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268章 援軍

        歷史證明,在面對燃燒軍團入侵時,任何想要快速結束戰斗的想法都是錯誤并且致命的,在那個時空的艾澤拉斯,無論是上古之戰還是第三次戰爭,這個世界的抵抗者都是在喪失大面積領土的情況下才抗爭成功,而反面例子則是破碎海灘之戰,聯盟和部落意圖畢其功于一役,結果直接的代價就是又失去了一位國王。

        雖然燃燒軍團最終會被一群莫名其妙的冒險者直接莫名其妙地端了老窩,但這并不代表他們不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事實上軍團一直都是艾澤拉斯最直觀也是最可怕的威脅。相比之下古神都只是無足輕重的寄生蟲而已。

        “所以我認為即便惡魔沒有發動進攻,我們也不能抱有將它們完全阻截的想法,我們必須保證足夠的戰略縱深,因而整個永歌森林都必須作為戰場看待。”艾薩克斯對著幾位游俠領主說道,他們此時正聚集在還算完好的木屋中,商討目前的情況。“當然這只是我的建議,具體決策還是在于你們。”

        游俠們互相對視了一眼,說是“建議”,但他們都知道艾薩克斯所說的實際上就是人類的立場,對于洛丹倫來說只要保證戰事不會擴散到自己的領土即可,至于精靈王國的土地在這場戰爭中會遭受怎樣的荼毒則無關緊要,至多也只會口頭上表示遺憾。

        但就算知道這些又如何?在銀月城淪陷、高等精靈最核心的力量近乎全滅的情況下,他們又何來底氣向聯盟說不呢?精靈需要人類的援助,而數以萬計的精靈難民還需要聯盟的收容,這就是現實,奎多雷已經沒有再維持高傲的資本了。

        “難道一箭不放就放棄我們生存了數千年的土地?”游俠領主當中霍克斯比爾的涵養氣度要差一點,他直接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滿,“我無法接受。”

        “不做抵抗是不至于的,我們可以布設陷阱、埋伏奇兵,在讓出陣地的同時盡可能地對燃燒軍團進行殺傷。”艾薩克斯轉身看向身后的奎爾薩拉斯地圖,“整個精靈王國沒的中心地帶有地方是能夠進行固守的,在這里任何守軍最終都會陷入被包圍的境地,這就是我為什么極力主張以戴索姆和風行港作為主要陣地的原因。”

        “因為這兩個地方是奎爾薩拉斯目前主要的出口。”哈杜倫顯然已經看明白了。

        “是的,薩拉斯小徑是斯通向洛丹倫的唯一路徑,而風行港則是奎爾薩拉斯主要港口之一,守住了它們就意味著我們完全不用擔心補給線,同時這兩個地區也不會同時遭到多面進攻,也就是說防守壓力相對較小,并且兩個地方之間的距離也相對較近,可以很方便地互相支援。”

        “同時這兩個地方也會成為難民們的逃生之路。”洛瑟瑪·塞隆補充道,他一直都是最冷靜的那一個,喜怒不形于色。

        “沒錯,所以我認為你們現在做的就是去勸說平民們盡快撤離,我們并不知道燃燒軍團還會龜縮多長時間,而如果等到他們發起進攻時那一切都晚了。”

        “這并不是一個輕松的任務。”哈杜倫皺起了眉頭,“而且游俠說的話遠沒有魔法師說的管用。”

        艾薩克斯剛想開口說出解決方案,卻突然意識到這種話似乎不應該由他這個盟友來說,因而氣氛突然有些尷尬了,突然一旁一直沉默的希爾瓦娜斯開口了,女精靈的聲音分外清冷,“你們應當做的是盡可能疏散更多的平民,而不是想著去解救所有人。”

        意思是那些不愿意走的就讓他們按自己的意愿留下來,能這么說說明希爾瓦娜斯還是看得清局勢的。自艾薩克斯明確表示不會去救奧蕾莉亞之后,她就再沒主動和他說過一句話,即便此時也沒看他哪怕一眼。

        “我……明白了,我立刻回去出動遠行者軍團。”哈杜倫覺得嗓子有些干澀,既然長官希爾瓦娜斯都發話了,那么他們唯有遵從。

        在游俠們都執行命令之后,就只剩下艾薩克斯和希爾瓦娜斯,“我知道你狠難過的,但是……”艾薩克斯試圖找些話題。

        “說正事,聯盟指揮官大人。”希爾瓦娜斯回應道,語調中不帶任何的感情。

        艾薩克斯一噎,“我希望你的游俠能繼續保持偵查,另外,我下一步將會帶我的人去風行港構筑防線,這需要你的幫助,畢竟你現在是風行家的主人……”

        他停下了話語,因為突然感到這個房間的溫度都仿佛低了幾度,希爾瓦娜斯現在是風行家主的原因就是奧蕾莉亞生死未知,他提這個這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就叢林方面的偵查來說,游俠們還是非常出色的,這也是希爾瓦娜斯會在這片林中空地扎營的底氣所在,只不過再好的偵查也不可能發現內在的叛徒。

        風行港一如既往,只不過熱鬧程度比八年前低了好幾個級別,畢竟在奎爾薩拉斯自我封閉之后,這里的產業就只剩下了捕魚,不過有一點倒是沒變,它的守備力量和八年前是同一級別的——幾乎沒有,然而這一次它面臨的敵人要比巨魔強大的多。

        重回風行港讓艾薩克斯有了一種親切的感覺,當初他就是在這里遇到了瓦莉拉。在居民們初見浮空船的驚恐被希爾瓦娜斯安撫之后,天罰軍團的士兵們就開始在港口周圍修建防御工事,而兩臺懲罰者則部署在兩側,成為固定的炮臺。

        時間一晃就是三天,這三天艾薩克斯通過休伯利安號上的通訊器時刻與王城保持聯系,甚至還旁聽了第二次聯盟峰會,在得知新的災難即將降臨之后,鐵爐堡和暴風城均表示會派出大量的援兵,只不過因為隔著海峽的原因,他們的支援會晚一點;蠻錘矮人不用說,弗斯塔德已經帶著大票的獅鷲騎士在前來支援的路上了:索拉斯和泰瑞納斯借此機會握手言和,這代表洛丹倫和激流堡恢復了外交關系,雙方一致認為是普瑞斯托這個罪人破壞了兩個王國之間的感情。

        唯獨南吉爾尼斯王國例外,格雷邁恩甚至都沒有來參加這次峰會,這確實很符合這位國王剛直的風格,不過南吉爾尼斯拒絕出兵就意味著克羅雷家族執政的北吉爾尼斯共和國也無法派出多少軍隊,雙方必須彼此牽制。

        艾薩克斯對此沒有什么看法,也不至于后悔插手了吉爾尼斯的事務,事實上在集體狼人化之前,哪怕是完整的吉爾尼斯也不怎么夠看,這場對抗燃燒軍團的戰斗主力只會是洛丹倫,艾薩克斯非常清楚這一點。

        加里瑟斯的北方軍團已經從薩拉斯小徑進入了精靈王國,考慮再三之后,艾薩克斯命令他在戴索姆要塞附近構建防線協助防守,畢竟那個精靈要塞應該是容不下一整支人類軍團的,而加里瑟斯本人又一向和精靈不對路。

        此時風行港已經陸陸續續地聚集了不少被游俠部隊組織撤出的精靈平民,他們對目前的狀況已經有了一些認識,因而人心惶惶,銀月城那邊依然沒有什么動靜,除了永歌森林里的游蕩惡魔數量多了一些,并沒有什么其他敵人的消息。

        這三天希爾瓦娜斯似乎將內心所有的仇恨都發卸在了這些游蕩惡魔上,她一天至少外出兩次,每一次回來都會帶著至少兩樣東西:惡魔的頭顱以及傷痕,因為有艾薩克斯這個無副作用的超級奶媽,希爾瓦娜斯幾乎是無所顧忌地在戰斗,雖然她在不斷地熟悉惡魔的能力,每次回歸時身體上的傷痕卻越來越多。

        而讓艾薩克斯治療時她都是一言不發地來一言不發地走,完全把圣騎士當做一個光明之泉或者自動治療機器人。

        終于在希爾瓦娜斯強行以半身燒傷的代價擊殺了一個英雄級的末日守衛之后,艾薩克斯忍不住了,光是這次的治療就耗費了他大半的圣能,雖然高階圣騎士的圣能不值錢很快就能恢復,他依然覺得自己應當說什么。

        “聽著,希爾瓦娜斯。”雖然這種治療過程中很容易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但艾薩克斯根本沒心思去欣賞,“再這樣下去你終究會受到讓你無法撐著回來的傷勢的,復仇是一道放久了味道才更好的菜,在此之前你必須壓抑它,保護好你自己。”

        “又怎么了?”希爾瓦娜斯平靜地看著艾薩克斯,“我單人出動,不帶任何副手,也不擾亂你的一切安排,這難道又妨礙你了嗎?”

        “我只是想說你的生命要比這些惡魔珍貴的多,如果你一旦出什么事,里拉斯、溫蕾薩還有我都會很傷心的。”

        “得了吧,你以什么身份說這種話?”

        “我是你的朋友。”艾薩克斯說道。

        “那么我的姐姐奧蕾莉亞是不是你的朋友?”希爾瓦娜斯反問道,眼中散發著冷冷的光。

        艾薩克斯沉默,一副無可奈何的神色。

        “呵呵,我已經看清楚你了,人類,你是一個無情的人,你的一切行為都是出于利益而不會牽扯到感情,如果我在殺死了數頭英雄級的惡魔之后死去,想必你也只是覺得這是一樁劃算的買賣,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上位者’的心理吧。”希爾瓦娜斯整理好自己剛才因為治療而有些散亂的衣裝,“處理好你自己的職責吧,你這幾天修建的工事可擋不住惡魔的大軍的。”

        沒有感情?只顧利益?艾薩克斯沒想到這種詞竟然會被用來形容自己,他苦笑了兩聲,“我很理解你現在的感受,希爾瓦娜斯,我知道親人受到致命威脅的感覺非常糟糕,因為我本人在過往的十多年中一直在遭受這種煎熬……”

        x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棋牌游戏送现金20元 足球在线直播观看 公式算单双 麻将二八杠生死门口诀 彩虹计划gbc 杀二码组合 五湖四海历史开奖记录 吉林快三技巧规律 快三大小单双有概率 体育直播 如何代理棋牌 pk10官网下载 pk10走势图走势分析技巧 快速时时开奖网址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