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18章 歡迎來到艾澤拉斯!

    0318章 歡迎來到艾澤拉斯!

        奎爾薩拉斯,陽帆港附近的一座高地上,一個銀發精靈法師注視著平靜的海面。作為艾澤拉斯聯軍為數不多的高階戰力,克拉蘇斯并沒有參與奎爾丹納斯登陸戰,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

        紅龍法師瞇起了眼睛,他已經能感受到那股精神波動,而隨著精神聯系愈發地增強,他的心情也愈發無法遏制地雀躍起來,他的摯愛即將到來。

        很快,天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黑點,那是一頭又一頭的巨龍,他們成群結隊,數量已經達到了上百頭,即便是巨龍之日也不曾有這等盛況,上一次如此大量的巨龍集結還要追溯到上古之戰時期。

        這些巨龍有兩種顏色,紅龍與綠龍涇渭分明,而為首的那兩頭則格外醒目,她們有著遠比同類龐大的身形,但卻并不因此顯臃腫,反而有一種勻稱而優雅之感,顯然那就是阿萊克絲塔薩和伊瑟拉,生命的縛誓者和夢境的掌控者,紅龍女王與綠龍女王。

        奎爾薩拉斯之戰的最后一個參戰種族終于到了,在巨龍之日之后,守護巨龍重新奪回了力量,雖然此時只有兩位守護巨龍出場,但這是萬年來守護巨龍們首次親自出動履行對這個世界的責任。

        紅龍法師的身體也開始膨脹,數秒之后恢復了自己原本的面目,克萊奧斯特拉茲發出長吟,拍打著翅膀向他的族人飛去……

        ……

        太陽之井高地,就在艾薩克斯陷入和瑪諾洛斯的苦戰之時,心急如焚的希爾瓦娜斯已經脫離了聯軍部隊,自開戰以來一直默默跟在她身邊的納薩諾斯試圖說服她冷靜,而希爾瓦娜斯的回應則是:“不要讓我討厭你,納薩諾斯。”

        這句話對納薩諾斯的殺傷力非常大,人類游俠轉而要求和希爾瓦娜斯一同進行這個危險的行動,不過又受到了無情的拒絕,“你的實力太弱了。”希爾瓦娜斯直接說道,看都不看納薩諾斯一眼,她對這個人類原本就只有欣賞之情,而現在她全部的身心都寄托在姐姐的安危之上,因而對納薩諾斯的態度自然有些不耐煩。

        納薩諾斯黯然神傷,而希爾瓦娜斯則義無反顧地離開了,之前被艾薩克斯囑托的源立刻就跟了上去,兩人都有著不俗的潛行與偽裝能力,再加上此時整個太陽井高地都處于混亂的狀態,因而他們的潛入并沒有受到什么阻礙。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奧蕾莉亞的蹤跡,事實上風行者根本就沒有試圖掩蓋自己的氣息,希爾瓦娜斯隔著很遠就能感覺到虛空能量的殘留,在接受圣光成為光鑄精靈之后,她就對這種氣息非常敏感。

        “她應該是直接往太陽井的方向去了。”希爾瓦娜斯輕聲自言自語道,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姐姐性格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奧蕾莉亞變得更為偏激、更為冷酷,甚至還有些瘋狂,這到底是因為對惡魔的仇恨還是虛空之力的影響?

        “我們還要繼續追蹤下去嗎?”源沉聲問道。

        “當然,奧蕾莉亞一定需要我們的幫助。”希爾瓦娜斯立即說道,但她片刻又反應過來熊貓人是沒有任何義務陪他一起進行這樣的危險行動,“我很抱歉,源大師,但是……”

        “家人是熊貓人最看重的三樣東西之一,我能夠理解,我會和你一同前往,因為我答應艾會配合你的行動。”源平靜地說道:“并且我也可以理解你姐姐的做法,那口井給我的感覺非常奇特,它似乎已經快到了爆發的邊緣。”

        在能量感知方面的能力,似乎身為熊貓人武僧的源要比希爾瓦娜斯還要強上一些。

        希爾瓦娜斯也能感受到艾薩克斯對她們姐妹的特別的關心,這種關心超乎友情,但卻達不到愛情的層次,不過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了熊貓人的后半句話,“太陽井的能量反應已經快達到了巔峰?”游俠色變。

        根據背叛者達爾坎臨死前提供的消息,燃燒軍團正在利用混亂之井本身召喚污染者阿克蒙德,也就是說……

        他們就快成功了。

        希爾瓦娜斯突然有些理解奧蕾莉亞為什么不等聯軍大部隊就獨自行動了,此時艾薩克斯他們還被阻礙在高地前部的幻日廣場,根本無法對混亂之井產生干擾,也就是說,此時似乎能夠挽救艾澤拉斯的就只有他們這幾個人了。

        “我們沒有時間了!”

        源和希爾瓦娜斯加速向混亂之井前進,沿途幾乎沒有遭遇守衛者,顯然奧蕾莉亞已經將他們幾乎清理干凈了,太陽神殿越來越近,就在到達神殿之前的最后一個高臺,他們終于遭遇了敵人。

        希爾瓦娜斯和源只感覺眼前突然一黑,接著就像完全失去了視力一般,他們立刻做出了警戒姿態,但并沒有遭受任何襲擊,過來一會兒才有一個陰森的聲音在他們的耳邊響起。

        “又來了新客人?歡迎來到夜之領域!我,黑夜主宰孟菲斯托斯將會讓你們感受到真正的恐怖!”

        神圣的力量灌注入薩斯多拉,這把神器長弓的尖端開始出現明亮的光芒,希爾瓦娜斯將它舉起進行照明,但只能照亮身邊兩米左右的范圍,更遠的地方則依然是一片黑暗。

        源神情淡漠,并沒有什么驚慌的表情,而希爾瓦娜斯則注意到了孟菲斯托斯用了“又”這個詞匯,她猛然一驚,也就是說奧蕾莉亞也在此處?

        就在兩人都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剛才還信心滿滿發布戰時宣言的孟菲斯托斯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夜之領域迅速退散,視界再一次變得明朗起來。‘

        在高臺的一角,一頭恐懼魔王正在狼狽地閃避攻擊,他的翅膀和盔甲都是藍黑色的,顯然就是所謂的“夜之主宰”孟菲斯托斯,而那個使用一把斷劍發起迅猛攻擊的纖細身影不是奧蕾莉亞還是誰?

        “怎么可能?你竟然能找到我的準確位置?”孟菲斯托斯氣急敗壞地叫嚷道。

        “你的廢話太多了。”奧蕾莉亞冷冷地說道,斷劍奎爾德拉呈現純粹的深邃暗黑,顯然已經凝聚了非常純粹的虛空之力。孟菲斯托斯在納斯雷茲姆當中的戰力應當是排的上號的,至少是史詩級別的評價,但在奧蕾莉亞的壓制下竟然顯得無比狼狽。

        顯然奧蕾莉亞從虛空中汲取的力量要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姐姐!”希爾瓦拉斯欣喜地呼喊道,與此同時她也立刻發起攻擊,三根光鑄箭矢飛射而出,封鎖住了恐懼魔王的退路。姐妹倆似乎是有著非同尋常的心靈感應,即便是倉促出手也能形成非常默契的配合。、

        相較于虛空之刃,孟菲斯托斯認為光鑄箭矢的傷害應該會低一些,因而他硬生生地承受了希爾瓦娜斯的攻擊,但隨即恐懼魔王就發現自己錯了,他的身上多出了三個焦黑的孔洞,顯然光鑄精靈對惡魔的克制超乎他的想象。

        “該死!”孟菲斯托斯意識到自己是擋不住這兩個精靈的,他猛然爆發出強大的混雜著邪能與暗影的沖擊波,迫使奧蕾莉亞后退,接著他的身軀猛然化為蝙蝠群四散奔逃,這似乎是恐懼魔王通用的逃命手段。

        “我可不會為你賣命!提克迪奧斯!”

        一直蓄勢待發的源動手了,神龍之劍出鞘,僅揮出兩次斬擊,翠綠色的刀芒就消滅了近半的蝙蝠,迫使剩余的蝙蝠在數十米之外重新凝聚出了孟菲斯托斯的身形,恐懼魔王此時顯得非常狼狽,而就在他顯形的一剎那,希爾瓦娜斯松開了薩斯多拉的弓弦,蓄勢已久的光鑄箭矢帶著極大的動能向著恐懼魔王射去。

        光鑄箭矢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甚至讓人忽視了它另一側那根漆黑的能量箭,奧蕾莉亞同樣釋放了致命一擊,在把薩斯多拉交給妹妹之后,她就一直在使用一把精英游俠制式長弓,不過這對她的實力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

        兩根箭矢幾乎是同時命中孟菲斯托斯,圣光與虛空碰撞,湮滅反應發生,孟菲斯托斯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我還會回來的”不甘怒吼,接著就身軀崩碎,靈魂回歸扭曲虛空。

        解決了這個強敵,奧蕾莉亞看向希爾瓦娜斯,女精靈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和感動,但她很快就壓制了自己的情感,“惡魔的召喚還在繼續,我們必須阻止他們!”

        希爾瓦娜斯用力點了點頭。

        孟菲斯托斯似乎就是太陽神殿之前的最后阻礙,之后她們只遭遇了幾頭末日守衛,在解決了這些并不強大的對手之后,兩位風行者和源終于站在了太陽神殿之前,透過那淡紫色的絲綢帷幕,他們能夠看到神殿中已經變成純粹慘綠色的太陽井,以及一個手持赤紅色權杖的巨大恐懼魔王。

        “真是一群無畏的勇士。”提克迪奧斯悠悠地說道,這個一手策劃了奎爾薩拉斯入侵的納斯雷茲姆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但你們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偉大的毀滅之主啊,請聽從您仆人的召喚!”

        他的話音剛落,混亂之井的井水就開始沸騰,空氣中的邪能濃度陡然上升了數個級別,希爾瓦娜斯立即就想沖上去,但被奧蕾莉亞阻止了,虛空精靈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太遲了……”

        一只巨大的青藍色手掌扒在了混亂之井的邊緣,接著同樣是青藍色的、有著觸須胡須的頭顱出現,慘綠色的井水從他強壯的身軀滑落,他的雙眼宛如明燈,散發著毀滅的光芒。

        污染者,終于降臨了。

        阿克蒙德觀察著四周,他似乎并在以奧蕾莉亞這幾個小蟲子的存在,光憑氣勢他就足以碾壓全場,身為燃燒軍團除薩格拉斯的最強戰力,他在各方面都是真正意義上的半神級別。

        此時的污染者只有上半身浮出,他看著提克迪奧斯,“很不錯,我忠心的仆從。”他贊許道。

        “為您效勞是我的榮幸。”提克迪奧斯卑躬屈膝地說道:“現在請讓我為您解除最后的桎梏。”

        即便以混亂之井作為載體也無法徹底容納阿克蒙德強大的身軀,因而需要再進一步地擴充這道臨時傳送門的容量,而整個艾澤拉斯只有一件物品能夠做到這一點,那就是現在提克迪奧斯手中的薩格拉斯權杖,這也是提克迪奧斯不惜犧牲卡莉亞這個高價值棋子也一定要獲得這把神器的原因。

        恐懼魔王將薩格拉斯權杖指向混亂之井,晦澀的惡魔語咒語從他的口中傳出,權杖開始散發出愈來愈明亮的光芒,很快就達到了頂峰,接著就放射出一道赤紅色的能量射線,目標正是混亂之井。

        然而這道能量射線在阿克蒙德的面前突然停住了,接著突然猛地炸開成絢爛的煙火,在能量爆裂產生的火光之中,兩排字慢慢浮現,即便是在神殿之外的希爾瓦娜斯也能看清楚其中的內容。

        “歡迎來到艾澤拉斯!”

        這是一句熱情洋溢的問候語,表現了主人格外的強烈的歡迎與喜慶之感,因為這句話還是用雙語寫成的,通用語和惡魔語,制作這把權杖的人非常貼心地考慮到看到這行字的人的文化水平。

        整個太陽神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前的肅殺與毀滅之感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致命的尷尬。而奧蕾莉亞一行人的絕望也就此打住。

        簡直就像是一處荒誕的喜劇。

        提克迪奧斯,這個一向成竹在胸的陰謀家此時表情也已經凝固了,阿克蒙德碩大的眼睛注視著他,污染者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任何理智的人都能從他身上感受到那種愈燃愈烈、很快就足以毀滅一切的怒火。

        “我需要一個解釋,提克迪奧斯。”阿克蒙德此時的聲音宛如喪鐘。

        提克迪奧斯以驚人的速度迅速匍匐在地,“請原諒我的失誤,大人,我受倒了蒙騙,我們當中出現了一個背叛者!”

        放低姿態、認錯、甩鍋,一氣呵成。

        “那么,你到底是從哪個蠢貨手中拿到這把玩具的?”阿克蒙德冷冷地問道,宏大的聲音在神殿中回響。

        “巴扎納爾。”提克迪奧斯毫不遲疑地說道。

        “不!你不能!……大人!”此時太陽神殿中海油不少其他的納斯雷茲姆,巴扎納爾就在其中,他本能地感覺到不妙,驚慌地想要解釋什么,卻陡然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身軀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緩緩提至半空中。

        阿克蒙德甚至都沒有看他一眼,污染者只是對他做了個握拳的動作,巴扎納爾的身軀就開始急速奔潰,他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短促的慘嚎就被湮滅。

        其他恐懼魔王噤若寒蟬,他們已經感受不到巴扎納爾的靈魂印記,也就是說他已經徹底地死亡。如果是欺詐者基爾加丹在此他會查明其中的緣由,但阿克蒙德卻不屑與此,他懲治手下的手段和對付敵人的一樣冷酷無情。

        “我想你應該有辦法解決現在這種情況的,是嗎?”污染者看著提克迪奧斯問道。

        “當然,大人。”提克迪奧斯信心滿滿地說道,當然也可以說他是做出信心滿滿的姿態。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esport电竞比分网 东莞小姐那里找 一期不中二期必中的计划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结果 时时走势图技巧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一 英超积分榜最新排名 最新时时送金 喜乐彩一等奖多少钱 辽宁福彩35选7新彩网走势图 龙王捕鱼攻略 篮彩竞彩网 快彩助手app 三张扑克牌游戏如何下载 3d开机试机号今天100期 广东闲来麻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