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24章 家人背叛的罪

    0324章 家人背叛的罪

        “大酋長,去往北邊的斥候已經回來了,他說北邊有一座巨大的山谷,而山谷那一邊則是茂密的森林。”狼騎兵統領納茲蓋爾稟報道。

        很好,薩爾點點頭,內心總算松了一口氣,卡利姆多遠比他想象的要貧瘠,但好在并不完全是荒漠,有樹林就代表可以從中獲取水源、食物以及木材,這都是獸人們能夠生存下去的關鍵。

        西渡卡利姆多進展的還算順利,聯盟的主要精力都被牽扯在北方,這無疑是獸人們的機會,如今大部分獸人已經到達了這片未知的土地,在這片沼澤的邊緣建立了簡易的營地,只剩下最后一批還在航行之中,算算時間他們也應該到了。

        薩爾瞇著眼睛看向眼前呈現枯黃色的沼澤,卡利姆多確實無法和豐饒的東部王國相媲美,至少中部地區確實是一片不毛之地,但薩爾相信以獸人的堅韌能在此地扎根,正如那個神秘的先知所說,這是一片能夠孕育新部落的土地。

        “船!船!”海的那邊傳來獸人的呼喊,是最后一批移民到了嗎?薩爾正在疑惑,然而炮聲與爆炸的煙塵讓他立刻沒有了任何懷疑。

        敵襲!

        在這個簡陋的港口之中,數十艘庫爾提拉斯戰列艦蠻不講理地闖了進來,這些龐然大物慢吞吞地橫置船身,一根根粗大的炮管伸出炮口,宛如巨獸亮出獠牙。

        部落方的那幾艘簡陋的戰船在第一輪炮擊中就化為碎片,接著炮火就傾斜在了獸人營地之中。

        “撤退!”薩爾向著獸人們大聲怒吼道,“快離開那些火炮的射程范圍!”在僅有的船只都被摧毀之后,獸人根本沒有威脅到那些戰船的手段,因而唯有避讓。

        大部分人都遵照新任大酋長的命令開始拋棄營地迅速后撤,薩魯法爾兄弟也在全力將陷入混亂的獸人重新組織起來。“大酋長,戰歌氏族正在向人類艦隊前進!”納茲蓋爾大聲喊道。

        “該死!”薩爾暗罵一聲,格羅姆的好斗與嗜血一直都是他比較頭疼的問題,戰歌氏族酋長似乎一直都對他這個新任部落大酋長有些輕視,經常會故意違背一些保守性的命令,比如現在。

        薩爾知道自己短時間內是無法改變格羅姆的想法的,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盡量配合戰歌氏族的行動,“集合所有薩滿和暗影獵手!我們必須給格羅姆提供掩護!”

        新部落如今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只有這些施法者了。

        “為您效命,大酋長。”一個有著暗藍色皮膚的巨魔巫醫說道,這個名叫沃金的巨魔本是南海群島中暗矛部族的領袖,部落幫助他們平定了魚人之禍,于是這個巨魔部族向薩爾效忠,成為了部落的新成員。

        相較于古拉巴什或是阿曼尼之類的巨魔大族,暗矛部族的境況確實有些過于凄慘,不過這并不代表他們掌握的巫毒之力會比其他巨魔氏族弱。

        有些神奇的是,庫爾提拉斯的炮火突然稀疏了不少,薩爾發現有不少戰船放下了登陸艇,人類似乎是想進行登陸戰。年輕的大酋長認為這是一個好消息,這是一場硬仗,但至少獸人戰士死在正面對抗中要比死于炮火更有價值一些。

        海上王權號上,海軍上將戴林·普羅德摩爾將自己的軍刀收回刀鞘,“傳令所有陸戰隊員集合,珍娜號與金色獅鷲號準備靠岸,同時拆下一部分艦船火炮進行登陸戰。”

        “為什么,父親?”德瑞克顯得有些不太理解,“我們掌握著絕對的火力優勢,為什么要和敵人近身戰斗呢?”

        此時庫爾提拉斯的艦炮大半都是從暴雪公司進口的,雖然核心激發石技術并沒有應用到這些火炮之中,但它們無論是射程還是威力都處于艾澤拉斯火藥武器最頂尖的水平。

        “我知道你深受艾薩克斯火力至上理論的影響,但那小子是有大量的攻城坦克才有底氣說炮平四海,難道你覺得我們這些還要用火藥的大炮能產生同樣的效果?”海軍上將耐心地教育道:“況且我們這一戰的目的是殲滅獸人,終究是要靠地面戰斗的。”

        “明白了。”德雷克一副受教的樣子,同時在心中暗罵艾薩克斯那個狡詐的家伙,到現在竟然連一臺懲罰者都不肯與盟友共享。

        “艦隊交給你來指揮,我親自帶人登陸。”戴林又說道。

        德瑞克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妥,哪有主帥親上前線的道理,但他明智地把質疑的話咽回了肚子里,畢竟海軍上將本人還是有著相當強大的戰力的,并且這很可能是對他這個接班人的考驗。

        戰歌氏族在沖鋒,炮火在他們的周圍炸開,不斷有獸人倒下,但整個隊伍的氣勢幾乎不會受到影響,富含生命之力的水流在他們之間奔騰,治療著他們的傷勢,這是來自薩滿的輔助。

        格羅姆此時顯得頗為斗志昂揚,他雙眼因為戰斗的興奮而呈現出赤紅色,“戰士們!隨我一起殺死那些背信棄義的人類!”他咆哮著,揮舞著戰斧,血吼上的孔洞發出嗚嗚的風聲。

        此時庫爾提拉斯的登陸部隊已經在海灘上擺開了陣勢,地獄咆哮冷哼了一聲,“看來人類并不都是懦夫。”他一眼看到了庫爾提拉斯的領袖,而戴林也的目光也同時落在了這個強大的獸人身上。

        戰歌氏族與庫爾提拉斯水兵發生了激烈的碰撞,然而兩個強大的領袖卻互相對峙著,普通士兵們自發為他們讓開了場地。

        最先忍耐不住戰斗渴望是地獄咆哮,戰歌氏酋長怒吼著發起進攻,血吼帶著千鈞之力,劈砍在庫爾提拉斯軍刀之上,發巨大的聲響,竟然被格擋住了。

        僅以**力量而言,海軍上將是不可能和格羅姆比肩的,但他顯然并不是一個純粹的戰士,在戴林上將的軍刀之上,水藍色的能量匯聚,變宛如浪潮一般地起伏。

        這是大海的力量。

        背靠海洋,海軍上將得到了極大的增幅,攜帶著洋流之力的軍刀不斷劈下,其中蘊含的宛如浪潮般起伏不定的力量讓格羅姆有些無所適從,一時間竟然有些難以招架。

        這是一場巔峰對決,關乎榮耀的對戰,因而雙方的其他人員都很有默契地沒有干擾這對決斗者。十幾個回合之后,雙方的體力都有了極大的消耗,因而都試圖改變這種你來我往的局勢。

        格羅姆感到有些煩躁,他感覺自己總體實力要強于對方,但一直都陷入對方的節奏,戰歌酋長決定改變這一點,他猛然發出怒吼,借著格擋的時機身形爆退,拉開了一段不小的距離。

        海軍上將并沒有追擊,而是舉起了軍刀,水流之力在軍刀之上噴吐,他身后的海面突然沸騰起來,海水海水匯集成近十米高的浪潮,帶著驚人的氣勢向著海灘席卷而來。

        格羅姆環顧四周,發現周圍的人反倒是戰歌氏族占大對數,庫爾提拉斯人幾乎都已經離開了海潮的范圍,顯然這是人類早已定下的計謀,而整個戰歌氏族都著了道。

        水流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地獄咆哮當然是不會坐以待斃的,他雙手緊握血吼,身體開始高速旋轉。

        戰士最強大的進攻技能,利刃風暴!

        一人一斧高速旋轉,竟然形成了類似龍卷的效果,奔流而來的浪潮立刻就被擊碎,接著利刃風暴開始分開海水,一點一點向前移動。格羅姆已經能夠看到海潮中那個高舉軍刀的身影,他再一次發出今天的怒吼,結束了利刃風暴,血吼宛如霹靂一般殘暴地劈下。

        不出意外,血吼首先碰撞的金屬而不是**,然而這次的格擋卻非常無力,格羅姆陡然看到了戴林毫無血色的面孔,獸人一驚,但已經收不住手。

        血吼毫無阻礙地切開了庫爾提拉斯鎧甲,將海軍上將的軀體幾乎分為兩半,然而格羅姆沒有任何欣喜或是榮耀之感,反倒非常氣惱,他覺得自己被利用了。

        雖然海軍上將確實是死于血吼,但是在格羅姆發動攻擊前戴林就已經受到了就幾乎致命的傷勢,一根巨大的冰刺刺穿了他的心臟,這也是海軍上將在釋放了浪潮之后就不再有其他動作的原因。

        浪潮平息,戴林的雙眼還未閉上,但上將的藍灰色的眸子已經失去了生氣,插入他心臟的那根巨大的冰刺正在飛速融化,很快就會了無蹤跡。這顯然是一場謀殺,人類當中出了叛徒,假借格羅姆之手殺害了戴林·普羅德摩爾。

        在海軍上將召喚海潮時,狡猾的謀殺者就在海水中隱藏了這樣一根冰刺,順著海潮的推進刺入了海軍上將的心臟,而戴林顯然想不到這種背后的襲擊,因而可以說是借用了他自己的力量重創了他本身,畢竟冰刺借助的完全就是海潮的力量。僅從技術方面而言,這場暗殺非常精妙。

        格羅姆陰沉著臉,他是不承認這場勝利的,他尊重戰斗也尊敬強大的對手,因而非常不齒那些耍陰暗手段的人,他知道擁有這種手段的必然是一個高級施法者,因而注意力迅速集中到那些庫爾提拉斯的海潮賢者身上,他要找出那個卑劣的刺殺者,并不是說要為了海軍上將報仇,而是他認為那個刺客玷污了本該屬于他的榮耀。

        然而他什么都沒有發現,感知本來就不是戰士的強項。

        周圍還活著的戰歌氏族獸人逐漸發現了酋長這里的戰況,“地獄咆哮!”開始有人大興奮聲呼喊這個姓氏,接著更多的人加入其中,迅速形成了呼喊的浪潮,顯然格羅姆的勝利激勵了所有獸人,他們士氣高漲,無奈之下的格羅姆只能高舉血吼回應——他雖然認為自己的榮耀受了玷污,但他不能否認這場不光彩的戰斗所帶來的正面影響,至少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部落獲勝了。

        庫爾提拉斯方則截然相反,主帥的陣亡使得他們軍心大失,很快就陷入了全面潰敗,他們再也組織不了陸地攻勢。

        “海軍上將陣亡!”

        海上王權號上,德瑞克剛聽到這個消息時還認為這是個謠言,庫爾提拉斯的主宰、他心中一直以來的戰神怎么可能就這樣死于獸人之手?

        然而陸地上的局勢讓他不得不產生懷疑,艦隊的炮火竟然都快壓制不住士氣高漲的獸人了。德里克展開自己的單筒望遠鏡……然后就看到了父親的遺體。

        他心目中的那座山倒塌了。

        德瑞克幾欲昏厥,無聲的淚水在他的臉頰滑落,“來人!來人!”他幾乎瘋狂地叫嚷著。

        “你要做什么,德瑞克?”一個沉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是膚色黝黑的斯托頌勛爵,海潮賢者的領袖。

        “去救父親,為他報仇!”德雷克嘶吼道。

        “冷靜一點!海軍上將已經死了,你現在是這個艦隊的最高指揮官!”斯托頌勛爵嚴厲地說道,他的雙眼通紅,顯然不只有德瑞克在為海軍上將的死而感到悲痛。

        一團冰涼的海水被海潮賢者砸在了德雷克的腦袋上,后者一個機靈,因為極度悲痛而支離破碎的理智迅速重組,德雷克花了幾秒鐘判斷出了局勢。

        這場戰斗庫爾提拉斯已經不肯能獲勝了,擊敗獸人更是想都不要想,他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奪回父親的遺體,然后帶著盡可能多的戰船返回庫爾提拉斯。而屆時他就要考慮該怎么樣告訴母親她失去了丈夫,怎么樣告訴坦瑞德和吉安娜他們已經永遠地失去了父親。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手机最快看开奖直播現场直播 ag追杀套路 福建时时官网平台 巅峰跑分平台靠谱吗 2016江西时时风波 三分钟时时彩开奖结果 合肥沐足打飞机 云南时时视频直播 飞艇一天稳赚5000 天中图库天庚 快乐十分20选8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套选5怎么选 时时彩五星独胆单经验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 乐彩客 黑龙江时时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