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266章 戰略規劃

        “這可真夠難受的。”萊因哈特嘆了口氣,他的屏障上已經布滿了裂紋,幾乎就在破碎的邊緣,給人感覺仿佛輕輕一碰就會變成無數金色的碎屑,這還是他迅速后撤的結果,如果一直呆在原地很可能也會像那兩個惡魔一樣瞬間蒸發。

        這使得萊因哈特開始反思,他堂堂一個軍團長,怎么就淪落到成為這種要喊“向我開炮”的悲劇人物的呢?

        原因很簡單,高威力的裂變彈頭雖然確實可以用來殺死強大的敵人,但實際操作起來依然有很大的限制,彈頭的飛行速度即便再快也不可能達到光速,再加上高階強者一般都會具備極強的感知能力和第六感,這使得懲罰者直接擊中英雄級敵人都是件頗為困難的事情。

        所以就必須有一個人去吸引目標敵人的注意,限制他的移動,這才能讓懲罰者打出有效輸出,同時。這個吸引仇恨的人必須足夠的頭鐵能夠抗住懲罰者的濺射傷害,否則那就是大費周折的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而能滿足以上條件的整個洛丹倫都屈指可數,天罰軍團更是只有三個人能做到。

        這種危險的工作于情于理都不可能讓身為王子兼大老板的艾薩克斯去做,而鮑德里奇又在皇家軍事學院優哉游哉地當教官,所以最終還是萊因哈特扛起了這個苦差事。

        不過實事求是地說,相比同級之間打上半天才決出勝負,或者用人海戰術堆死,這種“向我開炮”反倒是最有效、損失最小,并且成功可能性最高的殺死英雄級職業者的辦法,所以萊因哈特沒有理由拒絕成為火炮制導裝置,唯一能讓他有點安慰的是在不斷承受傷害的情況下,他的圣能屏障倒是越來越結實了,不過這也意味著他能承受更多的炮擊……

        這一切戰斗都只發生在半小時之內,因而艾薩克斯說的不錯,戰場的局勢已經完全不需要希爾瓦娜斯前去了。

        “見到你們我就放心了。”艾薩克斯微笑著說道,他看向溫蕾薩,“來的很匆忙,因而沒帶什么好吃的東西,抱歉了,溫蕾薩。”

        “不不不,”溫蕾薩急忙搖頭,臉上出現了一絲紅暈,“見到你我已經很高興啦。”

        因為當初的第一次見面,她一直都對艾薩克斯保留著非常好的印象。看得出來她有很多話想說,畢竟對這個年輕的風行者來說,僅隔幾年就發現人類朋友進入了下一個年齡階段是一種非常新奇的體驗,只不過礙于此時的氛圍她不能開口。

        雖然不得不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溫蕾薩這幾天糟糕的心情終于再次明朗了起來,她直觀地覺得既然艾薩克斯來了,那么大家都安全了,就像當初在風行村一樣。

        艾薩克斯向溫蕾薩點了點頭,轉而看向里拉斯,八年不見,這個風行家唯一的男性繼承者是變化最大的那一個,他變得沉穩了很多,雖然因為傷勢初愈而臉色蒼白,但是他的眼神非常堅定,顯然銀月城的經歷并沒有打垮他,反倒磨煉了他的意志。

        “我對銀月城和奧蕾莉亞的狀況深表同情,里拉斯,我也愿意盡全力幫助你們。”艾薩克斯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大體的情況我已經從納薩諾斯那里知道了,但我必須了解更多,這不是故意引起你悲傷的回憶,我們必須找出軍團入侵的真正起因。”

        這個問題非常關鍵,艾薩克斯希望能找到這一切偏差的起始點,可以這么說,這一次奎爾薩拉斯的破滅是他對這個世界所產生的一切影響的第一次集中爆發,艾澤拉斯的歷史已經偏向了一個很難挽回的歧路,混亂之治提前開始,奎爾薩拉斯先于洛丹倫遭遇危機,然而更詭異的是,青銅龍似乎對此無動于衷。

        按照那些家伙所一直遵從的時間線不可更改的原則,早在歷史偏離軌道的起始點他們就會出現,然后用一些裝備金幣誘使一些冒險者去進行糾正。

        “達爾坎。”里拉斯說出了一個名字,“他有很大的嫌疑。”

        “他不是已經被逐出了銀月議會了嗎?”艾薩克斯問道。奎爾薩拉斯自第二次戰爭之后就閉關鎖國,連風行港都強行封閉,因而洛丹倫雖然和風行家是盟友關系,但彼此之間幾乎無法交流,而太陽井的魔力結界又使得無冕者很難滲透進去,因而艾薩克斯對精靈國度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幾乎一無所知。

        “他在四年前獨自闖入了祖阿曼的叢林,然后帶回了祖爾金的頭顱,聲稱這是他‘拼死獲得的戰利品’。”希爾瓦娜斯露出了一絲嘲諷的微笑,“”幾乎沒有人相信達爾坎會去找祖爾金拼命,但是那個頭顱確實是真實的,達爾坎利用這個頭顱加入了太陽井守衛,然后現在太陽井就成了惡魔的樂園。”

        “而且達爾坎是近二十年來太陽井守衛唯一的一次人員調動。”里拉斯補充道。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甚至都不需要證據就足以定罪。艾薩克斯本身對達爾坎這個注定的二五仔提前反水并不感到意外,但這個家伙是如何勾搭上燃燒軍團的呢?

        似乎只能從他那莫名其妙的祖阿曼之行入手了。

        天罰軍團此前一直在北方邊境與森林巨魔交手,八年的成果就是成功地把森林巨魔的數量控制在原先的三分之二,期間多次與剩余的兩個巨魔神靈鷹神埃基爾松以及龍鷹之神加亞萊交過手,因而艾薩克斯是知道祖爾金在四年前就身亡了,但是他以為是因為其傷勢過重的原因,畢竟當初這個巨魔首領可是被他狠狠削了一頓。

        然而現在卻告訴我祖爾金是被達爾坎殺死了?艾薩克斯表示并不能接受,除非達爾坎瘋了,否則他這種人是絕對不會做這種魯莽的事情的。

        艾薩克斯苦苦思索,四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彼時他剛從迷蹤島回來,開始嘗試插手洛丹倫的國事以及操心世界樹和泰坦遺跡,北方邊境則一直有一些和巨魔的小摩擦,基本都是天罰軍團主動挑事,不過并沒有發現類似于詛咒教會之類的奇怪的人……

        似乎卡莉亞當時也去過北方邊境對士兵們進行慰問,當時的代理軍團長麥特·霍納還專門向艾薩克斯報告了這件事,這其中有些疑點,但艾薩克斯迅速排除了這個可能,畢竟如果一個人連自己的親人都不能信任,他還能信任誰呢?

        然而除此之外回憶中就沒有什么特殊的事件了,艾薩克斯只能就此作罷。

        于是話題又再次回到了當下,“惡魔的行動可真是迅速啊,竟然這么快就對你們發起了進攻,不過為什么我總覺得他們的攻勢很沒有章法?”艾薩克斯有些奇怪的問道。

        這完全不是軍團的風格。

        “這些惡魔應當是追蹤我而來的。”里拉斯分析道:“然后他們遇到了埃德爾這個叛徒,從他的口中知道了姐姐組織的這次會面,接著他們就征調了附近的一批邪化精靈來對我們發起進攻,試圖瓦解奎爾薩拉斯最后的防御力量。”年輕的精靈雙目平靜。

        此時天罰軍團的戰斗已經結束,指揮這次戰斗的天罰軍官走了過來,他單手拖著一個邪化精靈的尸體。

        “長官,我們已經找到了這批邪惡精靈的首領,只不過他在第一輪炮擊中就被打死了。”軍官聳了聳肩。

        像這種撞大運般地直接擊斃敵方指揮官的事情并不算太常見,但不是沒發生過,好處是可以使得敵人第一時間崩潰,而壞處則在于無法抓到最有價值的哪個俘虜,有時候或者的敵人反倒比死的更有價值。

        希爾瓦娜斯看著這個邪化精靈死尸的青灰色臉龐,“這是索斯格林,一個住在附近的男爵,這些邪化精靈應該都是他的私兵。”

        這個情況從側面證實了里拉斯推論的正確性。

        “做得很好,奧爾巴茲,這是非常精彩的一戰。”艾薩克斯對軍官稱贊道。

        奧爾巴茲面甲下露出了笑容,受到王子的稱贊無疑是件很榮幸的事情,“這一切都是您的英明指引。”他適當地拍了一句馬屁。

        也就是說襲擊者除了三個英雄級惡魔之外基本可以被定性為烏合之眾,然而即便是這樣的敵人希爾瓦娜斯的游俠也差點全滅。艾薩克斯覺著這不僅暴露出純游俠部隊的局限性,同時也反應了希爾瓦娜斯本身的問題。

        雖然不知道希爾瓦娜斯為何會帶著幾百個部下出現在這個永歌森林中部的地方,或許是巡邏、或許是在趕往駐地,但不管怎樣,只帶游俠而不帶施法者和奧術構造體都顯得有些失職。至于他們找到里拉斯時并得知銀月城的狀況時,最應該做的則是迅速返回戴索姆要塞,而不是就近找個隱蔽的地方駐扎營地,

        或許希爾瓦娜斯有特別的理由,比如里拉斯需要緊急救治,或者她認為這個隱蔽的駐扎營地不會被發現,或許她希望能就近觀察一下惡魔的動向,但這些理由都不夠充分,并不能掩蓋希爾瓦娜斯沒有做出最優決策的事實。

        這位漂亮高冷的游俠將軍目前雖然是一個合格的合格的指揮官,但沒經歷過那場人生劇變,她似乎在大局觀上有些欠缺,而這種情況也普遍出現在所有的高等精靈身上,這也是為何在原本的時間線中,高等精靈的軍隊會在天災面前會如此的不堪一擊。

        當然,艾薩克斯是不會愚蠢到把這些話當面說出來的。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pk10走势图下载安装 开心彩票注册送50元 天龙国际娱乐网址 重庆时时五星全天计划 通比牛牛几个赢家 pk10不倍投技巧方法 经网黑龙江时时 爱配资官网 快三大小单双公式 重庆时时彩怎么算大小 男色娱乐的博客 新潮娱乐时时彩 时时彩规律口诀 押大小单双的好方法 黄金屋软件彩票 博众时时彩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