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225章 迷霧籠罩,阿曼尼的會面

    0225章 迷霧籠罩,阿曼尼的會面

        洛丹倫的北方邊境除了與奎爾薩拉斯接壤之外,還有相當一部分連接著著祖阿曼的叢林。那是森林巨魔的領地,自巨魔戰爭之后這些阿曼尼帝國的余孽就成了人類和精靈都頗為頭疼的問題,個體強大、生命力旺盛、壽命長,并且執著于仇恨,沒人喜歡自己的敵人是這樣的存在。

        但近幾年這個問題似乎已經不是問題了,阿曼尼巨魔在第二次戰爭中元氣大傷·,不僅熊靈納洛拉克以及貓靈哈爾拉茲身隕,就連曾經的統領祖爾金也蒙受了被俘獲的恥辱,雖然最后逃脫,但也身受重傷。

        一個失敗的領導人自然不可能再獲得巨魔們的認可,因而短暫成立的巨魔部族聯合體迅速分崩離析,阿曼尼部族再次回歸了一盤散沙的狀態——這并不奇怪,它們三千來幾乎都是這樣。

        松散的阿曼尼巨魔徹底失去了進攻的能力,只能龜縮在祖阿曼叢林為那些僅有的領地與食物大打出手,并且即便是這樣的內亂狀態,無論洛丹倫還是奎爾薩拉斯都依然將其作為心腹大患對待。

        即便基于祖安曼叢林太過復雜并且過度壓迫可能導致巨魔再度聯合的原因,使得目前還沒有直接攻陷祖阿曼的計劃,但奎爾薩拉斯至今也沒有撤銷邊境防御,遠行者軍團依然死死地駐扎在這里,至于洛丹倫則甚至將森林巨魔當成了練兵的絕佳地區,一改以往的防守為主的戰斗策略,不斷地進行小規模進攻,已經滅掉了邊遠地區好幾個小巨魔部族。

        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祖阿曼的叢林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達爾坎,這個野心勃勃的投機者,憑借英雄級法師的實力輕易地混過了遠行者的防線,來到了這片精靈的禁區。按照計劃他是來找祖爾金的,目的不外是和他進行密謀或者殺死他,兩者視具體情況而定。

        蠱惑祖爾金盲目地進攻庫爾薩拉斯,自己則作為忍辱負重的戰爭英雄抗擊他,這無疑會讓自己重獲原先的地位,當然祖爾金的頭顱是更有效更直接的憑證,如果可以輕易取得的話那當然是最好的。

        祖爾金目前能夠統帥的就只有自己的部族,因而其行蹤反倒捉摸不定起來,但這對達爾坎來說并不是什么阻礙,畢竟他是一個活了上千年、掌握了大量學識的法師,并且和那個該死的巨魔頭子有過相當一段時間的“親密接觸”。達爾坎可以肯定祖爾金就在位于叢林深處的阿曼尼神龕。

        阿曼尼神龕是曾經輝煌的阿曼尼帝國僅存的見證,那里供奉著不少巨魔先賢的靈魂,甚至還包括曾經的巨魔皇帝,達爾坎推測那里很可能已經產生了幾個洛阿神,先祖之魂轉變為信仰對象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然而尋找那個隱蔽的神龕卻耗費了不少功夫,達爾坎花了一個星期,拷問了能夠捕獲的所有巨魔,才最終有了確切的線索。在確定了大致范圍之后,精確位置的確定就只能依靠英雄級法師敏銳的感知,成為人形雷達的達爾坎充分發揮了主觀能動性,終于在耐心完全耗盡前找到了目標。

        在那座遍布青苔的古老建筑之后,即便以達爾坎的心境也不禁松了一口氣,這幫該死的巨魔,他暗自罵道。

        接下來就要萬分小心了,這座神龕必然守備森嚴,祖爾金本人顯然也并不會那么友好,要見到他可并不容易。

        然而達爾坎很快就發現了異樣,這里實在是太安靜了,他給自己加持了高階隱形術,小心翼翼地進入神龕建筑群,但走了數百米竟然連一個巨魔都沒有看到。

        這就很詭異了,達爾坎更加小心謹慎起來,最終他在一座雕像的背后發現了一個頭飾殘片,頭飾是標準的巨魔風格,但木質的頂部卻幾乎完全消失,而骨制的飾物最外層也已經徹底腐蝕,露出了光潔的內質。

        這顯然絕對不可能是自然風化而成的,達爾坎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似乎已經有什么不得了的存在到過這里了。

        但就這樣離開實在是不甘心,達爾坎猶豫了一下,便繼續向內部探索,在接近最大的那座古建筑時,他敏銳地感受到了一陣能量波動,一種他非常陌生氮非常詭異狂暴的能量波動。

        這實在是太晦氣了,竟然恰好和對方碰了個正著,達爾坎再一次給自己重新加持了高級隱身術,然后保持安全距離,遠遠地通過敞開的大門觀察內部的情況。

        這是一個纖細的背影,看起來是個女性,其背部有著一對張揚的墨藍色惡魔之翼,她雙腳懸空,一縷縷的白色近乎透明的絲線從周邊的巨魔雕像中傳出,被地面色泛著詭異的綠色能量,接著傳遞到那個女性的身體之內。

        這是在吸取這些巨魔之靈的力量?達爾坎震驚了,然后他就注意到了一個更加讓他震驚的事情,那就是這座建筑內部并不只是這個疑似惡魔的女性,在她不遠處還有一個巨魔,一個缺失了一臂、并且已經被凍成了一個冰坨子的高打巨魔。

        達爾坎覺得自己的嘴唇有點發干,他當然認識那是誰,事實上在之前有一段時間他夢中出現的都是這頭巨魔倔強而仇恨的眼神,達爾坎對之的情感非常復雜,既充滿仇恨,又希望能夠合作,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見到這種狀態的阿曼尼首領祖爾金。

        那個殘忍而冷酷的巨魔之王,就這樣走向了終結?

        達爾坎意識到自己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對方的實力超乎想象。

        在巨魔雕像徹底暗淡無光之時儀式才終于結束,法陣中央的女惡魔猛然發出了一聲尖叫,一對同樣是墨藍色漂亮犄角從她的額頭上生長而出。綠色的能量完全沒入她的體內,接著狂暴的冰霜噴涌而出,給大廳內所有的地方都鍍上了一層厚厚的寒冰外殼。

        已經具備完全惡魔特征的女人緩緩地落下,她伸出手,墨藍色的冰霜之力在她的手掌上凝聚、消散,“獲取力量的感覺……簡直如獲新生……”

        聽聲音似乎原本是個年輕漂亮的女性,只不過現在嬌柔的聲線帶起了空洞的回音。

        “很好,卡莉亞,你的天分超乎我的預料,我原本并沒有抱什么希望,但沒想到由這些低等生物的靈魂轉換成的邪能就足以讓你獲得如此的力量,你才是最適合當女王的人。”這個聲音來自一團沒有固定形態的紫黑色能量體,它似乎承載了某個存在的意識。無論是它還是卡莉亞所說的話語都被使用竊聽法術的達爾坎聽得清清楚楚。

        精靈法師再一次皺起了眉頭,因為主要對頭和人類親善的原因,他之前也了解了一下洛丹倫,因而清楚地記得其長公主的閨名也是卡莉亞,這是巧合的重名還是……

        然而他已經來不及多想了,因為卡莉亞猛然轉過身,她的皮膚呈現出不健康的慘白色,純藍色的眼睛配合精致的五官產生了一種別樣的美感,“是誰?!”

        被發現了,達爾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釋放早已經準備好的閃現術,傳送到幾十米之外,他很清楚,能夠擊殺祖爾金的存在絕對不是自己能夠輕易對付的,哪怕對方很可能只是個低下的人類。

        然而達爾坎似乎錯誤地估算了卡莉婭的釋放法距離,就在他剛結束閃現時,他的周圍卻突然亮起了墨藍色的環狀符文法陣,這些純粹由能量構成的符文能級在半秒內呈幾何倍數增長,與此同時漫天的暴風雪從上方帶著驚人的氣勢重重砸落。

        如此迅捷猛烈而又大范圍的法術轟炸,足以證明施法者是一個剛獲得巨大力量的新手。達爾坎雖然是老牌英雄法師,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采取守勢,實力相近的法師之間的對決其實和一盤爐石對戰差不多,先手相當重要。

        達爾坎的周圍也開始浮現出冰霜,但這些冰霜是純凈的冰藍色,冰塊覆蓋住法師的全身,形成堅實的寒冰屏障。同系法術之間的對抗幾乎就是單純的魔力比拼,達爾坎認為自己只需要少量的消耗就能擋住這些冰霜法術。

        釋放如此大范圍的高階法術,那個卡莉亞必然會陷入短暫的法術真空期,屆時達爾坎就會發起凌厲的反擊,告訴這個莽撞的新手在高端對決中華而不實的大范圍法術只不過是放煙花而已。

        然而事情的發展有些超乎達爾坎的預料,暴風雪砸落,與此同時寒冰符文爆炸,這些冰霜沖擊確實沒有損傷到寒冰屏障絲毫,但其中蘊含的某些特殊能量卻無孔不入地滲入,侵蝕著達爾坎的軀體和魔力。

        這是邪能,具備同化一切變為混亂的能力,這也就不奇怪為何卡莉亞能夠直接吸取巨魔之魂獲取力量。達爾坎敏銳地感受到自己的血肉與魔力都在被那些該死的邪能同化,在撐到攻擊結束之后,他立刻準備再次釋放閃現術,此時死斗已經沒有任何必要,快速脫戰才是上策。

        然而他的計劃缺再一次受挫,閃現還未用出他“”的靈魂就仿佛被重錘狠狠敲打了一下,閃現術的準備也立刻中斷。

        他中招了,直接在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法術反制。

        閃現幾乎可以說是瞬發法術,從調動精神力激發到產生。效果一般都不到半秒,能在這種極限時間完成法術反制需要極其嫻熟的技巧和豐富的經驗,顯然那個卡莉亞是做不到,出手的必然是之前被達爾坎忽略的那個暗影魂體。

        達爾坎痛苦地彎下腰,他完全沒有想到那個魂體具備決定戰局的能力,僅僅只用了一個法術就決定了戰局,其忍耐性和時機把握能力簡直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

        失去反抗能力的達爾坎無力地……雙膝跪地,墨藍色的冰晶從他的腳部開始以極快的速度蔓延,這是非常殘忍的處決方式,一旦達爾坎徹底化為冰雕,那么他下一秒鐘就會連人帶冰碎成無數碎屑。

        恐懼攥緊了達爾坎的心,但依然處于沉默狀態無法施法的他只能臉色慘白地死死盯著緩緩走來的卡利亞,眼神中滿是屈辱與憤恨,以及少量的恐懼。

        “好了,卡莉亞,即便你的轉化只進行了一小部分,但你也應該清楚納斯雷茲姆是不會直接進行無腦的殺戮的,即便是再低下的生物也必然有自己的價值。”那個黑暗魂體開口了。

        達爾坎身上的冰霜蔓延停止了,這使得他長了一口氣,但卡莉亞接下來的話卻再次讓他內心緊張起來,“我必須殺死他,他已經看到了我的秘密。”卡莉亞生硬地說道。

        “讓他保守秘密的方法有很多種,而選擇權在我們手中。”黑暗靈魂體如是說道,它突然直接出現在達爾坎面前,“現在,精靈,你準備用什么有效的消息來換取你的生命?”

        達爾坎的大腦開始高速運轉,很明顯主事者是這個意念寄托于黑暗魂體中的存在而不是那個卡莉亞。“我是達爾坎·德拉希爾,銀月議會的高階領主、伯爵爵位、英雄法師,同時還是太陽井守衛者……

        “真是尊貴的身份啊——”那個不知名的存在故意拉長了聲音,“那么尊貴的達爾坎閣下,你為何會出現在精靈死敵巨魔的領地深處呢?難道你想和巨魔們談談心?”

        達爾坎沉默不語。

        “其實我對你的事跡還是頗有耳聞的,精靈貴族達爾坎因為搶去戰功同時因為致命疏忽放走巨魔首領祖爾金而身敗名裂。”黑暗魂體繼續說道,完全不顧達爾坎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我想以你的性格必然是不會來和巨魔角斗洗刷恥辱的,那么就只剩下一種可能,尊貴的達爾坎議員似乎放棄了高傲的外殼,要和精靈的死敵做一筆交易。”

        層層分析,直指人心,達爾坎覺得自己無所遁形,在又沉默了一會兒,并充分意識到自己此時受制于人的時候,最終點了點頭,“沒錯,這確實是我最初的想法,但既然祖爾金已經死亡,那么有價值的就是他的頭顱,只要我將它帶回奎爾薩拉斯……”

        黑暗魂體猛然打斷了他,“很不錯的想法,但你想用什么交換?”

        “那你又想從我這里獲得什么?達爾坎反問道。

        “你的效忠。我們會幫助重回權利的巔峰,并賜予你足夠強大的力量,但需要你付出一定的代價,這個代價是你的家人你的種族,你過往所珍愛的一切。”

        達爾坎一愣,但他并不是蠢貨,吟哦立刻反應過來,“你們的目標竟然太陽井?”他的聲音甚至都放生了變化,“你們到底是誰?”

        “我們是誰?這可真是一個好問題,”黑暗魂體陰森地笑著,一股純粹的黑暗從它的魂體中射出,并迅速占據了達爾坎整個視界,接著精靈法師的表明就發生了劇烈的變化,由遲疑轉化為徹底的震驚。

        他看到了,看到了燃燒著熊熊邪能火焰的無盡大軍,看到了無數被征服然后痛苦死去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那個巨大的毀滅之神。

        達爾坎感到自己的身軀都開始戰栗起來,于此同時黑暗魂體的低語在他耳邊響起,“我能看穿你的內心,你狡詐、貪婪、自私、邪惡,是最適合軍團的人才,而軍團也會賜予你你所想要的一切。”

        達爾坎明白了,一瞬間他明白了自己真正追求的東西,無非就是力量與隨之而來的權利,為了這些他可以舍棄一切虛妄的東西,無論家人還是同胞,都……,,,只不過是可以隨意舍棄和犧牲的累贅。

        “成交。”他極為果決地說道:‘“說吧,我的任務到底是什么?”

        “很好,軍團無法立即賜予你力量,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帶著這個巨魔首領的尸體返回,我想擊殺他的榮譽足夠讓你重回上層階級,之后會有我們中的另一人負責聯系你,告訴你接下來的行動。”

        達爾坎點點頭,“可以告訴我你們的名諱嗎?”他最后問道。

        “我是恐懼魔王提克迪奧斯,而即將和你聯系的會是我的兄弟瓦里瑪薩斯。”

        達爾坎點點頭,作為一個長壽的精靈,他當然聽說過上古之戰以及燃燒軍團的威名,他知道自己已經墮入了庫爾薩拉斯乃至整個艾澤拉斯的對立面,這種感覺……似乎還挺不錯。

        限制移動的冰霜完全散去,達爾坎背起了祖爾金已經徹底凍得宛如鋼鐵般堅硬的尸體,全身周圍開始亮起空間法術的光芒傳送離開,這個背叛者的命運似乎并沒有什么改變,甚至他的背叛行為還因為艾薩克斯的蝴蝶效應提前了不少,并且換了一個比天災軍團更強大更邪惡的主子。

        一直旁觀的卡莉亞突然開口了,她依然保持著惡魔形態,兩條眉毛都快絞在了一起,“你為什么要算計奎爾薩拉斯?”

        “因為我承諾過會幫你成為女王,卡莉亞。”已經表露出身份的提克迪奧斯用非常溫和的語氣說道,仿佛之前那個陰森可怖的陰謀家不是他本人似的,“你的父兄實在是太有能力了,你幾乎很難正面戰勝他們,我們必須實用一點特殊手段,奎爾薩拉斯的災禍必然會獲得洛丹倫的救援,而你的機會又正是此時,完全可以借洛丹倫空虛的時間段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

        卡莉亞沉默,她選擇相信,也只有相信,因為長公主知道自己已經越陷越深,無法再與提克迪奧斯以及其背后那些邪惡存在撇開干系了。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服务员特殊服务员 加拿大五分彩技巧 500彩票网的骗局 同升娱乐官网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安卓 安徽时时结果 电子游艺怎么刷流水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预测 欧洲冠军杯夺冠次数排名 qq空间美女图片拼图 新彊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 118668香港开奖结果 大乐透3拖9十2多少钱 新时时赚钱技术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