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62章 棍爪錘弩弓

    0162章 棍爪錘弩弓

        五晨寺大殿,煙氣環繞。

        尚喜師父緩緩收回了真氣,長者的臉上罕見地多了一絲鄭重,他深沉地嘆了一口氣,緩緩地搖了搖頭。

        艾薩克斯心里不由一沉,“連師父都不行嗎?”

        “不是不行,是不能。”尚喜師父長嘆了一聲,“說起來也是為師的過錯,我在一開始也只是認為這不過是普通的煞能,所以并未直接動手直接幫你清除,而是希望你能依靠自己戰勝它,獲得最佳的修煉效果。”

        亞煞級是艾澤拉斯唯一被泰坦殺死的上古之神,它的軀體化為七個煞魔,散落在潘達利亞,每一種煞魔都代表著一種負面情緒,猜疑、迷惘、瘋狂、憎恨、憤怒、恐懼、傲慢。他們蟄伏于各自所代表的情緒中,但凡找到一點漏洞,就可以攻破哪怕最堅定的意志,然后將其腐化。而熊貓人世世代代都在與這樣的邪惡存在對抗。

        上古之神是虛空大君的造物,因而它們以及衍生出來的煞魔的力量本質同樣是虛空,熊貓人有著與煞魔對抗數萬年的經驗,因而他們的真氣應對虛空能量時會有不錯的效果,但也正因如此,尚喜師父會想當然的有此誤判。

        “不是普通的煞能,那是什么?”艾薩克斯追問道,不由皺起了眉頭。

        尚喜師父站起了身,“你體內的這股邪惡力量的純粹程度要比煞能高至少兩個級別,之前它和你的圣光交纏在一起,為師竟然沒有直接發現,慚愧慚愧。”長者悠悠地說道。

        艾薩克斯臉色數度變換,尚喜師父不知道他有著起源圣典以及兩枚圣光水晶,因而只會把他當做普通的領主級看待,連帶著也低估了只需要精英級能級就能完全擾亂他體內圣能循環系統的虛空能量,這只能說是陰差陽錯,畢竟尚喜師父一生都在迷蹤島度過,并未接觸過除真氣意外的能量,看走眼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麻煩就在于這些虛空能量的純粹程度要比煞能高兩個等級,那豈不是說來源就是虛空大君本尊?艾薩克斯突然產生了一種荒謬的情緒,巨龍之魂是由死亡之翼在上古之神的暗示下所鑄,并且在格瑞姆巴托放置了萬年,這期間被上古之神動點手腳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為什么其中會出現來自它們老板的力量?

        聯想到巨龍之魂在原本時間線中會徹底毀滅,但在這個世界卻詭異地分成了兩邊,這似乎指向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這股極致純粹的虛空能量和起源圣典是同樣的性質,都是專門為他艾薩克斯準備的。

        年輕的王子臉色愈發難看起來,他越來越覺得這似乎就是事實的真相。

        而尚喜師父又說出了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這些高級煞能似乎產生了一定的自我意識,它們自發地聚集并產生核心,抵御驅逐,并不斷從另一個維度中汲取能量壯大自身。我無法確定這種自我意識會發展到什么程度,以及最終是否會影響到你的靈魂。”

        年輕的王子猛然站了起來,臉色大變,一股說不出的恐慌突然充盈著他的內心。竟然在逐漸產生自我意識,這意味著這團虛空能量已經不止是一個賴著不走的釘子戶,更是一個定時炸彈般的存在,而且必然會在極其關鍵的時刻引爆,毀滅他所珍愛的一切。

        這是他決不允許的,艾薩克斯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狠辣,沒有任何的遲疑,他拔出了托爾斯洛,鋒銳的精靈長劍閃過一絲寒光,驟然向他的左肩斬去。

        既然無法解決,那就只能從根源斬斷,哪怕是付出一臂的代價,艾薩克斯也不希望自己所愛的人終日籠罩在虛空大君的陰影之中。

        不過既然要做艾澤拉斯獨臂大俠,我是不是該去找一個大雕?一瞬間艾薩克斯竟然還有片刻的走神。

        然而托爾斯洛還未落下,就被一個寬厚的手掌抓住了劍柄,艾薩克斯驚愕地抬頭,隨即苦笑,“師父,你別攔著我啊。”

        “你的勇氣和決心值得驚嘆,孩子。”尚喜師父搖搖頭,“但已經沒用了,這些虛空之力差不多已經和你成為共生的存在,即便斷臂,它們反噬的力量也會直接要了你的命。”

        艾薩克斯差點拿不住托爾斯洛,他實在無法描述自己此時的心情,這竟然是一個驅不掉、殺不得的寄生蟲,并且還在不斷地成長,而招惹到這種麻煩的原因只是自己隨便碰了一下那個金色圓盤的殘片。

        等一下,自己這種狀況貌似和艾澤拉斯很相似?艾薩克斯的目光變得有些發直,他之前還在想艾澤拉斯是個感染了瘟疫的小女孩,卻不想所謂的斯坦索姆問題轉眼間就降臨在了自己身上。

        虛空大君的造物,有自我意識,寄生,和宿主近乎合為一體,最終目的是將宿主同化,很好,所有的條件都齊全了,艾薩克斯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外表上還是正常的左臂。

        圣光啊,我的身體里面竟然寄生了一個古神幼體……

        這是一個正常的青年白人男子的手臂,很有力量感,肌肉結實但并不是很突出,汗毛也不像一般白人男性那樣茂盛。但艾薩克斯仿佛已經看到了它變得極為粗大,并被紫黑色的角質覆蓋的樣子,末端應該還會有幾根惡心的觸須,而自己對敵時就會將這只手臂瘋狂亂甩,“我給你看個怪物!”

        想想似乎還挺有意思的。

        艾薩克斯苦笑,這特么應該也算是出師未捷身先死了吧?就這么被虛空大君盯上了。一番哀嘆之后,艾薩克斯迅速開始想對策。

        既然成了古神載體,又不甘心就這么自我了結,那么艾澤拉斯可能就不能再呆下去了,自己應該趁著還沒失控前多陪陪家人,然后離開。只求自己對這個時間線的影響足夠大,小阿爾薩斯能夠樹立正確的三觀,不至于再發生那場既定的悲劇。

        艾薩克斯有些頹然地再次坐下。離開艾澤拉斯去哪里倒成了問題,黑暗之門要到二十多年后才會再次開啟,顯然是不可能將外域當垃圾場了,難不成自己投靠一下燃燒軍團,然后把這個古神幼體種進阿古斯?

        “怎么,就這樣放棄了嗎?”尚喜師父看著瞬間陷入陰郁的艾薩克斯,淡淡地問道。

        艾薩克斯扶額,近乎呻吟地說道:“師父,你不知道,我所面臨的黑暗實在太強大了,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光明。”

        “但你現在所面臨的不是遮天蔽日的黑暗,而只是一小團在你體內任你揉捏的虛空能量。”

        愛薩克斯一愣,開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反應過度了,只是一個寄生在左臂的蟲子而已,自己竟然直接要安排后事了?有必要這么慫包嗎

        是的,古神幼體很可怕,但至少現在它無力對艾薩克斯造成任何威脅,只要自己實力的成長速度超過它,那么就可以一直保持壓制,將自己的身體作為它的囚籠。

        更有甚者,甚至可以直接將其力量化為己用,要知道現在艾薩克斯是可以通過真氣包裹簡單地操縱它的虛空能量,如果有辦法一直讓其不產生太高的自我意識的話……

        艾薩克斯陡然振奮起來,古神幼體算什么?就算是成年古神像什么克蘇恩、尤格薩隆最多也就只能打四十個腳男而已。至于其背后的虛空大君,這位存在或者說某個群體雖然號稱宇宙級反派,但他除了搞點陰謀之外有過正是出場?沒有!甚至連到底是怎樣的一種存在都無人知曉。

        無知者無畏,艾薩克斯覺著自己大可以單方面認為虛空大君已經被薩總打成了蟄伏狀態,或者說他們并不能像與之對應的七巧板納魯那樣輕易現世。既然如此,他或者他們就不算直接的威脅。

        果然站著說話才不會嫌腰疼,某人在發現斯坦索姆問題的主體是自己的時候,也幾乎沒什么猶豫地選擇了茍活……

        年輕的王子目光再次變得堅定起來,他又恢復了那種智珠在握的鎮定氣度,“我會盡可能地增強自身的力量以便將其永遠鎮壓,但是……”艾薩克斯有些遲疑地問道:“具體我該怎么做呢?”

        尚喜師父微微一笑,“孺子可教也。你很有潛能,孩子,你的潛能超乎所有人的想象,甚至超乎你自己的想象,但你依然還欠缺一些智慧的指引。“他走出大殿,看向后山,”而這種指引正是四位天神能夠給予你的最寶貴的東西。”

        天神?艾薩克斯眨巴了下眼睛,潘達利亞的四大天神雖然名為天神,但實際上和塞納留斯這樣的遠古半神差不多。半神只是階位,但這些遠古半神大部分能力都在于維持艾澤拉斯的基本秩序,實際戰力從英雄級至傳奇級別不等,這也是為什么在軍團入侵時死一大票的原因。

        當然,半神的靈魂是與艾澤拉斯同在的,因而總會保留復活的可能性。

        “天神的戰斗力或許達不到最頂尖的層次,但我們崇敬他們的原因卻并不只是尋求他們的庇護,更多的還是對他們智慧的認同,這些遠古之靈自源初便已存在,他們的見識與經驗無人能及。”尚喜看向艾薩克斯,目光深邃,“每個人的見解與看法都不相同,我不應該指引你,因為那必然會強加我自己的理念,但天神不同,他們會告訴你真正屬于你自己的‘道’。”

        艾薩克斯點頭,對此他還是非常認同的,這些守護之靈都是值得尊敬的存在。

        “就像當初熊貓人的末代皇帝少昊,他也是在尋求了天神的智慧之后才堅定了意志,戰勝了除傲慢之外的所有煞魔,完成了將潘達利亞分離的偉業并給予了所有熊貓人一個和諧穩定的生活環境。”長者的目光愈發變得灼灼起來,“現在,輪回重新開始,你所面對的境況并不比少昊好多少,我很期待你在面臨壓倒性的黑暗時,又會怎樣去點燃一盞長明燈呢?”

        “或許我也會達到少昊那種高度吧。”艾薩克斯灑脫一笑,隨即又正色起來,“所以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在這場比武大會中贏得進入天神禪院的機會,對嗎?”

        “沒錯。”尚喜師父點點頭,“雖然事態比較緊急,但為師可不會為你破例。”

        艾薩克斯哈哈一笑,“不是我吹,師父,除了陳和源之外,一眾師兄師姐當中還真沒能打得過我的。”他跳了起來,深深地舒了一口氣,“那么弟子先告退了。”

        尚喜師父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神態,“去吧去吧。”他做出一副嫌棄趕人的架勢。

        艾薩克斯離開了大殿,雖然心里還是有些惴惴不安,但至少之前陰郁的情緒已經散去了不少,整個人都變得開朗起來,他見到了等候自己的克莉絲塔薩,直接“啪”的在紅龍妹子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口,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拉起她的手一起跑動起來。

        “走,我們去找陳師兄。”

        陳正在五晨寺前指揮一眾尚喜武院的學員搭建比武大會最終比試的擂臺,在見到艾薩克斯兩人之后愉快地打了聲招呼,“早上好啊,艾,還有這位克莉絲塔薩女士。”

        由于并不想被簡稱為“克”或者“莉”,紅龍妹子要求稱呼她時必須用全名,而陳在說這個他非常不熟悉的多音節拗口名字時,發音極為怪異,顯得有些搞笑。

        “師兄,借一步說話。”艾薩克斯低聲說道,

        陳將他帶到了一個僻靜處,艾薩克斯直接開門見山,“師兄,你應該對參加比武的同門他們的招式都非常清楚吧?”

        雖然自認為萬無一失,但畢竟事關重大,能否得到天神指點對他來說有著質的區別,再加上需要面對的是一些陌生的熊貓人武僧,因而艾薩克斯并不介意走一點后門增加保險程度。

        陳的表情突然變得耐人尋味起來,“這可是作弊呀,艾,其他人可沒有來找我要你的情報。”

        “你不是一直想嘗遍天下美酒嗎?我離開的時候把你也捎上,并且洛丹倫的酒庫隨你喝。”艾薩克斯也不多廢話,直接以利誘之。

        “成交!”陳回答的那叫一個干脆利落,反倒讓艾薩克斯楞了一下,他本以為這個看似憨厚的師兄至少會推脫一下的。

        “咳咳。”陳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解,“要說我那些師弟師妹們的套路,大致也脫離不了刀槍劍戟,斧棍拳矛,錘爪弩弓的范疇……”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小鹿网络时时彩分析软件 彩票计划软件appios 好运彩快三app 南粤好彩一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时时的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新版本 山西今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曲阳同城麻将 广东福彩36选7今天开奖 福利彩票p62开奖结果 全天飞艇计划免费 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极速时时在线预测 吉林时时玩法规 2019重庆时时全天多少期 007性感美女折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