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37章 歡迎來到新洛丹倫

    0137章 歡迎來到新洛丹倫

        南大陸的中端,燃燒平原,黑石塔。

        這座由黑鐵矮人建立在黑石山內部,堪比鐵爐堡的堅實堡壘,自部落到來之后就再沒回歸于其建造者的掌控之下,毀滅之錘憑借敏銳的軍事眼光將這里作為重要據點,在幾年部落敗亡后,接受的聯盟對此處興趣乏乏,黑鐵矮人們本以為有機會沖出黑石深淵,但這時黑石山又有了新的來客。

        一頭龍,一頭即便以炎魔之王的力量也無法輕易驅趕的黑龍,他收攏了一批潰敗的獸人作為打手,接著就極為不客氣地占據了整座黑石塔的地表建筑。并且時刻圖謀著地下的黑石深淵。自此火元素與黑龍開始了你來我往的爭斗,并且將會一直持續直至某些介入者的出現。

        一隊獸人氣喘吁吁地拉動著一輛巨大的平板車,他們的本職工作并不是苦力,而是伙夫。烹飪在絕大部分情況下都是一件輕松的活計,但服務的對象若是一頭龍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個由一打獸人才能勉強拉動的巨型“餐盤”上是一頭巨大的,表皮烤至金黃的野豬,它的頭顱已經被砍掉,體型縮水但依然堪比一頭青壯年的巨龍,大量的油脂從烤豬的表皮上流浪下來,在包鐵的平板車之后形成兩道有著濃郁氣息的車轍,引的那些被拴住的座狼一陣嚎叫。

        這頭活了至少有百年的巨型變異火山野豬,原本一直逍遙自在地生活在燃燒平原西北部,此時它終于獲得了一頭豬該有的歸宿,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圓滿了。

        但如何將它烹飪成熟食卻讓獸人廚子們傷透了腦筋,燒烤是獸人最主要的處理食物的方式,但沒有哪個獸人伙夫會嘗試著去烤枕頭戈隆或者其他什么大型生物,首先火源就是問題,但好在此時的黑龍軍團正和火元素們時不時地發生一點摩擦,因而還不算太難解決。

        在使用了數十個熔核巨人和烈焰之子的元素核心之后,獸人廚子們勉強將這只巨型豬排烤成了五分熟,這已經是盡了最大努力了。更何況相比半生不熟,龍主子更討厭吃碎肉。

        獸人侍者團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這盤“佳肴”在還冒著熱氣的情況下將其送到了主子面前,一直假寐的黑龍睜開了金黃色的豎瞳,仔細嗅了嗅眼前的這頓“美餐”。

        獸人們噤若寒蟬地退后,沒有任何的其他動作或是言語,畢竟沒有人想給給巨龍的菜單上再加一道獸人沙拉。在巨龍沒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下,紛紛不停地鞠躬,接著如蒙大赫一般地迅速離開。

        黑龍開始進食,用利爪和尖牙來撕開食物的**,這本是最野蠻的進食方式,但黑龍缺吃出了優雅精致的感覺,閑得很……淑女。

        “我親愛的妹妹,從你的胃口來看,你似乎恢復的很不錯。”黑暗中走出了一位黑發黑眸的人類青年貴族,他的嘴角帶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笑意。他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威脅。但一個普通的人類當然不會出現在這里,因而他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黑石塔之主,黑龍王子奈法利安。

        追求力量的死亡之翼心中早已沒了任何溫暖的情感,他將他的為數不多的親人都只當做信任度較高的下屬和奴仆看待,但他的子嗣之間卻并非如此,黑龍兄妹之間的感情頗為不錯,這也就是奧妮克希亞受傷之后不惜跨越半個大陸來向自己的哥哥求助,而不是前往更近的洛丹倫尋求父親庇護的原因。

        奧妮克希亞專心地進食,并沒有回答哥哥的話。奈法利安走上前去,“看你吃的這么香,我都餓了。”他拔出佩劍,對準烤豬的后腿,“允許我來一點嗎?”

        奧妮克希亞立刻停止了進食,以一種包含了威脅、敵意、憤怒的冰冷目光看著奈法利安,奈法利安立刻舉雙手投降,“行行行,都是你的,都是你的。”

        他這樣說著,眼中滿是寵溺的笑意。

        奧妮克希亞嬌哼了一聲,回頭繼續對付自己的晚餐,奈法利安慵懶地靠在由黑曜石鑄成的光滑墻壁上,“怎么說,奧妮?既然你傷勢痊愈,那么按照我們那偉大父親的指令,你現在應該前往暴風王國禍國殃民的——”他刻意拉長了尾音。

        黑龍公主似乎完全不在意兄長的調侃,“我暫時不想去南方。”她回答道。

        “厲害!”奈法利安擊掌贊道,“一向對父親唯命是從的乖乖女奧妮竟然也有叛逆的時候,但是我有必要提醒你,我親愛的妹妹,你想好該怎樣向父親解釋了嗎?”

        “我并沒有違抗他的命令,”已經完成進食的奧妮克希亞身影一陣閃爍,由巨龍形態變成了那個魅惑眾生的美艷女伯爵,“凡人終究是愚蠢的,蠱惑他們易如反掌,因而片刻的耽擱不會造成影響。”她悠閑地升了個懶腰,姣好的身姿展露無遺。

        “而這里。”她看向北方赤紅的天空,眼中隱隱燃起一絲興奮的火焰,“好戲即將開演,而根據我的預感,這會極大地影響這個世界的命運,為什么我們不參與其中,獲取我們所想要的東西呢?”

        最重要的是那件神器,她在心中暗自說道,那件決定了巨龍命運的神器,如果得到了它,她便可以控制所有的巨龍和自己的父親抗衡,甚至成為整個龍族的女皇……-

        無盡之海,失落群島,新洛丹倫港。

        從一片蠻荒之地到如今的初具規模。新洛丹倫的港口已經停靠了數百艘船只,其中大部分都是麥克唐納公司的地精運輸艦,很少能看到巡洋艦以上的大船。

        然而今天它卻迎來了一位耀武揚威的客人,一艘至少裝配了上百火炮的戰列艦,港口的地精引航員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強忍著拉響警報的沖動,因為對方那翠綠色的旗幟表明其不是敵人。

        “金幣在上,那艘大家伙在瞬間就能將這座港口化為廢墟。”他嘟囔著,但還是向著對方打出了停止確認身份的旗語。

        戰列艦出奇地配合,在一番繁瑣的流程之后,終于停靠在了碼頭上,木梯放下,走下了一位相貌英俊的年輕人,他看起來不到三十歲的樣子,穿著整潔的墨綠色海軍制服,肩膀上的將星極其耀眼。

        他四處打量了一下這座停靠了一艘戰列艦就顯得有些擁擠的中小型港口,目光最后落到了一眾迎接人員為首的男孩身上,男孩有著小麥色的頭發,穿著小號正裝,努力板著稚嫩的臉蛋做出嚴肅的表情,看起來頗為可愛。

        年輕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讓我猜一猜,你就是那個為洛丹倫英勇開疆拓土的小王子阿爾薩斯。”他摘下自己潔白的手套,和埃爾薩斯的手掌相握。

        “很榮幸見到你,庫爾提拉斯的德瑞克王子殿下。”阿爾薩斯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說道,這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他第一次正式的外交任務,更何況對方還是吉安娜的長兄,他自然要給對方留下良好印象。

        “艾薩克斯那個家伙呢?”德瑞克再一次環顧四周,卻并沒有看到大王子的身影,“難道他十萬火急地把我請來,卻來親自迎接都做不到嗎?”他笑罵道。

        艾薩克斯?阿爾薩斯的表情突然有些有些怪異起來,自己這位兄長正在某個如花似玉小牧師的私人住所,做一些親親我我的事情呢。阿爾薩斯來時還偷偷看見帕爾崔絲伏在他肩上哭得稀里嘩啦,但這種情況顯然不能和德瑞克照實說,畢竟事關國家形象,而且會讓對方覺得受到了怠慢。

        “他正在處理機密事務,實在無法脫身。”小王子含糊其辭地說道,并且迅速轉移話題,“這座新的領地被稱為新倫丹倫,傾注了艾薩克斯和我的一片心血,不知道德瑞克殿下是否愿意參觀一下嗎?”

        “樂意之極。”德瑞克不假思索同時也是即為真誠地說道,他突然沖埃爾薩斯擠了擠眼睛,“既然大家都是同等的身份,那就沒有必要再遵循那一套虛偽的禮儀了,畢竟我們從旁人口中聽到的‘殿下’實在太多了,不如你就直接叫我德瑞克吧。”

        顯然這位庫爾提拉斯王子的性格和他的妹妹頗為相像,這迅速讓阿爾薩斯對其產生了好感。

        德瑞克跟在阿爾薩斯的身后,身后則是一眾庫爾提拉斯隨員。洛丹倫一向不曾對海洋表現出太大的興趣,除了對諾森德有過一段時間的小規模移民之外,就再沒有開拓過任何的無主島嶼,如果德瑞克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洛丹倫第一個海外殖民地。

        庫爾提拉斯王子不動聲色地留意著他的所見所聞,顯然這座港口城市還處于開發階段,目前還并沒有太多的平民,不過讓額瑞克感到有意思的是,他見到了在藏寶海灣、加基森這樣的地精城市才會見到的景象,多種族的雇傭兵和冒險者,隨處可見的有著極大噪音的地精機械,以及看似混亂實則穩定的秩序。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沉悶的聲響,接著視線中城外不遠處的一座山坡上立刻升騰起火焰,一眾庫爾提拉斯人立刻警覺起來,這種爆炸的聲音對他們來說實在太熟悉了。

        “不用緊張。”阿爾薩斯則一臉淡定,“只不過是暴雪公司試驗機的瞄準系統又出了問題。”他話音剛落,一個迅捷的紫黑色身影突然從他們的身邊穿過,那是一頭矯健優雅的夜刃豹,這再一次引發了眾人的驚呼。

        “那是暗夜精靈德魯伊艾爾希·月歌。她正是去處理這項意外事故,并向暴雪公司處以罰款的。”阿爾薩斯有些無奈地再次解釋道,說道這些德魯伊,阿爾薩斯不得不再一次欽佩自己兄長的嘴炮能力,他成功地讓這幾個德魯伊放棄了一貫的暴力執法,軟而以罰款等軟性處罰措施代替。

        “你是說,那是名暗夜精靈德魯伊?”德瑞克則表現出了別樣的興趣,據他所知愛護自然德魯伊和習慣貪婪掠奪自然資源的地精之間必然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但此時他們竟然和諧共處于一座城市,這實在有些奇妙,也只有那位神奇的洛丹倫大王子似乎才有此能力。

        阿爾薩斯點點,領著眾人繼續向前走去,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他們很快又見到了一隊匆匆趕路的俾格米勞工,這些矮小的家伙拿著短小的工具,彼此間有繩索相連,這是防止土著奴隸逃跑的手段,德瑞克對此還是知道,畢竟庫爾提拉斯征服的島嶼可不在少數,不過讓他驚訝的是,那個行動自由并且不斷抽到奴隸的監工,竟然也是俾格米。

        利用同族壓迫同族?難道就不怕他們串通叛變嗎?德瑞克感到疑惑,因而向阿爾薩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好奇寶寶是一種相當煩人的生物,而阿爾薩斯卻不得不耐著性子應付,“艾薩克斯說每個種族都有品德敗壞、意志薄弱的個體,而他們就是最好的利用對象。”小王子聳肩道:“我們講這些俾格米找出來,賦予他們優越的物質享受和管理同族的巨大權利,就足以讓他們為我們效忠,一方面他們會愈發被同族仇視孤立,另一方面,為了維持物質享受和權利,他們會不惜一切地向我們表忠心。”

        阿爾薩斯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當然這實在他們的權利完全依賴于我們的支持的情況下,如果他們設法取得了獨立的權利,那么就會使另一種處理方法了。”

        德瑞克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番認識雖然粗糙簡陋,但從一個十三歲的男孩口中說出來就實在有些驚人。天吶,艾薩克斯,你都教了他什么。

        阿爾薩斯看了看手上的機械手表,估摸著兄長怎么樣都應該結束了和帕爾崔絲的交心,“好了,各位,參觀暫時告一段落,”我的兄長應該已經完成了必須專注處理的事務,他現在一定非常希望見到你們。他對著一眾庫爾提拉斯人說道。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时时彩完整源码程序 32张扑克牌是什么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表今天 网易彩票犯法吗 贵阳快餐女500 香港麻将小游戏 海南七星彩论坛2292 山东时时 每日登录送分捕鱼平台 足球竞彩258投注 扑克牌二八杠比较规则 德克萨斯扑克单机 重庆时时app手机版 11选5任一在线计划 福建体彩时时彩11选五走势图 江苏快乐20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