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61章 刀槍劍戟斧

    0161章 刀槍劍戟斧

        艾薩克斯向著那誘人的紅唇吻去,嘴唇傳來的那種輕柔如風的感覺讓他只感覺一陣酥麻感傳遍.網克莉絲塔薩眼中罕見的有了一絲慌亂,但很快就迷離起來。

        她沒有反抗,任由艾薩克斯的手攀上自己嬌軀的豐盈,原本白皙的皮膚愈發變得紅潤。輕攏慢捻抹復挑,艾薩克斯細細感受著這驚人的滑膩與彈性,他的舌尖撬開了懷中美人緊鎖的牙關,與其中的小小香舌相互糾纏在了一起。

        這是一個漫長的法式濕吻,吻到克莉絲塔薩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癱軟在艾薩克斯懷里任由他作怪,她完全無法拒絕眼前這個男人,一種來自生物本能的原始*撕扯著她最后的理智,讓她感覺自己仿佛融化。

        雖然并沒有什么經驗,但艾薩克斯至少清楚面對這樣一個近乎迷醉的女孩自己該做什么,他得寸進尺地開始剝離克莉絲塔薩身上那并不嚴密的衣物,隨著女孩暴露的白皙皮膚越多,艾薩克斯的呼吸就越急促,動作也越粗魯。

        就在紅龍最后一絲防御都快被解除時,艾薩克斯的手卻突然被克莉絲塔薩抓住了,“別在這里。”紅龍輕聲說道,帶著一絲極為動人的嬌羞。

        艾薩克斯心領神會,在克莉絲塔薩一聲驚呼之中將她攔腰抱起,紅龍嬌羞地輕捶了下他的胸口,接著認命般地將頭輕靠在艾薩克斯肩膀上,閉上了眼睛。

        艾薩克斯微微一笑,在短暫的猶豫之后,他將克莉絲塔薩抱回了自己的房間。很快,這間林中小屋就響起了一聲又一聲壓抑不住的嬌喘……

        …………

        咳咳。以上這些場景目前還只是出現在艾薩克斯的臆想之中,畢竟躁動的少年做一些香艷的春夢畢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天神比武大會將至。一個星期以來艾薩克斯一直在懷疑自己那時候是不是太不爺們了,以至于錯過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如果主動一點的話,或許就已經拿到第一滴血成就了,并且應該還是艾澤拉斯第一個完成啪龍壯舉的人類勇士。

        是的,他最終并沒有將那種親吻克莉絲塔薩的沖動付諸行動。不管是因為實力方面的自卑,還是對紅龍妹子要開后宮的怨念,亦或是對遠在東部王國的帕爾崔絲和瓦莉拉的愧疚,反正他是可恥地慫了。這幾天他甚至覺得紅龍妹子看向自己的目光都隱隱帶著一絲輕蔑。

        年輕的王子看向眼前的竹林,內心突然有些蕭瑟起來,果然是憑本事單的身,不過至少也算是守住了自己的冰清玉潔,他聊以**地想著。

        感情生活畢竟不是人的全部,艾薩克斯很快就將注意力轉移到自身的修行。他伸出手掌對準一片空地,心念一動,一道神圣的光芒從天而降,在地面上燒灼出一片焦黑的區域。

        這是艾薩克斯無意間弄出來的小戲法,看起來的有點像圣光版的月火術,威力一般,也就能當照明彈使用。不過成功釋放這一法術說明了一點,那就是艾薩克斯的圣能應用已經沒什么問題了。

        力量恢復的感覺非常不錯,但艾薩克斯的心情卻并不是很輕松。尚喜師父說的沒錯,只需要精英級的真氣修為就可以維持他體內兩種能量的平衡。真氣雖然源于靈魂,但其和靈魂卻有著本質的區別,即便是虛空能量也無法通過這種神奇的能量影響到艾薩克斯的意識。

        真氣本質上來說是一種無屬性的能量,因而可以和虛空能量相互抵消,而不至于產生過于激烈的反應。精英級的真氣恢復速度差不多就等同于與虛空能量相抵消時的消耗速率,這意味著艾薩克斯無法再用真氣做其他事情,但這也并不全都是壞事,要知道不斷的消耗是能量增長的基本方法之一,只要維持一段時間,不需要可以修煉,他的真氣修為也會緩慢地自動上漲。

        但相比用虛空能量磨練自己的真氣,艾薩克斯更希望直接將它驅逐。雖然他有考慮過是不是利用真氣讓圣光和虛空這兩種截然相反的能量在自己體內構成一個類似太極的體系,但很快就打消了這種想法,太極的根本原理是陰陽相生,如果是暗影說不定還有些可能性,但虛空卻是和圣光完全的對立,只要一接觸就會發生極強的反應。

        更何況艾薩克斯從沒有忘記虛空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其中的任何一位都不是他現在能惹得起的,將這些虛空能量留在體內,無異于給這些善于蠱惑人心的大佬留下足以致命的把柄。

        所以什么左手虛空右手光明,什么圣光背叛了我,還是自嗨的時候一下比較好,真要實際操作,怕不是頂替阿爾薩斯要成為洛丹倫孝子的楷模。

        體內的虛空能量已經被逼迫到了左臂,但它們就好像在此安家落戶了一般,而且似乎已經形成了能量核心,能夠緩慢地恢復自身的能量強度,這使得單純靠真氣將之耗盡的想法幾乎不可能實現。

        那就只能用一些強硬手段了。

        艾薩克斯自然沒本事直接驅動虛空能量,不過好在這些能量并沒有自主意識,因而可以被真氣裹挾運動。年輕的王子分出一縷真氣,讓其包裹住一部分虛空能量,然后逼出了體外。

        虛空能量很快就就將外層的真氣侵蝕殆盡,接著這些邪惡的力量就仿佛失去束縛的野獸一般,開始以驚人的速率向周圍擴散,周圍的這一片竹林片刻就被無盡的晦暗吞噬,一股帶著毀滅與絕望的氣息傳來,那些虛空能量似乎壯大了幾分,沒有任何停息地繼續向周圍侵襲。

        轟!熾熱的神圣之炎將這一片地區化為火海,籠罩的范圍如此之大,以至于那些虛空能量完全無法逃遁,只能無奈地被蒸發殆盡。

        艾薩克斯放下依然還閃爍著光芒的銀手之輝,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這次以一片竹林為代價的實驗讓他對虛空能量的特性有了一定的了解:第一,虛空能量具有極強的毀滅性。第二,正如圣光給予人勇氣、希望等正面情緒,虛空所攜帶的負面情緒要遠比暗影強烈。第三,正如古神能夠寄生星魂并吸取其力量,虛空能量似乎也有著將其他能量轉換為自身的特性。

        這是一種幾乎沒有任何弱點的邪惡之力,可以稱之為整個宇宙的威脅,這也難怪薩格拉斯會不惜背叛萬神殿來對抗虛空大君,從這方面來說薩總可以說是整個宇宙的英雄,沒有燃燒軍團可能整個宇宙都已經化為了無盡的虛空。

        然而艾澤拉斯的小蝦米們卻必須為了自己的小命和薩總的宇宙大義對抗,甚至還要讓其元氣大傷。典型的為小家不顧大家,實在是諷刺。

        但畢竟屁股決定腦袋,薩格拉斯要毀滅被虛空大君爪牙古神寄生的艾澤拉斯,而艾澤拉斯的土著自然要為家園奮起反抗,這是一個不可調和的矛盾,也是艾澤拉斯面臨的危機的根源。

        既然思維發散開來,艾薩克斯又忍不住胡思亂想了一番,總體來看這似乎就是一個放大版的斯坦索姆問題,艾澤拉斯就像是一個被感染即將變為喪尸的小女孩,是直接毀滅還是稍作等待尋找挽救的機會?沒人知道正確的選擇是什么,但顯然生活在小女孩身上的跳蚤們絕不希望是前者。

        神圣的火焰已經熄滅,艾薩克斯也收回了跑偏的思維。他只是施放出了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虛空能量,卻必須用銀手之輝才能完全處理掉,這意味意味即便能夠強行逼出虛空能量,這也是完全不可行的方法,這些邪惡的力量的破壞力實在太強大了,哪怕只是侵入自己體內的這一點都會對環境造成巨大的破壞,甚至有直接衍生出一個無面者的可能性。

        要知道迷蹤島可是數萬熊貓人的家園,艾薩克斯可不希望為了自己的安全而對它造成什么損害,那實在是太恩將仇報了,

        綜上所述,似乎還是自己的身體耐受力要更強,因而還是暫時將這些虛空能量留在自己體內比較合適。艾薩克斯突然覺得自己似乎還是有主角光環的啊,被虛空直接侵入體內竟然還能活蹦亂跳的。不過這終究是個隱患,必須想辦法解決,并且越早越好。

        看來還必須再找尚喜師父一趟,也只有這位大宗師可能會有辦法了。

        “什么情況?”艾薩克斯身邊突然閃出了一個紅色的身影,正是克莉絲塔薩,紅龍妹子俏麗的臉蛋上有著一塊油斑,手里還拿著一個鍋鏟,顯然是剛從廚房里出來的。

        一個星期的時間,在炸了三次廚房的情況下,克莉絲塔薩的廚藝終于達到了正常水平,做出的食物不談有多美味,至少達到了能吃的程度。艾薩克斯對此感激涕零,無論紅龍妹子做的是什么,他都當做美味佳肴認真吃下去,并誠心誠意地贊揚她的手藝。

        畢竟有這樣一個身份高貴、容顏、氣質、身材無一不絕佳的美女愿意屈尊為你做一日三餐,難道還能有其他苛刻的要求嗎?

        “沒什么大事,只是修行出了一點問題。”艾薩克斯含糊其辭地說道,他不想解釋太多,因為克莉絲塔薩并不能幫助解決這個問題,只會讓她白白擔心。

        修行問題?克莉絲塔薩掃視了一下已經完全毀于一旦的竹林,露出了一絲狐疑的神色,這難道是在練龍息術嗎?她剛想追問,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了一個嘹亮的呼喊聲,“艾!艾!你在嗎?”

        是季·火掌,尚喜師父最年輕的徒兒,他的出現打斷了紅龍的疑問。艾薩克斯立刻撇下克莉絲塔薩迎了上去,“有什么事嗎,季?”

        “陳師兄讓我來告訴你,天神比武大會差不多快開始了,”年輕的熊貓人自然也看到了已經化為了一片焦黑的竹林,“哈!練功出了點岔子,是吧?”他善解人意地沖著艾薩克斯眨了眨眼睛。

        艾薩克斯微微點頭,算是默認了。

        “我當初也是差不多,只不過動靜沒你這么大。”季似乎感覺不到艾薩克斯的心事重重,“我練真氣突的時候一時沒剎住沖進了邵白長老的房間,結果把他老人家的好幾幅畫卷都弄壞了,為此師父不僅狠狠罵了我一頓,還罰我為邵白長老挑了一個月水。”

        然而艾薩克斯并沒有心情和季聊這些家常,“比武大會在哪里舉行?”他直接問道。

        “就在五晨山,我這就帶你們過去,不過人可能會有點多。”季回答道。

        艾薩克斯回頭看向克莉絲塔薩,“一起嗎?”他抬手替紅龍擦去了嘴角的油斑,表現的極其寵溺,而紅龍也并沒有什么異色,兩人現在都已經習慣了這種親密的舉動。

        “當然,”克莉絲塔薩毫不猶豫地點頭。

        “那就走吧。”艾薩克斯對季說道,正好他也需要即刻和尚喜師父見一面。

        季說的沒錯,五晨山一改往日的清凈,簡直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仿佛整個迷蹤島的熊貓人都來了。周圍豎起了幾十座擂臺,臺上各有兩名熊滿人武者捉對廝殺。每個擂臺的周圍都熙熙攘攘地圍著一大群熊貓人,他們高聲呼喊,群情激奮。

        “站起來啊,鐵壁阿怒!站起來!”

        “好樣的,旋風腿!你一定能進入尚喜武院!”

        “拈花小郎君!拈花小郎君!”

        “不是我針對誰,我是說臺上的各位都是垃圾!”

        “啤酒飲料礦泉水,花生瓜子八寶粥嘍~讓一讓,麻煩讓一讓!”

        艾薩克斯看向季,“比武大會竟然是個全民集會?”他奇道。

        季點點頭,“這應該是島上最盛大的事情了,自祖先開始我們就習慣沒過一段時間互相切磋一下武藝。民間不乏有些高手,這樣就能把他們篩選出來,經過一番考驗之后可以讓他們加入武院或者寺廟守衛。”

        艾薩克斯眺望過去,感覺似乎百分之六十的熊貓人都報名參加了比武大會,每一個擂臺幾乎都不曾有過片刻的停歇。熊貓人武者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門,刀槍劍戟,斧棍拳矛,艾薩克斯甚至還看到有用門板的,但他們大多都只有勇士級、精英級的實力。

        “我們也要參加這種擂臺嗎?”艾薩克斯皺眉問道,這似乎并沒有什么意義,而且有點太浪費時間了。

        “當然不用,這些武者幾乎不可能參加最終的比武,而同樣的,我們也不會參加這種低層次的戰斗。”季頗為驕傲自得地說道:“再說能聽從天神教導的人差不多也可以確定了,除了兩位師兄之外,也就是你、云歌還有我。”

        艾薩克斯不置可否,他看向眼前密密麻麻的熊貓人,“我有急事,必須立刻見師父一面。”他沉聲說道。

        “跟我來。”五晨寺的正門顯然被人流堵住了,季帶著他們繞了個大圈子,直接來到了后山,這里聚集的熊貓人明顯少了很多。

        把守后山的寺院守衛自然認得季和艾薩克斯這位尚喜師父新收的異族子弟,因而沒有任何阻攔便放行,一行人很快就進入了五晨寺。

        “師父一如既往地在大殿中冥想。”季對艾薩克斯說道:“我實在不明白他為什么那么喜歡那座劉浪的雕像。”

        這句話就有些不太尊師重道了,而且是連帶著祖先一起調侃,不過看季的樣子似乎是無心之語,艾薩克斯也沒太計較,他迅速趕到大殿,在門口停下腳步,恭敬地彎腰抱拳行禮,“師父。”

        面對劉浪雕像冥想的熊貓人長者緩緩睜開了眼睛,“有何事,徒兒?”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平和而慈祥,讓艾薩克斯的心陡然安穩下來。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博彩行业是干什么的 幸运飞艇走势图手机版 大兴游戏打天九 青海11选5遗漏一定牛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予侧 捕鱼达人豪华版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云南 pk10现场开奖视频 组选157前后关系 跑狗报跑狗图六合图库 高频彩票采集器 34511永利备用网站 快用网 广东福彩26选5怎么了 正版牛牛 梭哈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