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32章 遠古的呼喚

    0332章 遠古的呼喚

        偷情的美妙,就在于那令人刺激的罪惡感。∝菠√蘿√小∝說

        一個小時之后,俏臉微紅的瓦莉拉滿足地起身,為兩人整理衣物,而艾薩克斯而目光則有點別樣的意味,當激情過后,進入賢者時間之時,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就擺在他的眼前。

        他該怎么處理和瓦莉拉的感情呢?

        艾薩克斯并不是想當渣男,他也不會去后悔和瓦莉拉發生這種關系,他對克莉斯塔薩的愛絕對真摯,對瓦莉拉也并非全無感情,精靈女賊野性而柔韌的身體讓他迷醉。他知道自己必須負責任,然而就這樣和克莉斯塔薩坦白必然會傷害她的感情,更何況目前沒有任何人類國家承認一夫多妻……

        而且就算他真的打算坐享齊人之福,倘若克莉斯塔薩和瓦莉拉之間產生矛盾時,他夾在中間又該如何自處?

        艾薩克斯不禁有些頭疼,女人果然是最麻煩的生物啊。

        “你不會在想讓我做你’第幾任配偶’吧?”瓦莉拉開口了,用的是帶著些許戲謔的語氣,她將自己散落的金色長發重新扎成了清爽的馬尾。

        “我會對我們之間的感情負責的,我可以保證會給你一個名分……”艾薩克斯鄭重說道。

        “名分?這是什么意思?”瓦莉拉一愣,隨后輕輕打了一下艾薩克斯,“你難道還打算向整個艾澤拉斯公布一下跟你有關系的女人有哪些,然后再給我們排個次序?”她嗔怪道。

        這么一說好像確實有些不對勁,“您難道不希望這樣嗎?”艾薩克斯有些傻乎乎地問道:“讓我們的關系得到公開的承認……”

        “得了吧,我可沒想過嫁給你。”瓦莉拉極其瀟灑地說道:”我是一名潛行者,是絕對不希望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和身份的,我們之間的關系也僅僅局限于互相欣賞因而不介意互相滿足一下,難道不是嗎?”

        這似乎是在表明她不需要艾薩克斯負責,但這話怎么都讓他覺得有些不舒服,“也就是說如果有另一個你非常欣賞的人,你也會和他發生這樣的關系?”

        這話一出口艾薩克斯就知道要糟了,自己問了個蠢問題。瓦莉拉動作有了明顯的停頓,隨后竟然擺出了一副認真思考的架勢,“也許真的有這個可能哦。”她沖艾薩克斯嫣然一笑,“所以你最好保證我一直都在你身邊,并且最好不要拖欠‘薪水’哦。”

        艾薩克斯臉色一僵,他突然想狠狠地打瓦莉拉的屁股,但他剛一伸手精靈女賊就靈巧地躲開了,她似乎很喜歡艾薩克斯這種有點氣急敗壞地樣子。“你永遠都是我的,小精靈。”艾薩克斯惡狠狠地說道。”我可從沒承認過。”瓦莉拉用輕佻的聲音丟下了這樣一句話,然后她的身形就逐漸淡去,直至消失無蹤。

        “我回一趟無冕者的總部。”

        她離開了。

        艾薩克斯一個人坐在會議室中患得患失,他突然有些不確定瓦莉拉是不是真的只是把他當做某種取樂的工具,在這樣糾結了一刻鐘之后他不禁啞然失笑,有這種心理難道還不能說明瓦莉拉在他心中的地位嗎?

        艾薩克斯突然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他不應該拿自己前世的價值觀來揣摩這個世界的人的心理,比如他自己的身世,明明應該是泰瑞納斯的侄子,但老國王卻對他視若己出,以至于不少人都傳言說他是泰瑞納斯的私生子。這個所謂密辛的真實性完全沒有必要去考證,但這至少說明了一個情況——在艾澤拉斯優秀的男人有數個紅顏知己是非常普遍的情況,并且這是被普世價值所接受的。

        艾薩克斯起身,他突然覺得維持目前的情況似乎是最好的選擇,當然他是絕對不會讓瓦莉拉離開他身邊的,這份薪水可是還要發很長時間呢。

        濃郁的圣光在艾薩克斯身邊浮現,洗刷他的身軀,這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紅龍對生命的氣息非常敏感,哪怕有一點某些特別物質的殘留都必然會引發她的懷疑。

        這不是背叛,這是愛。艾薩克斯在心中說服自己道。他走出這個秘密的會議室,向著訓練場的方向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就是就是幾乎完全重復的生活,但艾薩克斯的心情卻愈發的沉重與煩躁,這并不是因為感情問題或是克莉斯塔薩發現了什么而引發了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家庭倫理糾紛,而是那種讓他汗毛倒豎的奇特感覺愈發地頻繁起來,艾薩克斯經過多次思考確認自己應該是被某種存在盯上了,但是敵人是誰?又身在何處?

        這都不得而知。

        就在艾薩克斯的焦慮快達到頂峰時,一只淡紫色的風暴烏鴉飛進了王宮,這是一位熟人,艾薩克斯立刻單獨接見了她。

        暗夜女德應該是目前艾薩克斯在暗夜精靈方面最親密的朋友之一,她帶來了一個消息,伯納德,那個奇特的遠古之靈希望他到洛達希爾去一趟。

        “伯納德導師希望你帶上長公主卡莉亞,他說他有辦法解決她的問題。”艾爾希又補充道。

        艾薩克斯直勾勾地注視著暗夜精靈的銀色眼睛,內心已經開始翻起風浪,卡莉亞的情況已經可以說是洛丹倫的最高機密之一了,那個遠古之靈又從何得知有關她的事情?

        伯納德是無數不多讓艾薩克斯捉摸不透的存在,這個名字在原本的時間線應該是沒有以任何形式出現過的,并且他似乎是和自己有什么特殊的關系,在過去的幾年中給予了不少援助。

        艾薩克斯瞇起了眼睛,他突然覺得伯納德并不可能這么無緣無故地找自己,必然和他最近遭受的那種奇特感覺有關系。倒不妨去一趟,看一看這位到底想做什么。

        他立刻叫來了克莉斯塔薩和卡莉亞,宣布了自己臨時決定的出行計劃,兩女雖然有些吃驚,但并沒有表達什么異議,

        此行一共三人,騎乘炤壬就有些不太合適了,艾薩克斯歉意地看了一眼克莉斯塔薩,紅龍心領神會,立刻化為龍形,巨大的身軀頎長優雅,鱗片宛如紅寶石一般閃亮。

        艾薩克斯的眼中露出欣賞之色,即使是以凡人的眼光,克莉斯塔薩也依然是一條非常漂亮的巨龍。

        他扶著卡莉亞騎上克莉斯塔薩的背部,長公主非常自然地依靠在艾薩克斯懷里,一如當年第一次一同騎乘獅鷲一樣。

        從王城到洛達希爾,這段路程并不算漫長,很快艾爾希所化的風暴烏鴉和克莉斯塔薩就降落在凱爾達隆島的邊緣,放眼望去,世界之樹的巨大樹冠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

        “伯納德導師就在洛達希爾樹下,請跟我來。”再次化為人形的艾爾希說道。

        “你好啊,艾薩克斯。”一個清脆的聲音從一旁響起,艾薩克斯轉身看去,隨即露出意外的神色,“露娜拉?你怎么還沒有回卡利姆多?”

        “我的父親并沒有限制我的行動。”露娜拉仰起頭,看著上方的樹冠同時露出愉悅的笑容,“我喜歡這棵世界之樹,它很年輕,充滿活力。”

        一個藍紫色的類似于雛龍的小家伙從樹妖的背后探出頭來。“你好啊,光明之翼。”艾薩克斯打招呼道。

        “光明之翼一點都不好,因為看到了你這個大壞蛋!”精靈龍張牙舞爪地說道,但因為體型的關系,這些威脅性的動作看起來非常可愛。

        艾薩克斯不以為意,心神一動,繼續對樹妖說道:“我有個問題,露娜拉,你對伯納德這個遠古精靈有什么了解嗎?”

        “伯納德?”樹妖做出了一個非常可愛的思考狀,“他應該是塞納里奧議會資格最老的人之一了把,是為數不多在死亡后依然能以小精靈形態存在的德魯伊,他大概在兩千年前就一直都是目前這種形態。”

        艾薩克斯點點頭,但他的疑慮并沒有被打消,反而增添了一些。

        艾薩克斯等人在世界之樹底部一片寬廣的空地上見到了伯納德,“啊,我們又見面了,艾薩克斯殿下。”伯納德先招呼道:“當然也很榮幸能夠見到你們,兩位尊貴的女士。”

        遠古之靈當然沒有嘴和聲帶,這些話語通過意念傳達至眾人的精神世界。

        “我們直接開門見山吧,伯納德。”艾薩克斯決定直話直說,“在我們開始談話之前,你最好解釋一下你是如何知道卡莉亞的情況的。”

        長公主的身體明顯的一僵。

        “關于長公主殿下的事情我們稍后再說,我們不妨來談論一下你。”伯納德卻出人意料地說道。

        “我?”艾薩克斯瞇起了眼睛,這個家伙喊自己來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的,艾薩克斯,這幾年你干了不少驚天動地的事情。所以我想問一下,你是否還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性存在疑慮嗎?”

        艾薩克斯內心一驚,但還是維持住表面的不動聲色,“我不太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他說,余光看向其他人,發現無論是克莉斯塔薩、卡莉亞還是艾爾希都是茫然的神色,似乎伯納德是在單獨和他進行交流。

        伯納德發出了意味深長的笑聲,“需要我給你一些提示嗎?還記得當初那本寫著起源’兩字的圣典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對那兩個字非常熟悉才對……”

        艾薩克斯的左手下意識地握拳,臉色迅速陰沉了下去,“你到底是誰?”

        “我想你心理應該已經有答案了。”伯納德徐徐說道,他似乎就要揭示真相了,但他的聲音卻陡然變得急躁起來,“該死,來不及了,那個老家伙竟然來的這么快!”

        什么來不及了?老家伙又是誰?艾薩克斯內心泛起了巨大的疑惑,但他的話還沒有說出口,卻發現周圍突然揚起了金黃色的沙塵。時間的流速突然變得極其緩慢起來。

        這是他非常熟悉的沙塵領域,那么伯納德的真實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他竟然在這塊地區提前布下了如此強大的時光法陣。

        艾薩克斯勉強把頭轉向艾爾希的方向,發現暗夜女德同樣是驚愕的表情,她竟然也是完全不知情的,從不知道她這個導師的真實身份。

        一個時空蟲洞出現在這塊空地的中心,接著不斷擴散,艾薩克斯能感受到從其中散發的奇特氣息,他費力地想做出反抗,但身體的反應完全跟不上思維的速度,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都陷入了時空蟲洞之中。

        蟲洞再蔓延到沙塵領域的邊緣就停滯了,接著一切都陡然消失,只留下一片空蕩蕩的土地,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那四個人也從不曾存在。

        一切都重歸平靜。

        然而這種平靜只持續了數秒,金黃色的沙塵卻再次出現,但這一次沙塵形成的風暴卻幾乎影響了整座凱爾達隆島,一時間天地變色,就連世界樹本身在這樣的時光沙塵之中也顯得無比渺小而孱弱。

        在艾薩克斯等人剛剛消失的地方,一個更大的時空蟲洞數間出現,接著一只巨大的青銅色的龍爪從中伸出重重地拍打在地面上,濺起大量的灰塵。

        隨著沉重的步伐,一只青銅巨龍緩緩浮現,他的身軀足有克莉斯塔薩的三倍大小,而在龍族只有一種存在才會有此等龐大的體型。

        露娜拉此時也因為感受到異常的波動而趕到了這里,樹妖花容失色,“時空之主……”她失神地說道。

        青銅色的守護巨龍,時空之主諾茲多姆睥睨地掃視著周圍,他甚至無視了露娜拉。

        “出來吧!時空擾亂者!”陡然,諾茲多姆發出咆哮,守護巨龍的聲音中帶著極其冰冷的殺意,巨大的聲波讓洛達希爾的樹葉簌簌作響。

        沒有人回答。

        諾茲多姆巨大的青銅色眼眸中燃起了宛如實體般的憤怒,他知道自己來晚了,那些背叛者在不斷拖延他的同時,又及時帶著那個該死的時間擾亂者躲藏了起來!

        周圍的沙塵風暴愈發地猛烈,“我一定會找到你們的,該死的異端!”青銅龍王怒吼著,宣泄著自己的憤怒。

        無論如何,造物主規定時間線都不能受到干擾,無論如何!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金星棋牌唯一官网 中国福彩有五分彩吗 河北十一选五福彩 捕鱼游捕鱼达人单机版 3499拉斯维加斯网址 河北麻将机作弊器 竞彩混合过关中奖规则 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 内蒙古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娱乐网站注册账号送体验金 wwe日本美女撕衣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直播 秒速时时软件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IOS版软件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 推天九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