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182章 新芽出枯叢

    0182章 新芽出枯叢

        “向前。”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艾薩克斯心底響起。

        這顯然是來自于古神幼體的意念,說實話艾薩克斯很失望,他原以為它會是以一個傲嬌小蘿莉的形象,依據是這只古神幼體之前不少次貌似撒嬌賣萌的舉動。畢竟遠古五位古神之一的薩拉塔斯也是以話癆御姐形象嘮叨了廣大暗影牧師一整個軍團再臨時期。

        但很不幸,這并不是一個符合宅男幻想中的“萬物皆可娘化”世界,作為虛空大君創造出來用于腐化星魂的存在,古神沒有性別,也不需要性別。

        當然嘍,如果某位對蘿莉有著不可描述愛好的雄性獲得了足以碾壓古神的力量,那么這些狡猾的存在還真的有可能用女聲把自己偽裝成可憐兮兮的小蘿莉來討取歡心。

        艾薩克斯覺著自己心真是夠大的,在憑空獲得如此加強版麒麟臂的情況下竟然還能胡思亂想這么多,如果這是自己死亡前最后的意識的話,似乎還挺搞笑的。

        但等了快半分鐘,他身體的異變也就只局限于左臂,并沒有發生古神幼體將他轉化為無面者或者直接被做成血肉軟泥當飲料喝掉。

        從始至終就只有一個冰冷的聲音,“向前。”

        依然有觸須不斷地從地下伸出,試圖攻擊艾薩克斯,而年輕的王子驚訝的發現自己依然還能調動圣能防御,無非就是暫時缺了左臂而已。

        大團的赤紅火焰砸落,驅退了這些圍攻圣騎士的黑暗,但這一次這些生命的烈焰并沒有試圖治療艾薩克斯,而是謹慎地避開了他。

        克莉絲塔薩落地,紅龍驚疑不定地看著艾薩克斯和他異化的左臂,那雙仿佛會說話的緋紅色的眼眸中帶著一絲驚慌、一絲戒備,當更多的確是濃濃的關切。

        艾薩克斯沖她擠了擠眼睛,表明自己暫時還沒什么大礙,同時舉起還能活動的右手,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

        年輕的王子看向自己左臂上那個可怖的眼睛,想了想還是不要貿然向這種存在發送精神訊息,“你是說,讓我到那個寄生體那邊去?”他直接問道。

        “沒錯。”

        艾薩克斯的大腦開始飛速轉動,他也算是經歷過不少次生死危機,但這回卻可以說是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這世上恐怕沒有被古神寄生還要悲催的事情,這明明就是泰坦星魂的待遇,偏偏降臨到他這個人類頭上,艾薩克斯不知道是表示榮幸呢還是抱怨自己的倒霉透頂。

        古神幼體的要求似乎是讓他自投羅網,但這個要求本身就很奇怪,如果想要殺死艾薩克斯的話,它完全可以直接泯滅他的意志。再結合寄生體在幼年古神突破禁制之后依然瘋狂攻擊的境況,艾薩克斯覺著事情并不是那么簡單。

        那么,不防照著去做便是。

        艾薩克斯緩步向著寄生體走去,而克莉絲塔薩也亦步亦趨地緊緊跟隨,炤壬在他們上空盤旋,神圣瑪瑙云端翔龍也意識到了主人的異狀,表現出了極其煩躁的情緒。

        年輕的王子每往前一步,都會遭到十幾根觸須的瘋狂攻擊,但這一次他完全不用出手,一層淡淡的虛空盾將他包裹起來,寄生體所有讓艾薩克斯頗為頭疼的暗影系和精神系的法術都被這層護盾悉數擋下,而實體化的觸須無論來多少都在凈化雷霆與緋紅烈焰中化作灰飛。

        沒想到身為圣騎士的自己竟然還有享受到虛空盾的一天,而且這還是來自于一名古神的保護,艾薩克斯覺得這世界實在是太奇妙了。

        很快她就走近了殘缺的寄生體,“讓你的同伙別動。”冰冷的聲音再一次在艾薩克斯心底響起。

        年輕的王子將這個意思表述給克莉絲塔薩,紅龍當然不答應。但艾薩克斯依然保持著微笑,“相信我,我有感覺它應該不會讓我輕易的死亡。”他的語氣非常淡然,仿佛是在說一次簡單的外出旅行一樣。

        克莉絲塔薩愣愣地看著他,終于還是被艾薩克斯平靜的目光軟化,“如果你有什么不測,我就加入對抗古神的最前線為你復仇。”紅龍堅定地說道。

        “不,你應該就在你母親的身邊呆著,找一個優秀的、能讓你生龍蛋的配偶,然后安穩地活下去。”艾薩克斯搖頭道,不過突然他話鋒一轉,“不過現在說這些干什么呢?就好像我一定活不下來一樣。”

        年輕地王子灑脫一笑,然后頭也不回地轉身走去。神奇的是到這種境地反而沒有觸須再來攻擊他,艾薩克斯一路暢通無阻地到達了巨型寄生體跟前。在如此近的距離下,寄生體那凹凸不平的表皮、不斷滲出紫黑色流質的傷口可以說是纖毫畢現。

        已經異化的左臂突然自動抬了起來,對準了寄生體的傷口,末端的那幾根觸須神展開,露出了一個有著細密尖牙的口器,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其中傳遞而出,寄生體的傷口在這股吸力之下陡然爆裂開來,但被吸出的卻不是那些宛如膠質的黑暗能量,而是一絲一絲的純黑色但卻仿佛帶著銀邊的絲線。

        艾薩克斯倒抽一口涼氣,這些絲線給他的感覺萬分熟悉,就是純粹的虛空。看來寄生在自己作壁上的古神幼體的意圖并不是和這個寄生體共同毀滅迷蹤島,它的目的竟然是抽取寄生體的能量,這種行為或許用一個粗魯的詞匯來形容比較合適,那就是殺豬。

        艾薩克斯迅速在腦海中構想了前因后果,那半塊巨龍之魂殘片里沉睡的其實是一個完整的原始休眠版古神,而在自己誤打誤撞將其喚醒之后,這只古神最核心的那一部分就侵入了自己的體內,但其大部分軀體依然在殘片之中,也就在這個時候,這頭古神完成了分裂。接著殘片就被奧妮克希亞帶到了迷蹤島上,留在殘片上的那一部分就完成了對神真子的寄生。

        而這也可以解釋為何這個巨型寄生體的能量會如此駁雜——它本身就不具備太多的虛空精華,就是個殘次品。

        而寄居在艾薩克斯左臂上的“它”則保留著絕大部分的虛空精華,但奈何一直處于壓迫的狀態因而發育不良,它迫切地想要汲取這個茁壯成長的分身的力量,使自己變成完全體的古神。

        而這也就說明了“它”為什么不直接泯滅艾薩克斯的意識的原因,當然不是說產生了什么類似靈長類動物那種為了交配的感情。而僅僅是因為:如果直接殺死艾薩克斯,那么克莉絲塔薩和炤壬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地毀滅并沒有太多自保能力的古神幼體,但若是保留了艾薩克斯的意識,紅龍就會因為投鼠忌器而不得不為寄生在人類王子身上的它保駕護航。

        這簡直將人心利用到了極致。

        就在艾薩克斯大腦中飛速閃過這些推測時,變故卻又發生了,從寄生體上傳來的虛空能量絲線戛然而止,大量的黑暗流質從寄生體的傷口中涌出,在艾薩克斯的面前匯聚成一個扭曲的人形,這個人形的頭部出現了一道裂口,刺耳而怪異的嘶鳴從其中傳出。

        這顯然就是寄生體意志的具現化,在分裂之后,它也產生了一定的自我意識,因而并不想被主體同化,或者說它想在同化時占據主導地位,而不是作為待宰的肥豬。

        艾薩克斯能感受到左臂中的“它”那冰冷的憤怒與狂暴,很顯然它也沒料到這種明顯的反叛行為。年輕的王子臉色突然變得非常精彩起來,這兩個本為一體的古神分身似乎完全達不成共識,彼此都想將對方吞噬,正為完全體形態。

        這非常正常,古神的字典里從來不帶有任何的溫情字眼,它們本身就是負面情緒匯集的體現,又怎么可能會將彼此當做真正的同伴呢?虛空大君往艾澤拉斯投放了五頭古神,但最終注定只會有一位古神成功地完成對星魂的侵蝕。而倒霉的薩拉塔斯更是沒過多久就直接被它的四位兄弟撕碎吞噬。

        這似乎就是破局的關鍵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特肖公式 企鹅足球 怎么看老时时后组三 球探足球指数网 最近足球赛事 疯狂捕鸟破解版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软件安卓版 游戏下载平台 幸运快三大小单双计划 3d走势图怎么看 11选5中最多的人 福彩十一开奖结果查询 幸运飞艇开奖 街机电子基盘手机版 河北麻将下载 浙江福彩12选5今天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