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34章 自然法則

        這個小精靈似乎對他很熟悉,但艾薩克斯卻可以肯定自己從沒有和任何暗夜精靈有過接觸,他不禁奇道:“你是誰?我們之前見過?”

        “你可以叫我伯納德,我們確實在‘之前’見過,當然也可以說是在未來,時間有的時候就是一個環,不是嗎?”小精靈突然對著艾薩克斯眨了眨眼睛。

        艾薩克斯若有所思,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而伯納德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這是一場誤會,我想你應該也清楚,我們雙方絕不應該是敵人。”

        “我對此非常贊同。”艾薩克斯點頭道,“我也愿意直接釋放你們的同伴,但似乎這位德魯伊并不想接受我的好意。”他看向依然面無表情的瑪拉基。

        “請無視他幼稚的話語吧,”伯納德直接說道,“這孩子的思維已經被鹿盔那一套高僵化了,而且他的威脅其實沒有任何異議,塞納里奧議會是絕對不會主動挑起對一方勢力的戰爭的。”

        艾薩克斯權衡了一下,發現還是相信這個小精靈的說法比較好,畢竟被俘虜的只是一個不到英雄級的德魯伊而已,即便強留,也不可能成為太大的籌碼。

        “請跟我來。”艾薩克斯微微點頭示意。

        對進入人類的營地,瑪拉基表現出明顯的戒備與敵意,但伯納德卻依然是一副悠然的態度,對那些剛砍下不久的木材以及聚眾燒烤野味的雇傭兵表現出了無所謂的態度。

        被俘獲的德魯伊的遭遇非常不幸,由于艾薩克斯并沒有特別關照,大貓被不明真相的雇傭兵們直接被送到了野味處理區,這些大老粗可認不出它的真實身份。

        因而艾薩克斯領著兩個暗夜精靈在拉住幾個雇傭兵詢問之后,才最終找了那只悲慘的德魯伊,此時它身旁是磨刀霍霍的萊因哈特,這座荒野之島顯然讓這個生性奔放的家伙徹底放飛了自我,看他的架勢是要親手做一頓荒野燒烤。

        “嘿,殿下!你來的正好!”萊英哈特興奮地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在他心目中已經淪為食材的那只大貓幽憤的眼神,“將會有一頓大餐!你一定要嘗嘗,貓科動物的后腿肉都非常有嚼勁,而且多加點香料的話是吃不出腥味的。”

        這又尷尬了,不過幸好來的及時,在一陣沉默之后,艾薩克斯咳嗽了兩聲,“誤會,這一切都是誤會,”為了表明態度,他迅速抽出托爾斯洛,刷刷兩劍就斬斷了束縛夜刃豹的繩索。

        但夜刃豹依然無法動彈,無冕者內部特供的麻痹藥膏可不是吃素的,它身體的掌控權依舊不在它自己手中。

        瑪拉基立刻走上去,開始釋放自然法術為他的同僚療傷,這最近經常看到的翠綠色光芒讓萊因哈特著實楞了好一會兒。

        “很不錯的治療手法。”艾薩克斯身后傳來了一個悅耳但總是帶著一絲高傲的聲音,克莉絲塔薩出現了,紅衣紅發使她看起來就像一團燃燒的火焰。

        因為共同參加了上古之戰,因而龍族和暗夜精靈有一定的淵源,艾薩克斯讓人把紅龍找來,自然是為了緩和一下雙方已經有些不妙的關系,

        伯納德顯然也注意到了紅龍,“再次見到你可真讓人高興,克莉絲塔薩,你依然這么漂亮。”

        然而紅龍卻并沒有什么表示,對巨龍來說,遇到一個認識自己的陌生凡人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畢竟巨龍總會成為凡人的焦點,而他們自然不會一一記住所有凡人的特征。

        小精靈只不過是死去的暗夜精靈靈活所化,依然屬于凡人的范疇。

        伯納德又將視線轉向已經逐漸恢復力氣的夜刃豹,低聲說道:“好了,艾爾希,不用再維持獵豹形態了,恢復你的真面目吧。”

        艾爾希顯然很信任伯納德,即便是在這樣全是“外人”的環境,她也只是猶豫了·一會兒,便依言照做。

        又是一陣藍紫色的光芒,優雅矯健的夜刃豹的形態迅速轉化,變成了一位優雅迷人的女性,與近乎紫黑色的瑪拉基不同,她的皮膚更像是高等精靈那樣白皙,但卻透著微微的藍紫色。面容上并沒有女性暗夜精靈常有的面紋,五官線條精致而柔和,雖然和人類以及高等精靈有不少的區別,但依然非常漂亮。

        雖然由夜刃豹轉為人形,但她的氣質卻沒有什么變化,優雅、神秘、野性。妖嬈的身材散發著驚人的魅力,艾薩克斯目測了一下,應該只比克莉絲塔薩差一點。

        然而這位迷人的女性缺滅有什么迷人的表現,艾爾希·月歌先是狠狠瞪了眼萊因哈特,接著有又給了瓦莉拉一個氣呼呼的眼神,而精靈女賊則回以一個燦爛的微笑,但暗夜精靈并沒有再管她,而是嚴肅地看向小精靈。

        “伯納德,木須死了,它的島嶼已經徹底化為焦土,所有植物,所有生靈,都已經被他們燒成了灰燼。”她急切地說道,銀色的眼眸中帶著憤怒。

        然而伯納德卻并沒有像艾爾希所希望的那樣向這些人類表現出憤懣譴責的情緒,這位長者依然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態度,“你沒有抱怨自己的遭遇,而是先說木須島,這點我非常欣賞,但是孩子,不要讓偏見蒙蔽了你的眼睛。”

        艾爾希眨巴了下眼睛,有點不太明白對方的意思。

        “木須對那塊島嶼的影響實在太大,使得上面的動物近乎絕跡,而那個頑固的樹人又不愿意因我們的勸說而做出改變,“伯納德解釋道:”所以我們的人類朋友其實以另一種方式解決了問題,只不過手段粗暴了一點,直接將島上的生態直接重置,畢竟灰燼之會成為新生命的養料。”伯納德悠悠地說道:“當然,我本人對木須的身亡是感到無比哀傷的。”

        艾爾希難以置信地看向伯納德,她實在無法相信,這個自小陪伴自己,一直亦師亦友的遠古之靈會這樣無恥地為這些外來者辯解,這些人的野蠻行徑竟然促進了自然的平衡?那簡直就是個笑話!

        她剛想發作,萊因哈特卻冷冷地開口了,“我認為有件事情必須先確認一下,殿下,這關乎到根本關系。”他對艾薩克斯說道,接著看向三個暗夜精靈,“是你們教會那些原始人使用自然法術的?”

        萊因哈特雖然不太明白具體情況,但瑪拉基剛才的法術已經引起了他的警覺。

        “事實上,并不是。”伯納德在艾爾希開口前搶先說道,用的是非常令人信服的語調,充分體現了一名長者的沉穩,“我們確實和俾格米有接觸,但只是教會了他們如何利用琥珀原石進行農作物的催熟,并沒有傳授過系統的法術。”

        艾薩克斯點點頭,這是實話,從那些俾格米巫師的施法能力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超凡體系還處于最初級的狀態。而琥珀原石,應該就是暗夜精靈們對卡亞礦石的稱呼。

        “冒昧地問下,你們來到失落群島的目的就是為了那個樹人嗎?”艾薩克斯不動聲色地問道。

        伯納德似乎完全沒有隱瞞的意思,“并不止于此,我們還需要和沃卡洛斯,也就是那只火山上的巨型熔巖龜交涉一番,這只老龜活了太久了,以至于幾乎和那座火山融為一體,它最近有些煩躁,因而必須得到安撫,畢竟只要它發下脾氣,這座島嶼就將不復存在。“

        艾薩克斯臉色立刻就變了,那只熔巖龜竟然有隨時掀桌子的能力,幸好自己謹慎沒有輕舉妄動,要真要按照萊因哈特這樣的好戰分子的想法,那暴雪公司這個時候又要跑路了。

        “咳咳,我一向認為,環境保護是所有產業都必須注意的事項,而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則是最核心的發展觀念。”他大義凜然地說道:“我們在開發這座島嶼時,會盡可能減少對生態環境的破壞,而木須島的建設將會以重建生態體系為首要任務。另外,為了表達我對木須同志意外身亡的歉意,我將以個人名義捐贈塞納里奧議會十萬金幣用于環境保護事業。”

        “那再好不過。”伯納德非常欣慰,如果他有長胡子并且四肢健全的話,想必是要捋一捋的。

        “當然,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完成自己的職責,比如說安撫那只熔巖龜以保證這座島嶼的安全,畢竟是數百萬圣靈的棲息之地。”他突然話鋒一轉,“另外,東方大陸上依然至少有十幾萬的人類還處于無法解決溫飽問題,既然你們會教俾格米種植,那為什么不將這個技術普及開來,造福更多的生命?”

        對于人口眾多的人類王國來說,農業始終是重中之重,這也證明了艾薩克斯不與德魯伊為敵的明智,所得的收益可謂是立竿見影。

        伯納德欣然答應,“當然可以,這正是塞納里奧議會的本職工作之一。”

        艾爾希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兩人幾句話就完成了骯臟的PY交易,突然覺得有些不真實。伯納德可是和大德魯伊瑪法里奧同時代的人物,他完全可以代表塞納里奧議會,

        “你一定是瘋了,伯納德,”她喃喃道,“你竟然幫助這些對自然毫無憐憫之心的暴徒,而且只是為了一些金幣!看看他們在這些島嶼上都干了什么!”

        “不要沖動,孩子,我們應該更為理智一點。”伯納德依然衣服不溫不火的語氣,“人總會犯錯誤,但也總會有改過的機會,與其追究他們之前的罪責,為什么不支持他們進行補救呢?”

        “但是他們的行為,焚燒、濫殺,肆無忌憚地開采,你認為他們真的會悔過自新?”艾爾希覺得自己都快瘋了。

        “我覺得艾薩克斯先生值得信任。”伯納德回答道。

        此時一直不說話的瑪拉基開口了。“還有種族滅絕。”

        “是的,還有種族滅絕!大自然教導我們每一個生命都有存在的意義,這也就是我們教俾格米耕作的原因所在,他們才是這片島嶼的主人。”艾爾希冷冷地說道,她突然看向克莉絲塔薩,“難道代表生命的紅龍會漠視如此殘暴的屠殺?”

        “母親一向教導我不要查收凡人的事務。”然而克莉絲塔薩一句話就推得干干凈凈。

        倒是艾薩克斯產生了興趣,“你似乎對我的作為不滿。月歌小姐?但不知道你是以什么立場來譴責我的暴行?”

        “以大自然的立場,以一個和平者的名義!”艾爾希毫不退縮地針鋒相對。

        “好吧,看來我有必要解釋一下。”艾薩克斯嘆了一口氣,“首先我不會滅絕俾格米,將他們殺死除了給大自然增添一些養料,他們會成為我的曠工,失去自由,辛苦勞動,但會享受到比以前好得多的生活。其次,對自然而言,俾格米和我們本質上是相通的,都是索取者,只不過俾格米索取較少但完全不回饋,而我們索取更多,但卻會自發地維護自然的平衡。”

        乘著女德愣神之際,艾薩克斯又一鼓作氣地說道:“當然更重要的一點,想必你們德魯伊比我要更清楚,自然法則從不是和諧仁愛,它是平等,是弱肉強食。正如你們不會阻止狼群捕獵小鹿一樣,俾格米的文明遠遠落后于這個世界,他們和任何智慧種族的碰撞結局無非是兩個——被奴役或者滅族,因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遇上我是他們的幸運,因為他們有了活下去的機會。”

        “當然他們會成為苦工,在未來幾十年幾百年內被奴役,但在付出這樣慘重的代價后,他們的文明會以原本數十倍的速度發展,并最終追趕上來,這何嘗不是某種意義上的平衡呢?”

        殖民者的混蛋強盜邏輯,但從沒想過這個的艾爾希卻一時想不出該如何反駁,她呆愣愣地看著艾薩克斯。

        “所以我認為我的所作所為其實本質上是符合自然規律的。”帶著一絲洋洋惡意的心態,年輕的王子最后總結道,渾然不覺自己此時是多么的欠抽,

        “學到了嗎,艾爾希?”就在女德愣神之際,伯納德再次開口了,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笑意,這是他至此第一次又情緒化的表現。

        “學到了什么?如何扭曲自然的理解來粉飾自己的暴行?還是如何有效地使用嘴炮嘲諷?”被駁倒的女德憤憤地說道。

        “不,我不是指這個。”伯納德很正經地回答道:“你應該學會的是,永遠不要和艾薩克斯講道理。”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江西时时每期销售额 fg电子游戏 新强时时彩三星预测号 福建31选7130期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呼和浩特按摩女qq 主角在海里打渔的小说 内蒙古时时中奖钱数 天津时时彩网app下载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遗漏 广东时时计划稳定阪 体操裸体写真 碎钉足球鞋推荐 北京pk记录排期 挂机高级方案 18选7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