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214章 播種

        摔霸的面孔隱藏在紫色面罩之后,看不出什么特殊的表情,不過他的眼中隱隱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光芒在流轉,看起來并不是很認同這個結果。

        他的心情很不好,畢竟哪怕是一個普通人突然輸光全部身家也會驟然心跳爆炸,更何況這位可是在罪惡孤島掌握著這么一大片基業的大佬,他自然不會甘心將一切拱手讓出。

        他看向眼前這個依然沒有露出全部面目的“泰倫先生”,“你竟然干擾了我的心智?”他突然開口了,聲音中帶著濃濃的戒備之意。

        “唉?竟然被感覺到了?”艾薩克斯著實有點驚訝,這種類似精神誘導的小手段經常會被他用于談判之中,以便更好地達成目標。要知道年輕的王子在成為圣騎士之前可是師從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奧當了好幾年的神棍,即便是到現在某些基本技能也沒有忘記。

        一個合格的牧師想要感召信徒不僅僅需要對圣光的深刻理解,還必須具備專業的心理學知識,艾薩克斯雖然并沒有太多時間去研究高深的心理學,但他有更有效的手段,那就是直接動用精神力去影響對方的思維,比如說刺激**或是分散注意力,圣光玩弄人心起來并不一定比暗影或是虛空差,因而做到這一點并不困難。

        換種說法,這種精神誘導類似于輕微無副作用版的神圣感召,在作用于普通人或是純物理系職業者有著相當不錯的功效,比如當初讓加魯維克簽下入伙的坑爹合同。

        但這種小手段和強制信仰的神圣感召依然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因為僅僅只是對目標的精神施加了一點影響而已,對方做出的決定還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或者說他會認為是自己做出的決定,最終也只能承認事實并暗自懊惱。

        摔霸應該是第一個察覺到異樣的人,“你到做了什么?”他氣勢洶洶地問道。

        “只是你的錯覺罷了。”艾薩克斯當然不會直接承認,“好歹你也是一方黑惡勢力的大佬,用這種可笑的借口抵賴是不是實在有**份了一點?”

        “我沒有時間和你廢話!”摔霸的嚴重突然多了幾分危險的氣息,他微微伏低身子,全身的肌肉隱隱鼓起,仿佛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

        “不管你到底是誰,既然想吃掉我摔霸,就得做好崩牙的準備。”他緩緩走上前,雄壯的身體帶來了驚人的壓迫力,“我想你總不會真就只帶了一個獸人角斗士過來吧?”

        在說完這句話時,摔霸的身體卻突然僵硬了,因為他突然感受到一道極其尖銳而冷酷的殺意出現在他的身后,而伴隨著這份窒息殺意的是同樣尖銳而冷酷的匕首,匕首尖甚至已經戳破了摔霸腰間的皮膚。

        一個至少是英雄級的潛行者,不然不可能在這種室內狹小環境都能夠做到完美的潛行,一種荒謬的感覺在摔霸的心中蔓延,他實在不明白自己這點嘉業為何會被這樣的大佬盯上。

        隨身有英雄級潛行者護衛的基本都是人類諸國中最頂尖的那批人,他們基本都是不需要花太能力氣就能摁死他這個非法勢力小頭目,因而摔霸很光棍地立刻舉起雙手,一把小巧的匕首從他寬大的手掌中掉落到地上。

        “如您所愿,大人,我愿賭服輸,我所有的資產,包括這里的搏擊俱樂部、舊城區的兩間酒館以及貿易區的一間商鋪都是您的了。”

        如此干脆利落,不愧是能屈能伸的人物。艾薩克斯突然覺得有點興趣起來,這個黑拳老板的投資意識似乎還不錯,竟然知道洗白是地下勢力真正的出路。

        “這么干脆利落?難道不要求一點什么?”艾薩克斯揶揄地問道。

        “我很清楚,大人,在我這種處境沒有任何提要求的資本,唯一能夠期盼的就是你的仁慈。”摔霸很實在地說道。

        艾薩克斯突然仔細地開始觀察摔霸,這種審視的目光讓這個大漢心理隱隱有些發毛,過了許久艾薩克斯才又開口:“你是一個聰明人,而我喜歡聰明人,看得出來你很喜歡解說搏擊對抗的工作,而我能夠滿足你的愛好,你可以繼續掌管這所地下搏擊俱樂部,但必須要要向我出示一樣東西——你的忠誠。”

        摔霸何等人物,在舊城區能混出名堂的必然是慣于見風使舵的角色,因而就算冒著被身后匕首刺穿的危險,他也立刻撲通一聲單膝跪地,做出了一個標準的效忠姿勢,“我,‘摔霸’多羅斯·沙思特在此以我祖先之名立誓,我將致死效忠于您,大人。”

        “覺悟不錯。”艾薩克斯贊許道,揮了揮手示意瓦莉拉解除威脅。摔霸陡然感到身后的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但他依然不敢有絲毫的放松情緒。

        “你依然是這座地下搏擊場的管理者,我不會干涉你的工作,并且你個人依然可以保留百分之二十的收入。我的要求只有一點,那就是讓我的那個獸人奴隸在三年之后成長為最老練、最兇狠的角斗士。”

        “但是大人,您的角斗士剛剛擊敗的競技場主宰就是俱樂部當中最頂級的角斗士之一,而能夠完勝競技場主宰的只有五指之數,。”摔霸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會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限制住薩爾的元素之力。”艾薩克斯隨意地說道,他的目的是讓薩爾在短時間內成為合格的戰士并且覺醒反抗意識,那么獸人提前掌握的薩滿技能就是必須控制的因素,因為這本應該是等到他重回霜狼氏族之后才能接觸到的。

        畢竟洛丹倫是和平的人類國度,能讓一個獸人光明正大進行實戰的地方也就只有這樣的地下競技場。

        “當然,就我個人而言,一些必要的控制手段還是要做的。”艾薩克斯打了個響指,又有四個淡淡的身影浮現出來。摔霸一時間汗毛倒豎,圣光啊,這兒點地方竟然藏了五個賊,他們難道是以疊羅漢的姿態潛行的嗎?

        這其實并不算太讓人驚訝的事情,要知道艾薩克斯的地位可是王儲,無冕者自然不會讓他一個人在舊城區亂逛,雖然以王子的實力幾乎不會受到什么威脅,但基本的態度還是要做的,因而一隊精英刺客就成了艾薩克斯的貼身保鏢。

        “這四位將會是你的助手,他們不會干涉你的工作,主要負責傳遞消息和監督,你就當他們不存在好了。”

        摔霸唯有苦笑。

        從始至終艾薩克斯都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而是一直使用“泰倫先生”的化名。地下搏擊俱樂部竟然有著相當不錯的醫療體系,將傷勢不輕正在接受治療的薩爾留在那里之后,艾薩克斯優哉游哉地返回了王宮,他今天還有一位特殊的客人需要會見。

        在途經王宮側門時有了一個小插曲,艾薩克斯發現長公主卡莉亞竟然穿著普通的牧師服飾,一副正準備出門的樣子。

        陡然看到艾薩克斯的卡莉亞顯得有些驚慌,“我準備去參加一個前往北方布道的修女團,父親已經同意了。”

        這么心虛的樣子,還“父王同意了”?艾薩克斯不禁笑著搖了搖頭,他理解卡莉亞對走出宮外的渴望,也理解泰瑞納斯對這個唯一女兒的愛護之心,至于對他本人來說,他是希望卡利亞多出去走走的,畢竟當一個深宮公主沒有任何好處。

        他一點都沒有懷疑卡利亞關于參與修女團去北方布道的說法,因為他知道卡利亞已經獲得了圣光的青睞,長公主雖然有時候雖然表現的非常強勢,但她本質上還是個善良的人呢。

        “安全問題有考慮過嗎?要不我讓瓦莉拉陪你去?”艾薩克斯關切地問道。

        “不用。”卡莉亞吉非常堅定的態度拒絕了,拒絕完之后才意識到有些不妥,因而立即解釋道:”修女團里有好幾位高級牧師,足以保證我的安全,而且她們不喜歡有陌生人。”

        “那好吧。”艾薩克斯也不強求,因為他可以確定洛丹倫這段時期可以說是相當安全。不過他依然留了個心眼,護送著卡莉亞出城門與修女團匯合,并親眼目睹她們的身影消失在遠方。

        似乎沒什么問題。

        艾薩克斯回到了自己房間正對的那片花園,他和那位本是約在這里見面,但似乎對方還沒有到。

        王子環顧四周,突然發現了一個與周圍環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生物——一只通體淡紫色的渡鴉。艾薩克斯哈哈一笑,“這個躲貓貓的游戲一點都不好玩,因為你藏得是在太明顯了,艾爾希女士。”

        艾薩克斯剛一開口,渡鴉便飛了過來,在即將落地之時突然全身閃耀起朦朧的紫光,纖小的身軀開始膨脹,紫色的羽毛褪去,鳥爪和翅膀化為修長優美而又富有力量感的手足,艾爾希·星歌,這位在失落群島上算是不打不相識的暗夜精靈德魯伊站在艾薩克斯面前,銀色的眼眸中沒有什么表情波動。

        “我并沒有再和你玩游戲。”她冷冷地說道。

        “伯納德呢?”艾薩克斯問道,他對那個神神叨叨卻又始終不明說的遠古之靈印象深刻。

        “導師已經回塞納里奧議會了,不過他要求我滿足你的請求。”艾爾希伸出了手掌,向艾薩克斯展示了幾顆樹種。

        “卡多雷面包樹,我在卡利姆多篩選了大量的物種,可以確定這個最合適,生長周期短,生命力頑強,果實豐富,完全可以作為主要農作物。”

        艾薩克斯從來都沒有輕視過農業,他很清楚農業是一切產業的根本。目前的洛丹倫本質上還是個農業國家,大部分人口都是農民,因而糧食產量還算富足。但如果艾薩克斯想要推廣工業化,就必須分流處相當一部分原本從事農業的人進入工業領域,屆時糧食產量必然減少。

        畢竟魔動科技還只能應用于高端產品的制造,而艾薩克斯設想中的蒸汽時代依然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因而培育出新型高效農作物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也是為何他會向德魯伊尋求幫助的原因。

        艾薩克斯是希望艾爾希進行遺傳學實驗,不斷雜交、分離性狀獲得新型小麥品種,但德魯伊覺得這樣太麻煩了,她表示暗夜精靈從不考慮糧食問題,因為森林的饋贈足以讓他們衣食無憂。保留了大片原始叢林的卡利姆多物種必然極為豐富,從其中找出高產品種并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而“卡多雷面包樹”顯然就是艾爾希這段時間在卡利姆多的成果。

        暗夜精靈蹲下身,以一種非常細致的動作將種子埋入土壤,接著翠綠的光芒在她的手掌間流轉,最后注入了土壤下面的種子。艾薩克斯覺著這種自然之力和紅龍的生命力量很像,但似乎有些不同。

        種子很快就有了反應,在源源不斷的自然之力供給下,它開始迅速發芽、生長,并在短短幾分鐘之內長成了一株五六米高的樹木,接著迅速結果,很快人頭大小的果實就掛滿了枝頭。

        產量確實不錯,艾薩克斯摘下了一顆果實掂量了一下,發現足有一公斤重,換算下來產量至少已經超過目前洛丹倫廣泛種植的小麥不少,而在艾爾希表示這種面包樹每年能結兩次果之后,艾薩克斯更是堅定了要將其推廣的決心。

        然而就在艾薩克斯展望未來之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果實累累的卡多雷面包樹突然以極快的速度枯萎、衰敗,艾爾希還沒有反應過來,它便幾乎分崩離析,干枯的果實散落在地,四處滾動。

        氣氛陡然怪異起來,兩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看對法,又看了看地上枯萎的面包樹。

        艾爾希驚訝莫名,“在卡利姆多不是這樣的啊……”她喃喃說道。

        卡利姆多和東部王國存在一定的氣候差異,但這個差異絕對沒有達到說物種到不同大陸就無法生存這種情況,那么唯一的解釋就另有原因,卡利姆多有什么事東部王國不具備的?艾薩克斯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那兩顆世界樹。

        他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艾爾希頓時眼前一亮,“對哦,世界樹確實有促進其他植物生產并提供必要能量的功效。”但隨即她的眼神就黯淡了下來,“看來我之前的工作都白費了。”

        既然面包樹的高產完全是因為世界之樹的原因,那么它必然無法解決洛丹倫目前遇到的問題。

        白費?艾薩克斯思忖著,他倒不這么認為。年輕的王子看向暗夜精靈,一種奇特的想法突然涌上他的心頭,他以一種非常認真的口吻問道:“你覺得塞納里奧議會同意在東部王國種一棵世界樹的可能性有多大?”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赌博 找客源 游戏大厅炸金花 足球亚盘时间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 捕鱼大师113注册送5 大乐透19048开奖号码 秒速时时登陆平台 郑州沐足价格 山东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赛车pk10代理 彩票店中奖200提成多少 老弹珠台 电子游艺免费送彩金平台 天中图库3d试机分析 杭州沐足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