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28章 雙生之魂

        敲定了具體的細節,這場戰后會議也算是結束了,“母親要我單獨留下來。”克莉斯塔薩輕聲對艾薩克斯說道。

        顯然母女倆還有一些話要說,艾薩克斯表示非常理解,“可以,那我們在兩個小時之后匯合。”他約定道。

        “艾薩克斯,我想和你談一談。”精靈王子凱爾薩斯走過來說道。

        這顯然會是一場非常重要的談話,因而兩人一同走到了太陽井神殿廢墟的一個僻靜的角落,“你看起來有些心神不寧。”艾薩克斯首先開口道。

        “我的國家遭受了非常嚴重的損害,我們之前的生活幾乎都已經被完全粉碎,很多人都無所適從,我們已經不再是掌控著魔法的高貴之子了。”凱爾薩斯苦笑。

        “但至少奎爾薩拉斯還在,你們將擁有一個全新的未來,只要有希望就夠了,不是嗎?”

        “也許吧。”凱爾薩斯顯然并沒有受到安慰,翠綠魔珠以漂浮不定的軌道在凱爾薩斯上空盤旋,表現著其主人煩躁的心境,“太陽之井已經被摧毀了,總體來看這應該算是一件好事,我的人民擺脫了對魔法的依賴。但身為逐日者我該怎樣凝聚奎多雷的意志?太陽井是我的家族統治的根基,但如今它已經不復存在。”

        “所以現在戰爭結束了,你反倒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了?”艾薩克斯揚起了眉毛,有些訝異地問道。

        “確實有一點力不從心的感覺,但這并不是關鍵。”凱爾薩斯的神情突然變得非常認真起來,“這幾天我一直都在反思,奎爾薩拉斯的災難以及我在戰爭中所犯的錯誤其實都反應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高等精靈到底需不需要一個集權的君主,然后整個種族的興衰都取決于他的決策?“

        艾薩克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難道你打算退位?”

        “如果這樣就能使奎爾薩拉斯獲得新生,那我并不介意讓逐日者的統治在我這里終結。”凱爾薩斯非常理智地說道:“但事實并不是那樣,奎爾薩拉斯庫存的法力水晶是不可能解決所有人的魔癮問題了,很快大量的平民就不得不自愿成為光鑄精靈,而如果我選擇退位,那么精靈王國很可能就會變成以阿爾托莉雅為核心的宗教國家。”

        顯然凱爾薩斯一直都非常清醒而理智。

        “所以你想為奎爾薩拉斯尋找一個出路,不再重蹈銀月議會的覆轍?”艾薩克斯明顯來了興致,“我倒是有一些看法。”

        “愿聞其詳。”

        “事實上奎爾薩拉斯之前的議會制度確實是優越與完全的君主制的,你的先祖能在這片巨魔的土地建立起奎爾薩拉斯就足以證明這點,只不過任何一個政治制度一成不變地執行數千年都必然會出現腐朽的狀況,這也就是為什么銀月議會會逐漸開始與王權斗爭,導致整個王國的行政效率都極其低下的原因。”艾薩克斯侃侃而談。

        漫長的壽命并不總是好事,至少從種族的角度來看,長生種并不對短生種具備絕對優勢。

        “所以你認為為了確保局勢穩定,我應該重新組建銀月議會?”凱爾薩斯幾乎是瞬間就明白了艾薩克斯的意思。

        “那些執掌銀月議會的世家貴族幾乎都已經隨著銀月城一同消亡,奎爾薩拉斯無異于經歷了一場王朝更迭,政治勢力重新洗牌,所以這其實是一個非常有利的局面。”艾薩克斯宛如一個·政壇老手一般教誨道:“在這種時候你竟然有退位的想法?太陽王的存在可并不僅僅關乎于信仰,一個王者的存在必然能夠極大增強奎多雷的凝聚力,你的人民需要你,凱爾薩斯。”

        凱爾薩斯認真地傾聽著,這位精靈王子雖然有著大魔導師的實力,但在政治上確是完完全全的新人,在原本的時間線中他也是被迫接受了破敗的奎爾薩拉斯,之后做出的決策委實都不算高明。

        “重建議會是必須的,但有幾點必須注意的,你并不是要培養出一個爭奪權力的對手,議會應當是一個輔佐你執政的機構,它可以獨立運轉行駛國家職能,但身為國王的你必須掌握最高決定權與否定權。”

        凱爾薩斯一副快要拿出小本本記錄的樣子,“但是我該如何否定一個幾乎都是光鑄精靈的議會所提出的議案呢”他非常認真地問道。

        “一個內部聲音統一的議會當然會是一個怪物,所以必須要分為多個派別,讓他們互相制衡。不過只有洛瑟瑪、哈杜倫和羅曼斯這些依然還保持純種的奎多雷是不夠的,虛空精靈也應該被考慮進去。”

        “虛空精靈?”凱爾薩斯感到頗為不可思議。

        “解決魔癮的方法可不只是成為光鑄精靈,你應該給你的子民選擇的機會,凱爾。”

        這種幾乎是褻瀆圣光信仰的話由一名史詩級圣騎士說出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不過凱爾薩斯早已經明白這個人類王子是一個純粹的實用主義者。“但是虛空……真的可靠嗎?”凱爾薩斯依然有些遲疑地問道,他想到了那個短暫占據奧蕾莉亞身體的詭異意識。

        “力量只是單純的力量而已,圣光與虛空是對立的力量,但它們對精神的影響程度是幾乎相同的。”

        “但是圣光那邊畢竟有一個活生生的女武神,虛空精靈中又有誰可以和她分庭抗禮?”凱爾薩斯又提出了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艾薩克斯沉思了片刻,“希爾瓦娜斯現在何處?”

        ……

        一個小時之后,艾薩克斯注視著眼前翠綠法陣中的希爾瓦娜斯,女精靈以一種半仰的姿勢漂浮著,身姿唯美,宛如沉睡。

        這座夢境法陣是由綠龍女王伊瑟拉建立的,在奎爾薩拉斯的最終之戰中,希爾瓦娜斯自愿承載了奧蕾莉亞的靈魂,雖然是親密的姐妹,但兩個不同的靈魂共處于同一個身體依然需要磨合的過程,因而希爾瓦娜斯戰后一直都在這座夢境法陣中沉睡。

        艾薩克斯遲疑了一會兒,然后輕手輕腳地走進了法陣,不過這依然驚動了希爾瓦娜斯,女精靈睜開眼睛,氣息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但在看到是艾薩克斯之后她就放松了戒備。

        “你好啊,男孩。”女精靈懶洋洋的說道,仿佛真的剛睡醒一般。

        男孩?希爾瓦娜斯可從沒這么稱呼過他,艾薩克斯立刻明白了什么,“奧蕾莉亞?你竟然已經蘇醒了?”

        “真是敏銳啊,我和妹妹的區別就那么大呢?”她猛然湊到艾薩克斯跟前,額頭都快觸碰到他的鼻尖,“這才幾年你就長這么大了。”她上上下下地仔細打量了一番艾薩克斯,然后說道。

        手刃了達爾坎以及見證了提克迪奧斯的死亡之后,奧蕾莉亞背負的仇恨與責任已經消除了,因而逐漸恢復原本的性格。她到現在才說這種話證明了一點,那就是她在之前的戰斗中從沒真正關注過艾薩克斯。

        眼前的女精靈是希爾瓦娜斯的身軀,奧蕾莉亞的靈魂,和她靠的如此之近讓艾薩克斯感到頗為尷尬。“既然現在是你處于主導地位,那么希爾瓦娜斯呢?”

        “我們現在的狀態差不多就是在共享這具軀體,當一個人處于主導地位的時候,另一個就會居于幕后,不過依然會聯通感官,感受到所發生的一切。”奧蕾莉亞解釋道。

        這應該是最理想的狀態,身為夢境主宰伊瑟拉在靈魂方面的業務水平必然是頂尖的,希爾瓦娜斯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換取了姐姐奧蕾莉亞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存活。

        “那個虛空意識呢?它還跟你有著精神聯系嗎?”艾薩克斯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問道,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夢境之主已經幫助我徹底凈化了虛空對靈魂的影響。”在提到伊瑟拉時,奧蕾莉亞露出敬畏的表情,“但即便依然和那個意識保持一定聯系又如何?如果不是我自愿,它絕對不可能侵入我的靈魂絲毫。”女精靈頗為霸氣地說道。

        “所以即便現在不得不和希爾瓦娜斯共享身體,你也會繼續使用虛空的力量?”艾薩克斯又追問道。

        奧蕾莉亞停頓了一下,神情突然變得極為平靜,“你是在擔心我掌握不了這種力量,會被它控制嗎?”

        “不,我相信你。”艾薩克斯毫不猶豫地說道:“我相信你能夠掌握虛空,因為你具有比這個世上絕大部分人都要堅強得多的意志,甚至包括我。”

        這種干脆利落的話語讓奧蕾莉亞為之一愣,一時間都不知道該作何反應,過了片刻之后女精靈才微微垂下了頭。

        “謝謝。”她輕聲說道,語調中帶著一絲溫柔。

        在確定了希爾瓦娜斯的狀態之后,艾薩克斯便離開這座夢境法陣,和克莉斯塔薩的約定時間差不多快到了。在即將離開之際他突然喊了一聲,“出來吧,納薩諾斯。”

        一個和樹冠幾乎融為一體的身影突然在一棵大樹上出現,接著輕巧地落在了艾薩克斯面前,“您好,尊敬的艾薩克斯殿下。”納薩諾斯露出面孔說道。

        戰爭同樣也使得納薩諾斯受到了磨煉,他的氣息要比戰前那個莽撞的人類游俠精進了不少,他顯然一直在暗中守護希爾瓦娜斯。“你好,納薩諾斯。”艾薩克斯回應道,“我聽說你就快成為游俠領主了?”

        “只是具備了游俠領主對應的能力而已,身為人類我是不可能受到新任太陽王的任命的。”納薩諾斯說道,他顯然對自己所面對的現實非常清楚。

        “不管怎么樣這都足以證明你遠超大部分精靈的天賦。”艾薩克斯注視著人類游俠,納薩諾斯的年齡應該比他要大一些,幾年前還只是瑪瑞斯農場的一名農夫。他既不受圣光的青睞,也感受不到奧術能量,顯然他的天賦是體現在其他方面的,而擁有游俠領主的實力只是對他的天賦一部分的開發。

        “我現在有一個提議,你應該在戰爭中看到過那些暗夜精靈德魯伊,他們掌握著自然的力量,而如今夢境之主允許人類也掌握這種力量,洛丹倫即將建立自己的德魯伊組織,而如果你重歸洛丹倫的話,那么你就會是這個組織的首領,立即獲得子爵爵位,同時享受最高級別的資源供應。”艾薩克斯毫不掩飾地說道,擺明了自己挖墻腳的意圖。

        納薩諾斯的雙眼猛然燃燒起了熾烈的光芒,這個人類游俠其實一直都沒有擺脫身為農夫那種自卑心理,也正是因為這種自卑心理,他只能默默地注視并守護著自己的女神,艾薩克斯的提議無疑是擊中了他的軟肋。

        艾薩克斯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對人心的拿捏還是比較準確的,就在他以為納薩諾斯就要答應的時候,人類游俠啊眼中的光芒突然熄滅了,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夢境法陣的方向,“很抱歉,殿下,我……無法離開。”他艱難地說道。

        “那可真是可惜。”艾薩克斯惋惜道,他真的覺得納薩諾斯是一個可造之材,但忠犬終究是忠犬,如果會輕易改變信念的話,又怎么能稱為“忠犬”呢?

        “不過我還是建議你接觸一下德魯伊之道,既然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擁有游俠領主的實力,你想必具備了非常高的自然親和力。而掌握了這樣一種超凡力量的話,你也可以跟好地守護她。”

        留下了這樣一句話,艾薩克斯不再管有些失神的納薩諾斯。到目前為止奎爾薩拉斯的事情應該已經處理的七七八八了,他開始考慮盡快返回洛丹倫。

        與此同時,夢境法陣之中。

        “人類的生命周期真是神奇,十年前他還只是一個孩子,現在確是一個體貼的成年男性,說實話我剛才都快感動地哭了。”奧蕾莉亞像是自言自語道。

        在艾薩克斯離去之后,這個法陣之中就沒有了其他人,因而奧蕾莉亞說話的對象只有一個,那就是希爾瓦娜斯。

        “不過既然你很早就對他心生好感了,為什么卻一直都要隱藏這種情感呢?甚至現在都不愿意直面他,非要我出面。”奧蕾莉亞又說道。

        靈魂共處,使得姐妹倆都能感知到對方的心靈,她們之間已經不存在秘密。因而奧蕾莉亞知道早在奎爾薩拉斯之戰的開端,那個從天而降的光耀身影就已經烙印在了希爾瓦娜斯的心中。

        “這僅僅是一種感覺而已,很可能更多的是感激之情。”希爾瓦娜斯終于給出了回應,“而且如果我真的和他發生了什么,你該怎么辦?”

        共享身體之后姐妹倆的感官是相通的,因而希爾瓦娜斯的問題相當鋒利。以前兩姐妹之間就喜歡斗嘴,現在也不例外。

        “我?我不介意啊……”。m.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重庆时时100期开奖结果记录 广东南粤通app下载 比赛直播网 百度四川时时 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用微信斗牛,用什么平台 性裸体写真 微乐龙江麻将苹果手机 快速小飞鱼app 手机游戏皇帝 小小棋牌苹果下载 tcl手机游戏 上海块三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1019号 大乐透最准十专家预測 pt游戏累积大奖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