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22章 父親

        卡莉亞獨自走過空無一人的回廊,高跟鞋與光滑的石板地面觸碰發出清脆的聲響,這種新式的女鞋最初是在那套據說是由某位王子親自設計的神官服中出現,接著就在幾個月內迅速風靡了整個貴族圈,成為貴婦名媛們追求的新時尚。

        長公主此時身穿一身優雅的白色長裙,裙邊與袖口有著淡金色的花紋,這種得體的衣裝為少女的美麗增添了不一樣的味道,淡淡的妝容以及恰到好處的首飾更是加強了這種感覺。卡莉亞神情姿態都有了非常大的變化,雖然依然還是二十歲出頭的少女,但卻突然具備了三十歲的成熟風姿。

        她已經不太像一個年輕的公主了,越來越具備她父親那種上位者的氣度,感覺更像是一個……女王。

        卡莉亞轉進了一個隱秘的房間,在這個房間中有一位面容妖嬈的貴婦在等待著她,然而無論是容貌還是氣度,她都要比長公主差一個檔次。在看到卡莉亞后,貴婦恭敬地低下了頭。

        “法琳娜,一切都準備的如何了?”卡莉亞問道。

        “一切都在按您的計劃進行。”伯爵夫人法琳娜、王城最著名的黑寡婦非常恭順地回答道:“當您完成那件‘偉業’、帶上王冠之時,馬維恩侍衛長會立刻帶人封鎖王宮,然后之前偽造的先王遺囑會立刻被宣讀,接著我們這些您最忠誠的屬下將迅速接管洛丹倫的重要部門,您的統治會被迅速穩固……”

        “很好。”卡莉亞微微點了點頭,這一系列計劃的關鍵就在于她要做的那件“偉業”,但卡莉亞此時卻似乎沒有任何猶豫或遲疑的神色,她仿佛已經覺得整個洛丹倫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長公主又吩咐了一些事情,接著才離開,在卡莉亞的身影消失之后,法琳娜明顯有松了一口氣的動作,在這場秘密會見中她遭受了極大的心理壓力,而這個壓力的主要來源并不是長公主。

        女伯爵身后的壁爐突然滑動開了,露出了一條密道,一個須發皆白的老紳士從其中走了出來,他顯然旁聽了之前的所有的對話。

        “你的表演很不錯,伯爵夫人。”他說。

        “這是我應該做的,公爵大人。”法琳娜露出一絲勉強的笑容。

        其拉姆·拉文霍德公爵,洛丹倫皇家特工組織“無冕者”的領袖,負責一切隱秘事務。他是整個洛丹倫陰暗面的掌控者,國王泰瑞納斯的影子,其本身的存在就是極高的機密,即便是艾薩克斯也只是幾年前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在這位拉文霍德公爵面前,暴風城軍情七處的馬迪亞斯·肖爾都只能算是孫子輩的。

        老公爵的目光透過單片眼鏡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法琳娜,這使得伯爵夫人愈發地惴惴不安起來,“我們難道還要繼續配合長公主殿下進行這場……‘游戲’嗎?”她小心翼翼地問道。

        “是的。”拉文霍德公爵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自被克莉斯塔薩提醒卡莉亞的異樣之后,長公主的一切行動都被提升至無冕者的最高監控序列。卡莉亞自以為已經掌握了顛覆這個王國的籌碼,但實際上這只是無冕者布出的一個局,她會見的任何人都會緊接著被無冕者單獨談話,然后他們就會無比真誠地表達對洛丹倫的熱愛以及對泰瑞納斯陛下無比的忠誠。

        這些貴族都在死亡之翼倒臺的大清洗中保全了自身,因而他們當中并不存在天真的蠢貨,他們很清楚即便兩個王子和洛丹倫絕大部分部隊都已經被派往了前線,卡莉亞也不會有絲毫的機會,米奈希爾家族的統治堅如磐石。

        縱然在原本的時空中會成為臭名昭著的黑女巫,但那畢竟更多是因為順應歷史大勢而加入天災。此時的法琳娜雖然依然和詛咒教徒有一定聯系,但在拉文霍德親自找到她之后這個狡猾的女人立刻就表象的像信了圣光一樣,不但說出了自己知曉的所有有關詛咒神教的情報,還徹底地把卡莉亞賣了個干凈。

        “國王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法琳娜試探性地問道:“難道就讓長公主殿下這樣玩下去?”、

        “這就不是你該關心的事情了。”拉文霍德公爵冷冷地說道,身為多年的屬下與老友,即便終生未娶,他依然是能夠理解泰瑞納斯的心理的,泰瑞納斯是一位賢明的君主,但同時他也是一位父親。

        這是身為一個父親的寬容與忍耐,因而泰瑞納斯遲遲不向拉文霍德公爵下達收網的命令,他不相信卡莉亞會走出那可怕的一步,他在給她悔過的機會。

        然而從目前的一切跡象來看,老國王最終很可能會失望。

        “我只是有些擔心國王陛下會怎樣看我們……”法琳娜勉強地笑著,這是她以及那些被卡莉亞“征召”的貴族最大的心病,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干凈的底子,如果泰瑞納斯借這個事件直接將他們定性為叛國者,那可真就是滅頂之災了。

        “不要疑神疑鬼的,陛下還不至于對你們失信,他既然說過不會追究你們過往的行為,就絕不會找你們的麻煩。”拉文霍德公爵皺眉道。

        “贊美洛丹倫,贊美國王陛下。”法琳娜發自真心地說道。

        ……

        卡莉亞以非常穩定的步伐向著王座廳的方向,沿途的皇家衛兵紛紛向她行禮,她則一一微微點頭回應,在路過花園時她突然停住了腳步。玫瑰花開了。

        此時正是五月,這些嬌嫩的花朵綻放了它們的美麗,卡莉亞摘下了一片緋紅的花瓣,輕輕地碾碎成泥。

        美好的事物總是非常輕易地逝去。

        她的神色突然有了些許掙扎,表情幾度變換,但最終還是恢復了無情的冷漠。

        在達拉然的下水道,卡莉亞的人格被薩拉塔斯強行分裂成了兩部分以試圖抵抗提克迪奧斯的控制。然而那之后一直在主導的都是已經被恐懼魔王扭曲的意識,這股意識無情而充滿了對權力的**,至于原本那個善良而堅強的人格雖然在不斷抗爭,但一直都被死死地壓制在精神之海的角落,動彈不得。

        王座廳的大門虛掩著,卡莉亞輕輕地推開了它。泰瑞納斯此時正獨自坐在王座上,他應該剛剛接受完大臣們的覲見,此時看起來頗為疲累,“有什么事嗎。我的女兒?”他向卡莉亞問道。

        老國王看起來毫無防備,他身邊甚至沒有任何一個侍衛,但事實上此時拉文霍德公爵和十幾個無冕者精英刺客已經埋伏在了王座廳的側室,只需要泰瑞納斯一聲令下就可立即救駕,當然這并不是唯一的保險,在老國王寶座的背后,一柄暗金色的巨劍斜靠著,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人皇之劍,斯卡姆多·滅戰者。

        一把劍當然不會有自主防衛能力,除非它有自己的意識。艾薩克斯獲得了這把人皇之劍后并沒有將它作為武器使用,而是把它連帶著索拉丁大帝的靈魂一起供了起來,而條件則是要求索拉丁守護米奈希爾家族,顯然此時就是這個遠古帝王靈魂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當然卡莉亞并不知道這些,她看到的就是父親毫無防備地處于她的面前,一個陰暗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起,“你不必再承受別人的輕視,也不用再感到恐懼與疑慮,親情在權力面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去吧,去獲取真正屬于你的東西……”

        墨藍色的冰霜開始在卡莉亞的身邊浮現,耳邊的這個聲音應該是來自與提克迪奧斯,或者僅僅是他留下來的精神干擾性的法術,不過這無關緊要,此時掌握身體的卡莉亞邪惡人格是非常認同這些話的,她想立刻付諸行動。

        然而就在這時,在她的內心最深處響起了一個微弱但堅定的聲音,“不!”

        卡莉亞的動作停滯了,她猛然抱頭,發出短促的慘叫,必然會發生的人格斗爭終于開始了,這是一開始就可以預料到的情況。卡莉亞的本體意識雖然處于弱智地位,但它在拼命試圖重新獲取身體的掌控權,她能感知到自己在被扭曲的黑暗意識的控制下都做了什么事情,而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一旦釀成大錯,那么她的靈魂必然會永久沉淪。

        我絕對不會傷害任何的親人!

        卡莉亞痛苦地彎下腰,頭痛欲裂,在兩種意識的碰撞下她瞬間暫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再也掩蓋不了自己半惡魔的本質,深藍色的寬大蝠翼伸展開來,遮擋住了整個王座廳的門戶。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泰瑞納斯還是吃了一驚,淚水開始充盈他的眼眶,他那原本美麗可愛的女兒已經變成了什么樣的怪物啊!直到此時老國王也沒要求護駕的想法,他反倒舉起手,示意無冕者不要出現。

        他始終無法相信,自己的女兒會傷害自己。

        意識之間的斗爭是非常殘酷的,卡利亞的本體意識節節敗退,它始終沒有奪下身體的控制權,甚至就連阻止黑暗意識都很難做到。提克迪奧斯留下的手段極為可怕,這部分被扭曲的意識幾乎已經和原本的卡莉亞沒有任何關系,它更像是一個獨立的怪物。

        卡莉亞幾近絕望,她能感受到父親的目光,卻連出言提醒都做不到,她感覺自己已經快徹底被黑暗意識所吞噬了……

        然而就在這時,事情卻有了出乎意料的轉機。

        猖狂的黑暗意識突然顯得萎靡起來,表現出了頹勢,卡莉亞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提克迪奧斯必然使出了什么變故,那個恐懼魔王應該是受了重傷甚至直接死亡,連帶著對卡莉亞黑暗意識的控制也弱了不少,這很可能就是艾薩克斯的功勞。

        卡莉亞立刻開始反攻,她在精神層面表現出了極大的意志力與決心,她不是在泯滅那道黑暗,而是試圖將它轉化再融合,畢竟這是從她自身分裂出去的靈魂。

        這個過程非常的緩慢,并帶有極大的痛苦,但卡莉亞最終還是完成了,也就是說她在自己的努力以及一些客觀條件的幫助下,終于徹底擺脫了惡魔的控制,這非常難能可貴。

        她終于自由了。

        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體,卡莉亞睜開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父親蒼老的面容,幾乎是瞬間她就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對不起,,父親,對不起……”她跪在地上,帶著哭腔說著,雙翼隨著抽噎不斷地抖動……

        ……

        “讓開!”一只獅鷲降落在王宮的獅鷲籠,還沒停穩時艾薩克斯就拉著阿爾薩斯跳下了這頭臨時征用的飛行坐騎,然后向著王座廳的方向飛奔而去。兄弟倆的實力差距實在有些大,因而為了加快速度,阿爾薩斯全程幾乎都是被艾薩克斯單手提著趕路的。

        王座廳的大門是虛掩著的,心急如焚的艾薩克斯無暇多想直接一腳踹開,接著就看到了一個非常奇特的景象,泰瑞納斯站在王座廳的中央,而一個有著優美形體的女性人型生物半跪在他的身前,將頭埋在老國王的懷中抽泣。之所以用“人型生物”來形容這位女性是因為她有著標志性的犄角與蝠翼。

        “惡魔!”阿爾薩斯大驚道,小王子立刻就想沖上去解救被惡魔脅迫的父親,但隨即被更為冷靜的兄長一把拉住,艾薩克斯此時也是一臉驚愕的表情,他難以置信地看著那個女性半惡魔,“卡莉亞?”

        卡莉亞沒有回話,也沒有回頭,不過艾薩克斯已經可以確定了,“圣光啊!”他幾乎呻吟地說道。

        “姐姐你……”阿爾薩斯這時候也反應過來,他先是感到難以置信,接著不由地露出了幾分混合著嫌惡與驚訝的神情。

        “怎么,難道卡莉亞變成這樣就不是我的女兒、你們的姐妹了嗎?”泰瑞納斯威嚴地問道,老國王的聲音中隱隱帶著怒氣,“她只是個孩子,可憐的女孩!她會變成這個可怕的樣子我們所有人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艾薩克斯和阿爾薩斯沉默,他們不得不承認這些年他們確實對這位至親有些過于冷漠。艾薩克斯的反應要更快一點,他很快就從目前的狀況以及泰瑞納斯的態度判斷出:無論卡莉亞之前犯了什么大錯,她都已經完成了自我救贖并取得了父親的原諒。

        這就足夠了,沒有悲劇發生,所有人都平安無恙,艾薩克斯一直懸著的心終于回到了肚子里。

        卡莉亞也終于站了起來,轉過身來面向兩個兄弟,半惡魔的形態有著別樣的沒魅力,但顯然她已經不能再算是人類了,第一次以這種形象面對親人,長公主顯得頗為手足無措。

        艾薩克斯面色凝重,他走上前,伸出雙手,完全不在意卡莉亞目前的半惡魔形態,給了她一個溫暖而堅實的擁抱。他突然很多話想說,但最終只能化為一句,“我很抱歉,卡莉亞“”。

        卡莉亞沒有回話,只是更加用力地抱住了艾薩克斯,心存愧疚的王子只感覺肩膀一片溫暖的濕潤,顯然那里已經被卡莉亞的淚水浸潤。!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南京一条龙会所 内蒙古时时54 一网彩票 平台上赛车真的还假是的 真正玩彩票赚钱的人 扑克麻将透视眼镜 双高计划学校 玻璃钢乒乓球台 必威体育注册 三十六选七龙江开奖结果 和巴西队队服一样的俱乐部 篮球比赛赛程表格式 体彩出7致胜500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长沙高原红大酒店小姐 微乐辽宁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