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29章 神勇小白鼠

    0329章 神勇小白鼠

        十分鐘之后,艾薩克斯和克莉斯塔薩會面,他發現紅龍妹子的情緒有些奇怪,俏臉微紅。

        “你母親到底跟你說了什么?”艾薩克斯奇道。

        “沒什么,只是告訴我該怎么樣合理地使用生命精華。”克莉斯塔薩非常自然地回答道,紅龍突然近身,依偎在艾薩克斯的懷里,漂亮的紅色眼睛直視著他,“親愛的,你覺得我們生個孩子怎么樣?”

        艾薩克斯一愣,說實話他真沒有想過傳宗接代的問題,“這是不是有些……太快了一點?”他遲疑地問道,兩人確立關系并沒有多長時間,怎么一下子就到了生娃的地步了?

        “難道你對我們之間的感情還感到疑惑,認為我們的結合還存在不確定性?”克莉斯塔薩有些賭氣地問道,她并沒有表現出什么特別的姿態,但艾薩克斯隱隱能感到殺氣。

        “當然不會,你是我一生的摯愛。”他立刻表態,讓克莉斯塔薩的臻首輕靠自己胸膛,“但是……我們之間真的可以有子嗣嗎?”

        這終究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應該是可以的,母親說我們的人形態和龍形態是兩種獨立的生命形態,也就是說我可以懷上你的孩子,只不過在懷孕的期間應該無法變身而已。”克莉斯塔薩輕聲說道。

        “那我們的孩子會是什么樣的?龍人嗎?我記得龍人有兩種形態,到底是主體軀干是人形的那種還是下肢為龍形態的那種……”艾薩克斯突然有些興奮起來了,試圖和克莉斯塔薩分享自己對于艾澤拉斯生物學的研究成果。

        “我們的子嗣怎么可能會是那種仆從種族!你能不能不要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克莉斯塔薩哭笑不得,她伸出手拉扯艾薩克斯的嘴角,“母親說我們的孩子依然是人類,他們會繼承我們的容貌,同時具備一定的紅龍天賦力量,但應該不會擁有變形為龍的能力。”

        這似乎就是……“抓根寶”?艾澤拉斯還從未聽說過龍裔的存在,“也就是說我們即將創造一個新的種族?”艾薩克斯突然來興致,摟住克莉斯塔薩纖腰的手掌開始緩緩下移,“如果這樣的話,親愛的,我們至少要生滿一個軍團的數量才行,并且應該從現在就開始努力。”

        克莉斯塔薩立刻離開了艾薩克斯的懷抱,同時附贈了他一個風情萬種的嬌俏白眼,“還嫌鬧得不夠嗎?”她嬌嗔道。

        艾薩克斯不以為意,笑得像一個滿腦子偷雞心思的狐貍。

        ……

        紅龍的烈焰與生命的光輝共同治愈著這片土地,四天之后惡魔入侵所留下的痕跡基本都被消除,當然這片滿目瘡痍的土地想要回到過去的模樣至少還需要數年的時間。

        巨龍們離開了,走的非常干脆,畢竟他們并不適合插手凡人的事務。奎爾薩拉斯之戰已經差不多到了尾聲,現在欠缺的就是一個足夠盛大的儀式,用來悼念在這場戰爭中的英勇犧牲者。

        經過緊急修補,破敗的逐日者王座大致恢復了原樣,雖然依然還有些寒酸,但至少依然能看出昔日的榮光與華麗——一如現在的奎爾薩拉斯,儀式便在這里舉行,

        作為聯軍統帥,艾薩克斯只是簡短地說了兩句就將這個儀式交給凱爾薩斯主持,畢竟新繼任的太陽王才是真正的主角。當凱爾薩斯那頂太陽王冠時,不少精靈都開始泣不成聲。

        凱爾薩斯面色莊重,開始宣讀犧牲者的名單,雖然聯軍在與惡魔的戰斗中也付出了大量的傷亡,但在高層發面犧牲的到多都是奎爾薩拉斯這邊的人,先王阿納斯塔里安、大魔導師畢洛華、薩洛瑞安·尋晨者,以及……前游俠將軍奧蕾莉亞。

        艾薩克斯看向希爾瓦娜斯的方向,發現女精靈的表情十分平靜,現在應該是希爾瓦娜斯的本體意識占主導,她身穿精美的輕質皮甲,背著薩斯多拉,腰挎斷劍奎爾德拉。雙生之魂畢竟有些超乎普通人的想象,因而在征得奧蕾莉亞本人的同意之后,艾薩克斯和凱爾薩斯將她列入了陣亡者的名單。

        畢竟在很多時候,民眾并不需要知道全部的真相。

        在哀悼陣亡者之后,凱爾薩斯又宣布了兩件早已和艾薩克斯商談好的事情,他將重新組建議會,并且奎爾薩斯王國將再次加入聯盟,和洛丹倫保持最堅定的盟友關系。

        “戰爭終于結束了。”位于艾薩克斯身邊的瓦里安感嘆道,年輕的暴風城國王在半途中加入了這場戰爭,并且在最終之戰中有非常出色的表現。

        “是啊,總算可以帶著士兵們回家了。”艾薩克斯也感嘆道。戰爭并不像故事中所描述的那樣熱血而悲壯,事實上艾薩克斯現在只感到厭煩。

        “有一點我非常奇怪。”瓦里安突然瞇起了眼睛,“目前精靈王國的主力部隊中大部分人都已經信仰了圣光,而你似乎和那個女武神有著非常親密的關系,那為什么還要保留精靈王國讓其加入聯盟呢?由洛丹倫直接掌控這里不是更好?”

        艾薩克斯也瞇起了眼睛,他有些不太明白瓦里安說這種話的意思,“征服在很多種情況下都是最下等的選擇,高等精靈的生命層次、文化以及價值觀與人類完全不同,這兩個種族是不能平等共處的,所以我認為親密的盟友是雙方最合適的關系。”他不動聲色地說道。

        名義上雖然依然是盟友,但既然加入了聯盟,奎爾薩拉斯就必須接受聯盟的命令,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如今聯盟幾乎就是洛丹倫的代名詞。

        “我明白了。”瓦里安點頭道。

        這場儀式之后,人類聯軍將全部撤出奎爾薩拉斯,但有些人并不希望分別來的這么快,比如對女騎士布麗奇特念念不忘的里拉斯,再比如同樣對某位女游俠念念不忘法師羅寧。

        反正現在閑著無事,艾薩克斯看向不遠處的紅發法師,“怎么樣?和溫蕾薩的進展如何?”他問道。

        銀月城之戰中,位于休伯利安號上的羅寧救下了因為邪能侵襲而奄奄一息的溫蕾薩,并迅速如同原本時間線安陽對這個可愛的女游俠產生了極大的好感。

        “我現在是她的好朋友。”羅寧板著臉道。

        “僅僅是好朋友?她不是答應你的約會邀請了嗎?”艾薩克斯奇道。

        “她說她會回請的,還說我是個好人。”

        艾薩克斯啞然,在這個被他改變的時空,羅寧和溫蕾薩之間的感情似乎缺了點必要的助燃劑。

        “別灰心,精靈們只是對感情方面的事情非常慎重的。”艾薩克斯安慰道,他也只能安慰,畢竟羅寧現在是暴雪公司的核心人員,作為老板的艾薩克斯是不可能把他單獨留在奎爾薩拉斯解決自己的感情問題的。

        但羅寧畢竟已經算是大齡未婚男青年了,人生大事終究要有著落。奎爾薩拉斯重歸聯盟意味著精靈王國同意與洛丹倫軍事一體化,也就是說洛丹倫的軍事調令將對奎爾薩拉斯的部隊產生效力,也許我應該把溫蕾薩調到暴雪公司給羅寧創造機會?希望希爾瓦娜斯和奧蕾莉亞不要誤會才好。

        一瞬間,各種思緒思緒閃過艾薩克斯的大腦。

        ……

        “長公主殿下?您是否已經恢復了意識?”

        聒噪的聲音在卡莉亞的耳邊響起,她的意識迅速從黑暗中浮現,當睜開雙眼時,卻發現眼前是一片雪白的墻壁。

        頭腦還有些模糊,卡莉亞迅速開始回憶,她在洛丹倫王座廳前擊敗了自己那部分被扭曲的人格,重獲自由,并取得了家人的原諒,接著艾薩克斯說已經可以補完她的靈魂,接著她就失去了意識……

        卡莉亞猛然坐起身,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個巨大的白色房間中,身邊空無一物,而之前發出聲音只是一個巨大的揚聲器。

        “我在哪兒?你又是誰?”卡莉亞警覺地問道。

        “這里是皇家軍事學院地下研究所,我是暴雪公司的首席技術顧問奧布諾。”揚聲器里再次傳來很有特點的聲音,幾乎一聽就知道說話的是一個侏儒,“現在我將對對您進行一些測試。”

        卡莉亞面色一寒,“你們想研究惡魔的力量?”

        “并不是,”奧布諾立刻回應道,但怎么都是在敷衍,“我們只是想確定您是否能夠掌握這些力量,這是艾薩克斯殿下的命令。”

        聽到艾薩克斯的名字卡莉亞抗拒的神色消失了,“好吧,我會配合你們的行動的。”過了一會兒之后她說道。

        “很好!”侏儒顯得非常驚喜,“請問您能不能先展現一下您的惡魔形態?”

        卡莉亞沒有回應,但幾乎是瞬間,冰藍色的蝠翼與犄角立刻展現。

        “生命體征發生巨大變化……這個真是驚人的幻術!探測器剛剛還顯示您是人類來著……”侏儒自言自語著,接著揚聲器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似乎奧布諾正在其操作著什么,接著白色的墻壁突然裂開,一個訓練假人出現了。

        “請攻擊并摧毀這個假人,這只是個領主級的測試假人而已,您只需要使用一小部分力量就可以了。”

        奧布諾的話音剛落,一發墨藍色的寒冰箭就貫穿了訓練假人的身軀,假人瞬間破碎,分裂成七八個大小不一遍布寒霜的碎塊。

        “驚人的施法速度,攻擊能力在英雄級當中應該算頂端,承載著邪能的冰霜,這種能力在惡魔當中非常少見但理論上是可以存在的……”奧布諾繼續自言自語同時飛速記錄。

        墻壁再次裂開,這一次出現的不再是假人,而是一個有著粉紅色皮膚、容貌嬌艷的女性人型生物——一個魅魔,她此時被捆縛著,表情楚楚可憐,一見到卡莉亞變露出驚喜的光芒。

        是的,卡莉亞認識她,高階魅魔梅麗薩,在卡莉亞離開王城時就是這個魅魔在假扮她,并在克莉斯塔薩面前錄了馬甲。

        “我們對燃燒軍團的層級體系非常感興趣,你能向我們演示一下高階惡魔是如何保證低級惡魔絕對服從的嗎?”奧布諾再次問道。

        “一個簡單的晉升方面的關聯而已,強大的一方可以輕易地通過這種管湮滅弱勢一方的靈魂。”卡莉亞走上前去,手指輕點梅麗薩的額頭,而后者立刻露出恭順的表情。

        “很好,最后一個實驗,您可以召喚一個惡魔傳送門嗎?”

        “你到底想干什么?”卡莉亞皺起了眉頭,她是真的不高興了。

        “只是希望知曉燃燒軍團補充兵力的具體方式以及邪能傳送門的運作方式而已,這也是艾薩克斯殿下非常感興趣的。”奧布諾又抬出了艾薩克斯的招牌。

        卡莉亞低下了頭,她確實掌握著開啟邪能傳送門的能力,提克迪奧斯在自以為控制她之后就直接向她開放了所有納斯雷茲姆所應該知曉的知識。“我需要一些能量來源。”她突然說道。

        一個裝滿了卡亞礦石萃取精華的盒子立刻從墻壁上的通道被送到了卡莉亞面前,長公主一言不發,直接開始吸取晶石的力量施法,很快一扇深綠色的邪能傳送門浮現,并迅速穩固,一只小鬼從傳送門中躍出,接著是另一只。

        揚聲器里沒了聲音,顯然奧布諾有辦法觀測到這個房間中的具體情況。

        邪能傳送門在不斷地擴大,很快從其中出來的就不是最低級的小鬼而是地獄犬了,它們煩躁地開始撞擊墻壁。

        “可以了,卡莉亞殿下,請關閉邪能傳送門。”奧布諾開都道。

        然而卡莉亞不為所動,甚至反而加大了對傳送門的能量輸出功率,一分鐘之后,一只高大的惡魔守衛踏入了這個實驗性的白色房間之中。

        眼看著出現的惡魔越來越高級,奧布諾顯然坐不住,“您這是在做什么,快停下來,殿下!”侏儒驚慌地在揚聲器中大聲呼喊。

        然而卡莉亞仿佛沒有聽到一般,“這就是惡魔的可怕之處了,它們永遠捉摸不透。”她自言自語道。

        傳送門的能級越發強大,很快一直赤黃色的巨獸出現了,一只硫磺惡犬,再緊接著一個更怕的東西從傳送門中冒出——一門邪能火炮。

        “哦,不!”揚聲器中傳來了奧布諾絕望的呼喊。

        邪能火炮作為燃燒軍團的攻城武器,本質上更像是生物而不是機械,不過有一點是毫無疑問地,它們的火力并不遜色于懲罰者,這門被召喚出來的邪能火炮對準了那個之前裂開過的墻壁,直接開火。當煙塵散盡之時,墻壁裂開了一個大洞,露出了一個坐在高椅上呆若木雞的侏儒。

        這顯然就是奧布諾,這個膽大包天的侏儒竟然一直都在隔壁。

        侏儒工程師大叫了一聲拔腿就跑,同時不忘按下了警報,但硫磺惡犬的一發吐息直接封鎖了奧布諾的去路,同時將門口的兩個小型構造體守衛融成了渣滓。

        奧布諾驚恐萬分,在看到惡魔守衛向他沖過來時,他大叫著抱頭蹲了下去,“啊!!!世界上最偉大的工程師就要嗝屁了!”他極其悲慘地喊道。

        然而惡魔守衛的利斧在觸碰到奧布諾之前就停滯了,侏儒懷著困惑的心情睜開了之前因為極度恐懼而閉上的眼睛,卻發現眼前的惡魔守衛的身體陡然崩潰,接著是這個房間里的其他惡魔,包括那只恐怖的硫磺犬在內,它們幾乎都是在瞬間化為飛灰。

        卡莉亞緩緩走了出來,姿態宛如女王,她身后哪還有邪能傳送門的光芒,長公主看向驚魂未定的奧布諾,藍灰色的雙眼中沒有任何感**彩。

        “現在你明白了把,”她冷冷地說道:“和惡魔打交道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如果抱有任何貪婪或是僥幸心理,最后的結果都將是粉身碎骨。”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星力火爆平台招代理 广东时时 山东彩票七乐彩晓艳论坛 吉林时时玩法 浙江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买打鱼游戏机 福彩20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 极速时时玩法 爱彩乐官方网站 玩牛牛赚钱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pk10绝招 如何注册重庆时时 最新梭哈中文版 安卓 长沙小姐群 老重庆时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