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11章 戰斗!

        這些獸人并不強大,也就是普通部落士兵的戰斗水平,他們胯下的座狼雖然兇惡,但依然抵擋不了托爾斯洛的鋒銳。

        艾薩克斯可以輕而易舉地殺死他們,遠勝常人的精神力和體質,全套不差錢的高階裝備、身兼騎士牧師雙重職業,常駐祝福近乎雙倍的戰力加持,這使得艾薩克斯已經可以無視等階的鴻溝,可以和普通英雄級叫板,而在銀手之輝的輔助下,他甚至可以完全無傷地殺掉這些獸人的大半數,

        畢竟英雄級和領主級雖然差距頗大,但也只是能量和體質巨大的量變而已。就連穆拉丁在不使用天神下凡的情況下,也不能在短時間內徹底壓制住手段盡出的艾薩克斯,而在全能性和靈活性方面,年輕的王子則完全碾壓只會揍人和挨揍的矮人戰士。

        這也是艾薩克斯讓司闊爾返回暴雪公司總部的底氣所在,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那個在戰場上莽撞地到處亂闖的小牧師了,司闊爾作為保鏢的意義直線下降,因而艾薩克斯讓他去了他最適合呆的地方。

        看到敵人在自己手中輕易死去的感覺是非常美妙的,艾薩克斯感覺到自己的血液都隱隱沸騰起來,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戰斗沖動,將托爾斯洛插在地上,開始觀察局勢。

        還不是他出手的時候。

        就目前來看,這場突襲的強度并不高,敵人當中也沒有什么特別棘手的存在,皇家侍衛們完全可以應付。而敵人則有極大的可能還留有后手,而作為此時隊伍中的最強者,艾薩克斯的戰力必須保留以應對突發情況。

        由于這場戰斗最主要的目的是守護,因而皇家衛兵們放棄了坐騎,迅速下馬結陣抵御沖擊。盡管缺少長柄武器,但這些從二戰老兵中挑選出來的精銳都懂得怎樣有效地對付狼騎兵,座狼不同于戰馬,相比直接進攻它們,優先處理騎手才是更佳的選擇。

        獸人騎兵們很快就在老兵們的刻意針對紛紛落下坐騎,但剩余的座狼卻讓皇家衛兵們陷入了苦戰,這些畜生有著超乎預料的力量與速度,而新生的鱗片賦予了它們非常優秀的物理與魔法抗性,即便有著宮廷法師的法術援助,老兵們還是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傷亡。

        身處戰陣中心的阿爾薩斯緊握著佩劍的劍柄,雖然這把裝飾性的短劍在面對強壯的獸人時和牙簽沒什么區別,但還是給小王子帶來了些心理安慰。

        小王子現在還并沒有覺醒圣光之種,而穆拉丁的訓練能把他變成一個健壯的小伙子,卻不可能在這樣短暫的時間內把他變成一個合格的戰士。他很清楚自己上陣也只是添亂而已,反倒會讓士兵們付出更多的傷亡來保護他。

        突然他感到身邊產生了一絲絲寒意,阿爾薩斯轉身,看到吉安娜正專注而生澀地雙手做合攏狀,在她的兩手之間一團冰藍色的能量團不斷翻滾、壯大。

        雖然還沒有開始進行系統的訓練,但吉安娜顯然已經有了一些基礎,她用了近半分鐘凝聚出一枚標準的、教科書般的寒冰箭,這可是正式的法術,遠不是一般學徒使用的戲法能夠比擬的,威力足以洞穿一名精英戰士的胸膛。

        吉安娜的雙手顫抖著,顯然維持這個法術已經是小姑娘的極限,她現在連瞄準敵人都做不到。阿爾薩斯立刻明白了自己該做什么,“朝你十一點鐘的方向扔過去!”他喊道。

        吉安娜下意識地照做了,一名摔落下狼背的獸人剛艱難地站了起來,冰箭便擦著他的肩頭飛過,雖然并未直接命中,但依然讓獸人半個身子都布滿冰霜,以致一名皇家衛兵非常輕易地就切下了他的腦袋。

        “非常優秀的配合,很不錯。”一個帶著贊許意味的悅耳聲音在他們身旁響起,雖然只大了不到兩歲,帕爾崔絲卻像是前輩在贊揚晚輩一般,但無論是贊譽者還是被贊譽者都沒覺得有什么異常,得到小姐姐肯定的吉安娜臉頰紅撲撲的。

        即便是在完全沒得打水晶認可的艾薩克斯手中,靈魂之歌也讓他的精神力在五六年內迅速增長到領主級,而在它自行選擇帕爾崔絲之后,更是發揮出開掛.般的修煉輔助功效,小神官早在兩年前就晉升高階牧師,滿打滿算也就修行了兩年不到。

        童年的經歷、戰爭的洗禮以及大主教的教導,使得帕爾崔絲成為了一個優秀的戰斗牧師,即便是在說出這句贊揚的話語時,她也沒有停止施法,圣光的帷幕籠罩著前沿的皇家衛兵,在他們身上形成圣潔的護盾。同時一顆神圣新星也在獸人后方部隊落下,將十幾名狼騎兵炸飛。

        作為一個兼顧了控場、傷害與治療的大型技能,神圣新星的表現一直都很不錯,尤其在這種雙方交錯的小型戰場,效果更是奇佳。

        一個人輔助一個營,這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卻是聯盟牧師們正在面臨的尷尬狀況,受限于天賦要求和人們普遍的職業觀念,圣光侍奉者的數量始終上不去,而能夠跟隨軍隊參戰的則更少。

        然而帕爾崔絲卻能很游刃有余地做到這一點。

        艾薩克斯將這一切都看在眼底,對帕爾崔絲的表現非常滿意,這個在未來以堅韌和溫柔著稱的銀色神官,將會比原本的時間線更早地散發出亮眼的光芒。

        “滾開!你們這群蠢貨!”隨著一聲粗豪的怒吼,一名格外高壯的獸人撞開了兩名狼騎兵,出現在戰場上。一般來說這種格外強壯格外丑陋的獸人就是整支隊伍的首領,而這個莽夫似乎也并不掩飾這一點。

        這顯然是一個二戰余孽,他身穿一身半損的督軍戰甲,鎧甲上那些裝飾大于實用的金屬尖刺已經被削去了大半,他的左眼蒙上了一塊黑色的眼罩,但右眼中的嗜血光芒絲毫不減。獸人督軍驅動著坐騎發起沖鋒,裝飾著骷髏的巨大斬首斧高高揚起。

        “在沃爾克的戰斧下哭泣吧!哀嚎吧!”

        艾薩克斯知道自己該出手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督軍似乎把自己當成了戰神,但萊因哈特就足以對付他,真正讓艾薩克斯重視是他胯下的那頭龐然大物。

        這只巨狼足有三米高,巨大的體型讓它的騎手和那把巨斧都宛如拿著玩具的侏儒一般可笑。相較于其他座狼,這頭首領的異化格外嚴重,它的四肢已經徹底地爬行動物化。

        相應的,它也看起來格外的危險,艾薩克斯意識到不能讓這頭巨獸沖進皇家衛兵們的防線,他當機立斷,體內的圣能開始奔騰咆哮,一部分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面遮蔽全身的堅實圣盾,另一部分則涌向他的下肢,轉化為強大的推進力。

        沖鋒!!!!!

        事實上,在戰場上高速推進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自身的動能會加大期間受到的任何攻擊所造成的傷害,戰士因為別無選擇,只能靠盔甲喝**硬抗,因而沖鋒再釋放靈魂實在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圣騎士自然不會這樣尷尬,圣盾阻擋了十多把投擲武器,撞開了幾個擋路的獸人和座狼,帶著驚人的聲勢從側旁撞擊到巨狼的右側肩胛骨位置。

        圣盾之上的光焰灼燒著巨狼的皮毛,艾薩克斯雖然體格屬于正常人類的范圍,并且并未裝備重甲,但高速沖鋒的動能完全作用到巨狼身上,依然使它一時間無法穩住身形,巨狼發出了吃痛的低吼,腳步開始向左側偏移。

        但也僅此而已,巨狼的體型可不是徒有其表,首次的接觸也讓艾薩克斯對這頭異變野獸有涼了認識,抗打擊能力應該已經達到了一般英雄級戰士的強度,力量方面的增長似乎也不錯,但敏捷就差了不少,而且似乎智力有不小的缺陷。

        總體來說,雖然有些棘手,但并不是什么大威脅。

        狼背上的獸人督軍立刻向艾薩克斯發起了攻擊,雙刃巨斧連續劈砍在圣盾之上,將其斬成一片碎芒,但這些散逸的圣能卻再次爆發,給獸人造成了一定的麻煩,使他無法第一時刻再次發起攻擊。

        這也讓艾薩克斯有了短暫的技能釋放時間,一道道金色的能量從他腳底向四周蔓延,洶涌的奉獻之火升騰而起,將半徑四十米的區域完全覆蓋。

        作為圣騎士范圍最大的區域傷害技能,奉獻的傷害實在乏善可陳,圣騎士本就是靠凝聚性極高的圣能戰斗,而圣能在稀釋后效果自然直線下降,因而白銀之手的騎士們大多將奉獻當作輔助技能,用于驅散邪惡,抵消大范圍的負面能量。

        即便有阿塔瑪水晶的增幅,奉獻之火依然無法作為主要的攻擊性技能,但當火焰多到形成類似烈焰風暴的效果之后,卻有了新的效果,即阻斷感知。

        尤其在這種時刻,面對的是兩個純粹依靠**戰斗的敵人,充斥在這片空間的金色火焰極大的削弱了他們的視覺和嗅覺,獸人的再一次攻擊毫無懸念地落空了。

        作為這些圣焰的施放者,艾薩克斯當然不會受到影響,他反手一劍斬向獸人,神圣的力量灌入托爾斯洛,但因為時間倉促,并未延展出光刃。

        相比皮糙肉厚的巨狼,獸人騎手顯然是個軟柿子,況且一旦失去了騎手的指揮,沒什么智商的座狼就是頭非常容易對付的純粹野獸。因而艾薩克斯毫不猶豫地選擇他作為優先攻擊的目標。

        但劍刃接觸的不是松軟的血肉,而是堅硬的金屬,隨著巨大的聲響,托爾斯洛在獸人的戰斧上崩開了一塊不小的碎片。

        竟然招架住了,艾薩克斯有些驚訝,獸人的戰斗直覺果然可怕。此時受到沖撞效果的巨狼也緩過勁來,這頭敏銳的畜生立刻通過聲音判定了艾薩克斯的方位,帶著腐臭腥氣的巨口立即向圣騎士的方向啃咬過來。

        如果陷入兩面夾擊的話,這場戰斗就會陷入僵局,即便艾薩克斯現在對自己的實力頗有自信,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迅速擊敗這兩頭明顯有著極佳配合而又極為抗揍的野獸。

        這顯然和艾薩克斯的速戰速決的意圖存在矛盾,因而年輕的圣騎士將托爾斯洛變為單手抓持,空出的左手握拳向著巨狼隔空打去,爆發的圣能迅速在半空中刻畫出一個莊嚴的符文圖案,接著凝聚成一柄半透明的能量戰錘重擊在巨狼的頭顱。

        巨狼的攻擊立刻戛然而止,他搖晃著腦袋,痛苦地發出了小狗般的嗚咽聲。

        圣印作為圣騎士的史詩技巧,能夠極大地增幅圣騎士的技能,艾薩克斯提供的那些圣能符文在經過大主教的整理后,被大致劃分為四種:真理、榮耀、信仰、憐憫,分別對應攻擊、防護、控制、治療方面。

        作為白銀之手的杠把子,光明使者烏瑟爾已經在不久前成功掌握了所有圣印,成為了第一名史詩級圣騎士。得益于艾薩克斯的貢獻,這個時間點應該比原本的早上不少。

        而作為圣印最早的修習者,艾薩克斯只要不是蠢得無可救藥,這三年也必然有所得。除能讓圣能具備極強的湮滅特性的真理圣印之外,他又大致掌握了另一種圣印。

        信仰圣印,即利用自身堅如磐石的信仰,賦予神圣法術極強的靈魂沖擊效果,使得其能夠作用于敵人的心靈深處來達成控制效果,而對友方人員使用的話,怎可以極大地增強他們抵抗異常精神狀態的能力。

        作為一頭低智商野獸,巨狼自然不會具備太強的精神防護能力,這一發制裁之錘至少能讓它在數秒內完全失去戰斗能力。

        艾薩克斯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意,剩下的就是集中解決獸人就好了,此時奉獻之火還未散去,艾薩克斯非常直截了當地緊握托爾斯洛,從上方,從側方,從斜下方,劈頭照臉地向著獸人砍去。

        這種完全不講道理的瘋狗式攻擊,使得本就處在劣勢的獸人沒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只能被動地不斷招架,而武器的差距非常明顯,每一次的碰撞獸人的戰斧都會破碎一部分,敗亡已是必然。

        不遠處突然再次傳來巨狼的低吼,這頭恢復力驚人的畜生竟然平復了制裁之錘帶來的影響,很快就會加入戰斗,獸人督軍沃爾克內心不禁一喜,他的堅持終于有了效果,眼前這個人類雖然強大,但在自己和恐爪的聯手下必然會不堪一擊。

        到時候我一定要拿你的腦袋做裝飾品,他恨恨地想到,這短短幾分鐘的戰斗實在太憋屈了。

        然而獸人的好心情并沒有持續多久,他突然感到左腰部一陣劇痛,金屬鎧甲似乎沒有產生絲毫的防護作用,一把仿佛由火焰構成的利刃深深刺入了他的軀體。

        卑鄙!激憤的心情充斥了沃爾克的胸膛,他在戰場上見識過這些自帶光影特效的強大戰士,原本以為他們和高尚的獸人戰士一樣珍視榮耀,但眼前這個竟然恬不知恥利用他瞎眼的劣勢,從他的左側發起偷襲!

        劇痛侵蝕著獸人的神經,使得他武器的角度發生了偏斜,難以再維持原先完美的格擋架勢。

        抽空用光明之劍給獸人來了記狠的艾薩克斯并沒有絲毫出陰招的羞愧之情,戰爭本就是爾虞我詐,又何來卑鄙之說,早已準備好的圣光出鞘陡然發動,聲勢大盛的托爾斯洛帶著金色的尾焰,以不可阻擋之勢突破了戰斧的阻礙。

        斬!

        獸人的軀體瞬間被分成了大小并不均勻的兩半。熾烈的圣光將傷口切面燒灼得一片焦黑,因而并沒有鮮血噴灑的慘烈景象,這個名字一共只出現三次的獸人督軍的殘軀抽動了兩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氣息……

        a  

    一码中特会员料
  • 天津时时经网 二叉pk10预测 a8国际娱乐好不好 pk10必中冠军计划 秒速彩票骗局揭秘 大乐透2017100直播 沈阳按摩那家爽 天天彩福彩四走势图 重庆时时计划软件免费版 pk10不定位7码计划 100元错版人民币值多少钱 2019六合彩特码记录 17年3d003期开奖号是多少 31此选7走势图 四川麻将棋牌游戏界面 群英会号码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