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232章 圣光普照

        在踏入提爾之隕所在的峽谷之后,艾薩克斯敏銳地感知到了一種不適感,這股不適感來源于他的體內,準確地說是左臂。

        感受到同源的信息,它似乎有了蘇醒的跡象…………

        艾薩克斯的主要職業是圣騎士,兼修牧師神術,并且掌握了一定程度的高階戰士技巧,但少有人知道如果只根據修為標準的話,這位王子還有這著另一個頭銜:真氣大師。

        在迷蹤島的最后一役,熊貓人歷代祖師之魂在尚喜師傅的引導下合力清除了讓神真子飽受折磨的寄生體,同時將艾薩克斯的真氣修為提升到了英雄級,以幫助他壓制逐漸壯大的古神幼體。

        第一位非潘達利亞土著的真氣大師,這個頭銜并沒有讓艾薩克斯的戰力有任何實質上的提升,他甚至沒有修煉任何使用真氣的技巧,包括當初老陳承諾的旭日東升踢,原因很簡單,所有的真氣都必須用于與古神幼體的對抗,幾乎無法調動。

        就像一個國家的軍隊,必須有一部分用于維持治安以及駐守監獄。而很不幸,艾薩克斯的“囚犯”實在雇于強大,使得他不得不傾盡全力才能維持對它的禁錮。

        神奇的一點就是,不知道是因為真氣一直在消耗還是當初熊貓人祖師的加持,盡管沒怎么修煉過,艾薩克斯的真氣修為增長速度幾乎與圣能持平——這剛好能夠一直維持對古神幼體的壓制。離開迷蹤島大半年以來,他甚至都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但現在,它似乎又要蠢蠢欲動了……

        這股異樣很快就消失了,仿佛剛才只是錯覺,艾薩克斯能感受到自己身體內部那由頭部至左臂的真氣循環并沒有出現問題,古神幼體沒有絲毫的氣息泄露。

        難道是錯覺?

        艾薩克斯無法深究,因為身邊的騎士們突然都變得非常緊張起來,不少人直接做出最高警戒姿態。

        敵人,來了。

        仿佛大量節肢類生物爬行蠕動的窸窸窣窣聲音,令人頭皮發麻,陽光也突然黯淡起來,山谷的方向突然涌出一大片宛如浪潮一般的黑暗。是的,只能用“一片黑暗”來形容,艾薩克斯意識到這是由大量陰影生物組成,仿佛是純粹的虛空精華突然生長出了手腳,瘋狂地想要吞噬一切。

        “邪惡,逼近了。”塔瓦德喃喃說道。

        白銀之手騎士們感到萬分錯愕,甚至不少人下意識地停滯了行進,似乎被威懾到了。這些圣騎士無論是參加過二戰的老兵還是新近入伍的年輕人,之前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敵人。“這是什么怪物……”有人下意識地發出了疑問。

        “無論什么都無法成為我們的阻礙。”艾薩克斯沉聲回應,他加快了坐騎的速度,因而與大部隊暫時分離,清算在手,銀白色大劍的劍柄中央的銀手之輝閃爍著奪目的光芒,由極致純粹圣能構成的赤金色圣焰從其中開始燃燒,并迅速蔓延整個劍身。沒有任何遲疑,艾薩克斯借助前沖的勢頭一劍橫掃而出。

        灰燼覺醒!

        一道圣焰組成的波浪迎向了黑暗的浪潮,仿佛冰雪消融,又仿佛熱刀切入黃油塊,那些蠕行黑暗在接觸到圣焰之時就開始滋滋燃燒,幾乎是瞬間就凈化了一大片區域。

        論及驅散邪惡,恐怕沒有比本應該是灰燼使者核心的銀手之輝更有效的了,尤其是這樣大量的次級能量生物,簡直就是最好的染料。

        雖然依然有無窮無盡的蠕行黑暗從道路的盡頭涌出,但它們想要填補這陡然多出的空白也需要十幾秒的時間,這一驚人一擊毫無疑問激勵了白銀之手騎士的士氣,因而艾薩克斯也毫不遲疑地下達了命令,在經歷了不少大場面之后,他現在已經差不多有限挨著“名將”這個稱呼的邊緣了。

        年輕的王子舉起依然燃燒著赤金色圣焰的清算,“白銀之手騎士們,點燃你們的武器!”他以沉穩的聲音下令道:“密集隊形!整體推進!第一隊列準備圣盾,其余全體釋放奉獻!”

        或許單個的精英級圣職者在面對如此大量的暗影生物時會束手無策,但近千名白銀之手圣騎士匯集在一起時就會發生質變,因為彼此意志相符,奉獻之火的威力可以做到完美疊加,在第二次戰爭中那個剛建立、實力參差不齊的騎士團就能用這個方法逼退初代死亡騎士們的瘟疫,而在經歷了數年的訓練之后,這個戰術已經極為完善。

        以艾薩克斯為箭頭的沖鋒陣型近乎毫無阻礙地撕開了黑暗浪潮,無數蠕行暗影在鋪天蓋地的圣焰中化為飛灰。除卻年輕的王子之外,隊列前方還有兩團氣勢完全不輸于他甚至猶有過之的光團,但他們都主動落后了一個身位,讓艾薩克斯處于絕對的主導地位。

        身為提爾近衛的塔瓦德雖然也擁有著圣能,但這個從遠古傳承下來的圣騎士職業和白銀之手并沒有什么關系,事實上如果不是這次洛丹倫的超常規舉動,這個組織會一直隱蔽在提瑞斯法,甚至對洛丹倫覆滅都無動于衷,直至危難無法再被隱藏才不得不向外界求助。

        但烏瑟爾不一樣,自從大主教法奧逝世之后,這位光明使者便成了洛丹倫當之無愧的教會第一人,無論個人實力還是在騎士團內部的聲望與地位,理論上他都是高于艾薩克斯的,有這位上司在場,艾薩克斯直接指揮怎么都有種越俎代庖的感覺。

        但烏瑟爾顯然并不以為意,在感受到年輕王子有些尷尬的目光之后,一向威嚴的老騎士露出了一絲帶著贊許與鼓勵的微妙神情,“很出色,孩子,你是位天生的領導者。”烏瑟爾一副后繼有人的欣慰神態。

        艾薩克斯同樣點頭,得到老騎士的肯定讓他感覺很不錯。

        白銀之手的強大并不僅僅在于全員圣職者,這些信念一致的圣騎士可以將集體的力量化為一體,這一點在當初幫助艾薩克斯戰勝璀璨之辰中的意志時就有明顯的表現,因而攜帶者熊熊圣焰的突進隊伍幾乎沒有遇到什么阻礙。

        騎士團很快沖入了峽谷,因為地形變得開闊的原因,雖然依然有大量蠕行暗影以始終如一地進行不死不休的攻擊,但密度降了不少,使得白銀之手騎士們的壓力減輕,但戰斗依然持續著沒有停歇的跡象。

        “圣光在上,這些到底是什么邪惡的怪物?”再一次使用群體驅散凈化了幾個因為圣能不繼而受到虛空侵蝕的年輕騎士身上的異常狀態,王成主教海萊恩終于忍不住問道,老頭花白的眉毛幾乎擰在了一起,“圣光在上,它們的源頭似乎就在這個湖泊里!”

        “完全正確地推測,主教閣下。”艾薩克斯回應道,同時再一次地打出灰燼覺醒,將正面一大片的扇形區域清理干凈。“我們必須去解決這個麻煩,但在那之前,我們必須先確定探險者營地中是否有幸存者。”年輕的王子看向不遠處的營地,語氣突然變得有些低沉起來,“雖然希望渺茫。”

        探險者營地從外部看并沒有遭到明顯的破壞,如果不是有著同樣大量的蠕行暗影從其中涌出,就像是完好無損一樣。

        隊伍轉向,那些低等的暗影能量生物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防守意識,因而騎士團很快就完全占據了這個營地,他們確實有了不一樣的發現,不過并不是幸存者,而是幾頭更加強大的暗影生物,如果說之前遇到的還只是節肢類生物級別,那這幾頭的體型已經可以稱得上是野獸。

        但這幾頭暗影野獸并不能給騎士團造成太大的困擾,將其肅清之后探險者營地便暫時成了白銀之手駐點。

        “根據探險者協會提供的消息,這里本應該有至少十二位侏儒。”烏瑟爾皺眉道。

        “很顯然現在一個都不剩了。”塔瓦德指出,“我們之前干掉那幾個暗影野獸應該就是就是那些次級能量生物吞噬了那些可憐的侏儒的血肉而進化而來的,不用懷疑,我們面對的敵人確實有這樣可怕的能力。”

        “十幾個侏儒血肉的養料,就足以培育出領主級的暗影生物,這種能量轉換率還真是……高效啊。”艾薩克斯臉色有些古怪地說道,他看向兩位圣騎士以及主教海萊恩,“諸位,洛丹倫的安危現在就在我們手上了,如果讓這種邪惡擴散開來……”

        那唯有生靈涂炭一詞可以形容,洛丹倫將會以另一種形式覆滅,比原本還要提前好幾年。

        “我們必須找到這股邪惡的源頭,然后徹底消滅它。”烏瑟爾斬釘截鐵地說道。

        “很簡單擔又非常直觀的解決方案。”艾薩克斯帶著眾人向營地外走去,直至湖邊,原本只是毫無生氣的湖水此時呈現出一種黑中帶紫的詭異色彩。

        艾薩克斯隨手一發驅邪術將一只剛剛爬出湖水的蠕行暗影化為灰燼。“毫無疑問源頭就在水下,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絕大部分騎士都不能忍受著如此濃郁的虛空能量潛入水中,我認為接下來的任務只能由我們幾個具備英雄級戰力的高層來完成。”

        “我沒有意見。”烏瑟爾沉聲說道,他看向一旁的塔瓦德,“我想塔瓦德應該對我們面對的情況有一定了解,因而這應該也不算毫無準備,可以冒險一試。”

        “雖然我從未親身進入其中,但我的祖先一直將提爾之隕內部情況當做密辛流傳下來。”塔瓦德表示肯定。

        主教海萊恩的臉色則有點難看,“作為一名非戰斗牧師,我實在無力參與這種冒險之事,我認為我還是留在此地微妙,協助駐守的白銀之手。”

        “恐怕不行,主教閣下。”艾薩克斯非常不留情面地駁回了他的請求,“你要明白,現在無論是我們、王國人民還是圣光都需要你貢獻自己的能力。我想你也應該清楚,這種關頭是絕對不允許絲毫的退縮的。”

        海萊恩嘴唇微動,“我明白了。”他最終勉強說道。

        這座營地的防衛指揮工作交給了由烏瑟爾推薦的哈爾弗·維姆班恩上尉,這位年輕的圣騎士本是一位暴風城貴族,在第二次戰爭結束時并沒有選擇返回南方,而是留在了白銀之手騎士團。烏瑟爾認為這個年輕人有著出色的指揮天賦以及戰略目光,同時對圣光無比虔誠,足以勝任這份工作,而艾薩克斯自然也不會懷疑光明使者會看走眼。

        雖然說要強拉上海萊恩,艾薩克斯自然也不會對這個確實沒什么戰斗經驗的老牧師放任不管,一套卓越精良接近史詩品質的全身板甲毫不客氣地套在了主教的身上。雖然老牧師因為不掌握圣能并且體制相對孱弱的原因無法激發鎧甲上的銘文,但這套板甲足以發揮預期的作用……提供防護以及增重以便加速下沉。

        湖中的蠕行暗影的密集程度顯然會遠遠高于岸上,入水后直接沉入湖底顯然是三個板甲圣騎士最明智的選擇,至于水壓和窒息,短時間內對英雄級及以上的體質幾乎沒有影響。

        稍作準備,在告誡哈爾弗一定要配合友軍封鎖好此處之后,這個直接到有些草率的計劃就開始執行,艾薩克斯帶上頭盔,剛想下水,剛準備走入水中,卻突然被攔住了,烏瑟爾輕輕擺手,示意艾薩克斯退后。

        年輕的王子立刻就明白了,在不知道水下是怎樣的敵人的情況下,烏瑟爾是要以自己為先鋒,以避免他這個年輕而相對實力較低的后輩陷入無法承受的困境之中。

        艾薩克斯心中陡然升起一絲暖流,或許他從小到大都無法像阿爾薩斯那樣和烏瑟爾保持一種近乎親人的關系,但顯然在這位一生未娶的老騎士心中,兩個王子都宛如是他親子侄一般。

        全副甲胄的烏瑟爾全身浸沒于黑色的湖水中,似乎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接著水面突然有了一些波動,但并不如預想那般激烈,并且只波動了一會兒又重歸平靜。

        然而接下里,艾薩克斯仿佛見證了神跡。

        一道極致炫目的圣光突然沖破了漆黑湖水的封鎖,接著以驚人的速度宛如巨劍劈開漆黑帷幕在湖面上留下了一道寬闊的光痕,就好像一顆恒星突然出現在這邊的湖底并爆發出驚人的能量。

        圣光普照。

        艾薩克斯突然覺得圖拉楊給烏瑟爾起的稱號非常貼切,光明使者烏瑟爾幾乎可以說是信仰最虔誠的人,他對圣光的堅定信仰使得他擁有近乎無窮無盡的圣能,而這份來自圣光的恩寵在距離人類信陽棋院如此之近的情況,所能展現的能量可以說時是超乎想象。

        x  

    一码中特会员料
  • 单机麻将手游 35选7奖金是多少 申城上海麻将下载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赛车pk10免费软件 3o选5开奖结果 5123开奖现场 福彩3d试机号和开奖号中彩网 重庆时时中奖助手 炸金花在线玩 三升体育网址 江西新时时论坛 双色球2004年全年开奖 五大联赛实力 时时开奖结果同步 pk10计划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