方式呢?

        阿爾薩斯猶豫了半晌,還是拉不下臉讓吉安娜坐在自己的前方,“請一定要抱緊我的腰。”在將女孩拉上獅鷲的后座時,小王子有些尷尬地說道。

        卡莉亞一直以一種似笑非笑的目光看著這對少男少女,難得的沒有出言調侃。長公主風姿綽約地回頭看了艾薩克斯一眼,“怎么說?我們也一起?”

        艾薩克斯一愣,隨即很自然地點了點頭,“也行。”

        他真的沒有多想。

        但在騎上另一頭金色獅鷲時,卡莉亞卻非常自然地靠在艾薩克斯的懷里,將獅鷲的控制權完全交給了他。

        感受到懷里柔軟而充滿彈性的嬌軀,艾薩克斯的身體不禁產生了一絲僵硬,卡莉亞可不是吉安娜這樣的小女孩,她已經十五歲了,正是鮮花般嬌嫩的年紀,懷中曼妙的觸感讓艾薩克斯內心不禁升起一絲異樣。

        但也僅此而已,且不說卡莉亞和他的血緣關系,作為一名領主級圣騎士,如果連坐懷不亂的定力都沒有的話,那也太說不過去。

        卡莉亞微斜著腦袋,白皙的臉頰上有著若有若無的紅暈,“怎么,難道你要旁觀一位嬌弱的女性操縱這樣一肉猛獸?”她輕笑道。

        較弱的女性……艾薩克斯的臉不禁抽了抽,他可是一直將長公主當新時代獨立女性看待的,不過最終他還是違心地點了點頭,隨后一夾獅鷲的腹部,讓它助跑了幾步,接著騰空而起。

        對于困于地面向往藍天的生靈來說,飛行的滋味是無比美妙的。一個下午的迎風馳騁,不僅讓阿爾薩斯和吉安娜的關系變得更為親近,也使艾薩克斯積郁的心情舒緩了不少。

        日落西山,他們將獅鷲送回巢穴,一路交談著向王宮走去,今天會有家庭晚宴,他們會和國王和王后一起用餐。

        泰瑞納斯毫無疑問是一個勤勉的好國王,但一般成功的男人都很難兼顧事業與家庭,即便國王也是如此。在他連續一個星期都在王座廳用餐之后,忍無可忍的萊安妮發出了抗議,她要求泰瑞納斯每三天至少和家人一起吃一頓正餐。

        久而久之這也就成了王室的一個習慣,這是個很私密的家庭聚餐,一般就只有米奈希爾一家子,不過這幾年又多了一個帕爾崔絲。

        可惜小神官此時正跟隨大主教外出布道,得過好幾天才能回來。

        四人一路歡聲笑語,彼此都是同一年齡階段的人,因而很容易找到共同的話題,但當他們在餐廳外遇到了一個陌生人時,這個和諧有愛的氛圍竟然神奇地消失了。

        這位陌生人看起來是個普通的男性貴族,身材頎長,相貌英俊,看不出具體的年齡。他的頭發是黑色的,但這種艾薩克斯頗為熟悉的發色并沒有帶給他任何親切之感,反倒讓他身體發寒。

        在這里黑發可并不代表著炎黃子孫,它還有更多的意義,比如反映了某只大蜥蜴原本的顏色。

        他顯然是被泰瑞納斯邀請來參加晚宴的,老國王偶爾會邀請一些大臣參加王室宴會以示親近,這往往是國王心腹才有的待遇。

        但沒有道理說,三位王子王女會不認識一位和他們的父親親近到如此地步的貴族。

        艾薩克斯和卡莉亞對視了一眼,年輕的王子能感受到長公主的困惑,而阿爾薩斯則直接提出了疑問。

        “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他無所畏懼地質問道。

        貴族彎腰曲臂行禮,謙卑的姿態無可挑剔,但卻完全不掩飾他眼里的那份高傲與冷漠。“我是達納·普瑞斯托領主,四位殿下,我有幸受到國王陛下的邀請前來赴宴。”

        他的聲音很有磁性,能夠激起別人的好感,笑容也非常具有親和力,仿佛之前他看螻蟻一般的眼神只是艾薩克斯的錯覺。

        王子王女們面面相覷,算是接受了普瑞斯托的說法,但艾薩克斯卻覺著嘴里發苦,他知道這位領主的真身,也能看到他虛假的笑容之下掩藏的猙獰面容。

        他是死亡之翼,曾經的黑龍之王耐薩里奧,如今的滅世者,艾澤拉斯最頂端的生物之一。

        身為一條活了數萬年的老龍,即便精神和夢境不是他的本職工作,死亡之翼也掌握了一些玩弄人心的技巧,魅惑人類可并不算是個太過高深的法術,顯然普瑞斯托領主已經用一些非常規的手段獲得了泰瑞納斯的絕對信任。

        這頭黑龍當然不是無聊到來玩角色扮演游戲,他的目的從始至終都非常明確,就是洛丹倫最核心的權利。

        聯盟在戰爭中的表現讓死亡之翼看到了人類這個新興種族的潛能,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將這股力量收為己用,而作為聯盟中最強大國家的洛丹倫,很不幸地成為黑龍的首要目標。

        感受到普瑞斯托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即便已經見識了不少大風大浪,艾薩克斯也不禁心跳加速,畢竟對方可是至少傳說級的巨龍,如果他愿意的話,分分鐘就能把整個王城夷為平地。

        考驗演技的時候又到了,總不至于直接告訴死亡之翼,我知道你的來歷,知道你的野心還知道你什么時候撲街吧?

        因而艾薩克斯竭力維持住表面上的鎮定,“那我們也沒有必要在外面干等了,請入席吧,普瑞斯托。”他故作高傲地直呼其名道。

        普瑞斯托依然饒有趣味地看著艾薩克斯,過了好一會兒才以一種油滑的腔調緩緩回應道道:“如寧所愿。”

        這場王室家庭聚會就在這樣一個詭異的氣氛下開始了。普瑞斯托領主無疑是一個善于活躍氣氛的人,他在音樂和繪畫上的高超造詣讓萊安妮皇后迅速消除了原對他先的反感和戒備,而他講述的奇幻冒險故事也使他的形象在小阿爾薩斯和吉安娜心目中迅速上升為“偉大的冒險家。”

        只有艾薩克斯和卡莉亞依然無法對普瑞斯托領主產生任何的好感,前者因為知道這條老黑龍的身份,因而一直在費力維持虛假的笑容,而長公主卡莉亞則敏銳地感受到普瑞斯托時常投過來的肆無忌憚的目光,如坐針氈。

        “陛下,我認為收容所制度會是解決獸人俘虜的最佳方案。”普瑞斯托一邊以一種無可挑剔的優雅姿態切割著一塊肉排,一邊對泰瑞納斯說道:“隨著對游蕩獸人的剿滅,獸人俘虜的數量在未來的幾年必然會有一個暴增的情況,原本主要由洛丹倫收押的情況必須得到改善,其他的聯盟國家必須承擔起相應的義務。”

        泰瑞納斯并沒有正面回應,而是以一種溫和的態度說道:“我們一般不在餐桌上談論正事,普瑞斯托。”

        “抱歉,請原諒我的失禮。”普瑞斯托立刻說道,他又講了幾句玩笑話活躍了下氣氛,轉身看向艾薩克斯,“我聽說艾薩克斯殿下的佩劍是由高等精靈鑄造的,在戰爭中殺死了數位英雄級強者,不知今日我是否有幸目睹這把神兵一番?”

        這似乎并不是個過分的要求,但艾薩克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你要知道,無論對一個王子還是對一名圣騎士,讓他交出自己的隨身武器都是極其無禮的行為。”他硬邦邦地說道。

        開玩笑,大表哥可是和古神混過一段時間的,必然對詛咒什么的非常精通,艾薩克斯怎么可能會把自己的佩劍送給他搗鼓一番,那簡直嫌命長。

        “是我冒昧了。”普瑞斯托似乎并不在意,仿佛這真的只是一個無心的要求,不過他看向艾薩克斯的目光愈發深邃起來。

        晚餐終于結束了,卡莉亞如釋重負,在以一個屈膝禮向父母告退之后,她緊跟著艾薩克斯迅速離開,兩人沉默地并排走著,在經過艾薩克斯即將轉向回房的岔路口時,卡莉亞下意識地拉緊了艾薩克斯的衣角。

        正在沉思的艾薩克斯猛然驚醒,他回身,卻看到了卡莉亞有些惶惑的臉龐。

        此時的長公主早沒了平時意氣風發的模樣,在昏黃的燈火下顯得十分嬌弱無助。“怎么了?”艾薩克斯下意識地放低了聲音。

        “那個普瑞斯托領主,看我的目光,讓我感到害怕。”卡莉亞低著腦袋說道。

        艾薩克斯一時間憐意大盛,他突然覺著卡莉亞之前表現出來的強勢只不過是一種偽裝,眼前這個驚恐的少女才是真正的她,

        她本質上還是一個嬌弱的、需要家人保護的小女孩啊~

        艾薩克斯張開嘴,卻不知道該說什么,卡利亞的感覺并沒有錯,一頭活了上萬年的龍王自然不會對一個人類少女產生什么特別的興趣,但在原本的時間線中,普瑞斯托謀取聯盟的最高權利的舉措之中,求娶卡莉亞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要知道洛丹倫的長公主也是有繼承權的。

        而很不幸的是,受到蠱惑的泰瑞納斯并不會拒絕普瑞斯托這個要求。或許在老國王的觀念中,卡莉亞的婚姻本就是一種政治籌碼。

        似乎無論在哪個時空,皇室女子的幸福都很難得到保障。

        這也是生在帝王之家的悲哀。

        艾薩克斯最終只能給卡莉亞一個堅定的眼神,“我可以向圣光起誓,只要我艾薩克斯還在,洛丹倫還在,就絕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委屈。”他堅定地說道。

        就像我當初對你說過的,卡莉亞,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

        a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河北快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10分怎么玩法 竞彩足球开奖查询结果 pk10首尾相加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 安徽快三今天开奖号码 澳门电玩城网上 21点梭哈 广州按摩全套哪里最好 中国竞彩app 北京赛网址 全民计划官方 香港开奖挂牌香港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新浪福彩开奖直播 3d棋牌注册送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