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78章 幽暗浸長空

    0178章 幽暗浸長空

        這樣充滿挑逗性的舉動并沒有在艾薩克斯內心引起絲毫的波動,他一把抓住奧妮克希亞的手掌,

        “告訴我實情,然后你的頭顱就不必掛在王城大門上了,我會給你一個女伯爵的身份,讓你能在人類社會中過上雍容的生活。”艾薩克斯提出了條件。

        “這可真是巨大的寬恕啊,仁慈的王子。”奧妮克希亞嬌媚地笑著,但語氣中的揶揄昭然若是,“你為什么不解除我的束縛,再讓那頭小紅龍幫我治療下傷口呢?”

        “你自然也知道這是絕不可能的。”艾薩克斯毫不猶豫地回絕道。開玩笑,眼前這頭黑龍可是費了老鼻子勁兒才捕獲的,這要這么放了下回再見的時候必然是帶著其兄長以及至少一半的黑龍軍團,屆時上演的就是洛丹倫的火焰了。

        “那可真是可惜。”奧妮克希亞低聲說了一句,“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最開始的問題,你是怎樣找到我的?”

        艾薩克斯指向劉浪雕像,“我們溝通了神真子的意識,他告訴我們惡霧林有著在不斷傷害它的存在。”這并不是什么隱秘的事情,直接告訴她也無妨。

        “原來如此。”奧妮克希亞繼續仿佛自言自語般地說道,一股莫名的神色出現在她的臉上。突然之前的熾熱感再次襲來,奧妮克希亞感覺自己的心臟又一次仿佛就要炸裂一般,但此時的黑龍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痛苦神色,反倒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沒有用的,”她看向再一次施法的克莉絲塔薩,“你們現在是不會真正殺死我的,而沒有死亡的威脅,任何制造痛苦的刑訊都沒有絲毫的意義,對偉大的黑龍來說這種層次的痛苦只是家常便飯。”

        但克莉絲塔薩并不信邪,“你會發現死亡反倒是最好的結局。”紅龍冷冷地說道,她虛握手掌,奧妮克希亞心臟瘋狂跳動的頻率再一次上升了一個級別,血液如同洶涌的江河一般沖刷著她的血管壁。絲絲鮮血從她的七竅中滲出,為那張本就妖艷的面孔憑添了幾分別樣的誘惑力。

        但即便身體幾近崩潰的邊緣,奧妮克希亞的微笑依然沒有變化,。艾薩克斯突然都有些佩服起她來了,黑龍公主顯然屬于那種對他人狠,對自己更狠的存在。

        “好了,親愛的。”眼看黑龍不支但沒有任何屈服的跡象,艾薩克斯只得叫停了紅龍妹子,奧妮克希亞對他的心思把握的非常精準,在她吐露出“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之前,他是絕對不會就這樣讓其死亡。

        年輕的王子再次逼近,走到了奧妮克希亞的面前,兩人的鼻尖都幾乎碰到了一起,“你篤定我們不會輕易殺死你,因而只能和你談條件,那么接下來就會是關于釋放你和你交代秘密這兩者的順序的扯皮,由于完全不存在任何信任的原因,最終還是拖不起的我們屈服。你打的就是這樣的主意,對嗎?”艾薩克斯直視著奧妮克希亞宛如星辰般的黑亮眼珠。

        “你想的可真周到。”黑龍巧笑嫣兮。

        艾薩克斯深吸一口氣,解開了腰帶上的鏈扣,取下那本完全可以當金屬板磚使的起源圣典,“但是我不喜歡這樣。”他緩緩說道。

        奧妮克希亞有些疑惑地看向那本隱隱閃爍著光華的起源圣典,內心陡然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我很不喜歡這種能力,真的,非常不喜歡,它讓我感覺我就像個傳銷組織頭目,哦,抱歉,我忘了你應該不清楚‘傳銷’到底是什么。”艾薩克斯繼續說道,他無奈地一攤手,“但現在,我似乎別無選擇。所以親愛的奧妮,蒙受圣光的感召吧。”

        當說到最后一句話時,艾薩克斯的聲音已經變得空洞而沒有任何的情感,他的雙眼中開始冒出神圣的白光。左手的起源圣典自動翻開書頁,而右手則已貼上了奧妮克希亞光潔的額頭。

        這是圣光教會牧師給信徒賜福時最常用的姿態,但沒由來地讓奧妮克希亞感受到了及巨大的威脅,“你要做什么?”她驚聲叫道。

        艾薩克斯微微歪斜了下腦袋,“別太緊張,很快的,一點都不痛。”他的手掌上開始閃耀白光,奧妮克希亞開始奮力地掙扎,但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她牢牢束縛住,使她動彈不得。

        一縷縷溫和的光芒從艾薩克斯手中傳遞而出,很快就觸及到了奧妮克希亞的靈魂,但并沒有引起其靈魂的自主防御,而是春風化雨一般地浸入。奧妮克希亞陡然感覺自己靈魂多了什么,竟然不自覺地對眼前的家伙產生了一股孺慕之情。

        這種可怕的情緒迅速被理智壓迫,但黑龍公主卻感到一陣發自內心深處的寒意,她是真的怕了,她并不畏懼死亡,但如是被強行改變意志,成為某人的坐騎和寵物……

        這決不能接受。

        “我認輸!”黑龍公主毫不猶豫地說道,但艾薩克斯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頓,又一縷白光侵入了奧妮的靈魂,黑龍公主都快哭出來了,一副梨花帶雨楚楚可憐的樣子,哪里還有原先那傲嬌的氣場。

        說慫就慫,該狂就狂,翻臉比翻書還快,難怪黑龍公主在原本的時間線中掀起那么大的風浪,這政治家的基本素養還是很優秀的。

        艾薩克斯停下了勸慰,依然是那副歪著頭很輕佻的態度,“服了?”他問道。

        奧妮克希亞看向艾薩克斯的目光已經帶著濃濃的畏懼,“我會告訴你我所知曉的一切。”

        “早這樣不就好了嘛。”艾薩克斯解除了自己的神棍狀態,重新變回那個嬉笑怒罵的年輕人,與此同時暗自捏了把汗,這是他第二次使用信仰圣印附帶的感召能力,結果就發現了這種能力的弊端,神圣感召雖然能強行改變目標的意志,但本質是確是靈魂的比拼。

        當初的炤壬只是英雄級當中中低層的實力水平,本身又只是不會說話的野獸,因而靈魂并不是算強,艾薩克斯很輕易地就感召了他。但奧妮克希亞卻不一樣,作為活了千年以上的龍族,她的靈魂強度絕不會比艾薩克斯弱,也就是說,圣騎士的感召并沒有什么成功率。

        不過終究還是成功地把黑龍公主嚇到了。

        神圣感召這種幾乎可以說是違背道德底線的技能擁有嚴格的上限,艾薩克斯心情頗為復雜,不知道是遺憾還是慶幸……

        “‘那件東西’到底是什么?”艾薩克斯收起思緒,直接問道。

        “巨龍之魂的殘片。”奧妮克希亞毫不猶豫地說道,她已經沒有了任何隱瞞的想法。

        情理之中但絕對是在意料之外的答案,艾薩克斯臉色大變,“你竟然將那東西帶到了迷蹤島上?”他記得非常清楚,當時的戰斗中巨龍之魂殘片在引爆之后是直接掉入無盡之海中的,但奧妮克希亞竟然在重傷的狀態下還把它撿了起來,這實在是利令智昏的經典案例。

        奧妮克希亞可憐兮兮地點了點頭。

        “你難道就感受不到其中的那可怕的虛空能量?”艾薩克斯扶額,那東西可是被古神甚至是虛空大君動過手腳的啊。

        “人家當時都被你搞得快死了呀,哪里有功夫注意到這些。”奧妮克希亞顯得非常委屈,“等我殺了幾只猴子之后才發現其中的那股黑暗力量侵蝕了我的身體,人家只能自己建個法陣勉強處理了一下,然后把那玩意丟了。”

        艾薩克斯已經沒有話說了,“這種東西,你竟然隨便就丟了,而且還不是丟在海里……”他終于明白神真子為什么說“黑暗的根須已經穿破甲殼”了。

        “我當時也不知道這座島是一只大烏龜啊。”奧妮克希亞弱弱地辯解道。

        “所以惡霧林生物滅絕也不是你做的。”艾薩克斯看先奧妮克希亞,而后者作為“倒霉的無辜少女”則不斷點頭,黑龍很清楚此時該給自己塑造什么形象。“那你為什么又回到惡霧林然后被我們抓到?”艾薩克斯覺得自己都快瘋了。

        “我就是發現了這只大烏龜的不對勁,所以想回去看一看,結果就剛好撞上你們了。”奧妮克希亞也顯得萬分委屈。

        艾薩克斯差點沒背過氣去,他一直認為是黑龍公主在搞事,結果這次到頭來她竟然是個打醬油的,而真正的危機甚至都沒有被發現,

        年輕的王子已經無力再感嘆什么了,而是立刻沖出了大殿,他甚至都來不及呼喊在天空盤旋的炤壬,而是直接化身為熾天使,向著惡霧林的方向飛去。

        麻煩大了,只是幾縷虛空能量,在兩顆圣光水晶以及艾薩克斯自己圣能的壓制下,尚且還能形成一個寄生在他左臂的古神幼體,那如果寄生的對象是神真子這只巨龜呢?

        艾薩克斯完全不敢想象。

        他很快就到了惡霧林,這片竹林看起來并沒有什么異樣,熊貓人武者們也還在搜尋著可能的威脅。艾薩克斯環顧四周,并沒有發現什么。

        整個惡霧林此時幾乎都被找遍了,那么那所謂的“黑暗根須”又在哪兒呢?

        年輕的王子看向竹林旁起伏的山巒,既然寄生的主體神真子,那么地形就不是應該忽略的因素,因為無論山石還是樹木都只不過是它龜背上的附著物而已。

        艾薩克斯抽出托爾斯洛,熾白的光芒從其上延展開來,他手起劍落,一大塊山巖便被切下,切口光滑如鏡。

        似乎并沒有什么異樣。

        圣騎士面不改色,揮手再次一劍,而這一劍仿佛切開了潘多拉的墨盒,山石粉碎,露出了幾乎完全變空的山體,晦暗的氣息沖天而起,幾根漆黑的能量觸手閃電般地襲向半空中的艾薩克斯。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ttg pt登录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一分赛车全天公式计划 足彩19074期欧洲陪 重庆时时后一5码2期 pk10计划软件哪个准 乐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老时时基本走势图带坐标 北京pk赛车走势图软件下载 2019五大联赛冬歇期 澳门游戏能看片的 彩票走势网首页 打三张牌的技巧 东京快彩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