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33章 時沙之龍

        仿佛身處一個在不斷扭曲的空間,但艾薩克斯又感覺自己在不斷前進。ξ菠★蘿★小ξ說視覺幾乎已經失去了作用,眼前一片漆黑,偶爾有一些光芒閃過,但根本無法看清光芒中到底是什么。

        顯然這里就是時間線的夾縫,只有青銅龍才熟悉的領地。

        艾薩克斯對伯納德的意圖完全無從猜測,事實上他現在已經感受不到那個遠古之靈的氣息,與之一同消失的還有卡莉亞。然而艾薩克斯現在卻無暇顧及這些,他能感受到克莉斯塔薩和暗夜女德艾爾希依然還在他的周圍,并且她們的狀況似乎并不好。

        這個亞空間通道可并不是安全的地方,充斥著不穩定的時光之力,沖刷著三人的軀體,這種力量根本不是凡人之軀能夠承受的,即便是克莉斯塔薩也無法變回強橫的巨龍之軀,她似乎和艾爾希一樣陷入了昏迷,生命氣息飄忽不定。

        艾薩克斯的情況卻要好得多,他發現自己并沒有受到這些紊亂的時空亂流的影響,并且很快就判斷除了原因所在,此時他身上只有一件魔法物品還處于活躍狀態——時光沙漏。

        這枚小型沙漏當初作為薩爾的“贖金”破碎在艾薩克斯面前,年輕的王子盡自己的能力使其得到了一部分復原從而能發揮某些功效,接著將其當做飾品使用。在過往的戰斗中這枚時光沙漏發揮了不小的作用,它的來源很可能就是伯納德或是他背后的那些家伙。

        這枚沙漏顯然就是艾薩克斯不受影響的關鍵所在,這說明至少伯納德把他們拉進時空通道并不是帶著致他們于死地的目的,艾薩克斯稍稍有些心安。他感到時光沙漏在不斷地吸納時空亂流,似乎正在變得更完整,更強大。

        自保已經無虞,但如何救下克莉斯塔薩和艾爾希?

        艾薩克斯下意識地想要激發圣能,但這并沒有產生什么有效的作用,在無法確定兩女的準確方位的情況下,他的圣盾只能保護自己,而圣光的照明效果也已經完全失效,他的視界除了了淡金色的圣光之外依然一片黑暗。

        這可不妙,艾薩克斯并沒有再試圖動用自己其他的能力,他知道那都是徒勞的,破局的關鍵點依然應該還是在時光沙漏上。艾薩克斯凝聚精神,第一次開始試圖了解這枚沙漏的構造與運行機理。

        然而精神力形成的觸角剛一接觸沙漏,就突然被一道極其強大的力量固定住了,艾薩克斯還沒反應過來,一股奇特的力量開始從沙漏里源源不斷地灌輸進他的靈魂,與此同時對應的實質性能量也開始迅速注入他的身體。

        這個沙漏本質上竟然是一個轉化器!源源不斷地將時空亂流的能量轉化并對艾薩克斯產生某些影響。這個過程并不痛苦,艾薩克斯感到自己發生了一些變化,但這種變化似乎并不是能級的增長。

        時空亂流給他的感覺已經不再是詭異而充滿威脅了,他現在仿佛身處于洋流中的逆戟鯨一般愜意遨游,同時也能確切地觸碰到克莉斯塔薩和艾爾希,他下意識地伸展雙翼,將她們籠罩。

        等一下,雙翼?

        此時時空通道似乎已經到達了盡頭,一道刺眼的白光猛然出現,讓已經習慣了黑暗的艾薩克斯產生了不適,強烈的眩暈感侵蝕著他的大腦。他重重地摔倒,似乎壓壞了一些小物件,并且能夠感受到地面也已經破碎。

        接受時光沙漏力量的灌注使得他的精神本就處于不穩的狀態,因而幾乎無法抵抗轉化時空所帶來的的生理反應。艾薩克斯悶哼了一聲,暫時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蘇醒,不過并沒有立即睜開雙眼,眩暈感已經消退,但卻有了新的麻煩,他被束縛了,以一種緊貼地面的姿態被捆縛著。

        這可不是什么文雅的姿態,艾薩克斯內心陡然升起一絲怒火,但隨即壓抑了下去,他意識到自己遭遇了敵人。

        耳邊有人在說話,應該是兩個年輕的女性,她們用的語言很有美感,然而艾薩克斯卻完全聽不懂,他在語言學方面委實不算精通,完全掌握的只有通用語和矮人語,而薩拉斯語和獸人語則只能進行日常交流,至于其他的語言一概不會。

        語言不通就意味著連基本的情報都獲取不了,艾薩克斯決定立刻暴起發難,他猛然睜開了眼睛,但隨機神情一僵。

        在他的正前方確實有兩個年輕的女性,根據藍紫色的膚色以及長耳朵的特征可以判定她們應該是暗夜精靈。這兩位女性暗夜精靈都穿著月白色的長袍,左邊那一個有著暗夜精靈標準的藍黑色長發,容貌即便以人類的眼光來看也已經達到了可人的級別,但與右側她的同伴相比卻依然相形見絀。

        這一個暗夜精靈的長發是夢幻般的青藍色,身姿婀娜,面容姣好。兩個暗夜精靈少女在看到艾薩克斯時都露出了驚駭的目光,同時下意識地后退了幾步。

        似乎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算比較正常,艾薩克斯作為主角似乎又要有新的艷遇,除了這兩個暗夜精靈少女在艾薩克斯看來有些過于袖珍。艾薩克斯第一反應是開始回憶卡多雷有沒有松鼠大小的亞種,但隨即意識到是他自己的問題,他的身體顯然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身體似乎變長了許多,脖頸也能更靈活地運動,他勉強側過頭看向身體的一側,但看到的卻不是自己的手臂,而是一只被套著鎖鏈的爬行類生物的爪子。

        艾薩克斯難以置信地眨巴著眼睛,他猛然轉頭看向另一邊,看到的確實同樣的景象,他感到自己的背部和臀部多了東西,并且似乎還是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他張開嘴,發出的竟然是磅礴的巨龍怒吼。

        他竟然……變成了一頭龍,一頭體長至少二十米,比克莉斯塔薩還要大一圈的青銅龍。

        這可真是一個巨大的“驚喜”,沒想到時光沙漏最強大的功效竟然是這樣!

        強大的電流突然從束縛他的鎖鏈中傳來,顯然是想再次讓他陷入暈厥,艾薩克斯痛吼了一聲,下意識地向開啟圣盾,卻發現在體內根本找不到絲毫圣能的存在,他又想啟動白銀之手變形,但依然失敗了,這件神器似乎也不知所蹤,甚至就連寄生在左臂的古神幼體似乎也不復存在。

        他現在就是純粹的巨龍之軀,雖然還有些不熟悉,但毫無疑問,力量驚人。

        艾薩克斯開始動用巨龍的力量,試圖掙脫,然而一次更猛烈的電擊傳來,艾薩克斯又發出痛吼,直接癱倒在地,這種無孔不入的能量沖擊即便是即便是巨龍之軀也難以承受。

        透過已經模糊的視線,艾薩克斯能看到控制這些鎖鏈的人,那是一群暗夜精靈法師,身穿華麗的法袍,為首是一名男性,周身散發的奧術能量非常強大。

        這些精靈法師顯然想再給艾薩克斯來一記狠的,然而一個身影卻突然阻擋在他們的面前,是那個青藍色的頭發的暗夜精靈少女,她朝他們呼喊著,似乎在阻止他們對艾薩克斯進行進一步的傷害。

        她成功了,似乎是因為有著不低的地位。

        雖然不明白暗夜精靈少女是出于何種心理會對自己發善心,但艾薩克斯顯然不會浪費這種機會,他必須脫離這該死的束縛以便不會再遭受更多的電刑。

        那到底該怎么做呢?

        幾乎是出于本能的,艾薩克斯的身體陡然變得不真實起來,他緩緩站起身,鎖鏈沒有起到任何束縛的作用,仿佛他只是一個幻影一般。

        巨龍脫困,周圍的暗夜精靈都變得有些驚恐起來,法師們和周圍的衛兵立刻向艾薩克斯發起了攻擊,但無論是法術還是箭矢,都穿透了艾薩克斯的身體,沒有造成任何有效的傷害。

        艾薩克斯現在也確定了自己所處的狀態,這種能力顯然是原本時光沙漏“靜滯”的加強版,原理即是將自身固定于某個時間維度中來規避傷害,原本艾薩克斯只能靜止不動,但現在他有了在“靜滯”狀態移動的能力。

        艾薩克斯獰笑著望著那些驚慌失措的精靈法師,金黃色的龍眸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現在該輪到我了,蟲子們。”他低吼道。

        然而青藍色長發的精靈少女這一次卻阻攔在他的面前,眼眸中滿是哀求,顯然她不希望再發生紛爭。艾薩克斯覺著這個小妞應該是把自己當成那種本性和善但不幸被捕獲遭受非人待遇的大型野獸了,他停頓了下來,想見識一下事情是不是會按標準劇情發展。

        暗夜精靈少女閉上眼開始虔誠地祈禱,一道銀色的光華浮現,將她籠罩,這是月神艾露恩的力量,從這種恩賜的能級來看,少女足以稱得上是神選者。

        “尊敬的巨龍,我們沒有惡意。”一個輕柔的聲音在艾薩克斯心底響起,顯然這個年輕的月之祭祀已經和他建立了精神聯系。

        “沒有惡意?”艾薩克斯喘著粗氣,表現出一種憨傻的大塊頭形象,”那么你們為什么會在我受傷的時候將我囚禁?”他的雙眼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似乎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年輕的女祭司不斷地好言安撫,使得艾薩克斯這頭巨龍逐漸平靜下來,看起來防范之心大減。這似乎是一個好機會,那些精靈法師毫不猶豫地突然動手了,一道聲勢浩大的紫羅蘭色光華被他們聯手釋放,向著艾薩克斯襲來。

        果然是標準劇情,艾薩克斯在內心哂笑。看似千鈞一發但實際上早已計劃好地再次開啟靜滯狀態,免疫了這次打擊。接著表現出極度的狂暴姿態,現在他有正當理由大開殺戒了。

        “你們在干什么?”年輕的女祭司又驚又怒,她不知道該說這些法師愚蠢還是貪婪,但顯然和平已經不可能持續了,艾薩克斯怒吼著,猛地轉身,遍布尖刺的粗壯龍尾向著精靈法師們橫掃而去。當然他很小心地避開了那個天真而善良的精靈女祭司。

        這副巨龍身軀應當是符合艾薩克斯本身的實力的,也就是只比龍王差一線的史詩級,這一記龍尾掃擊即便是普通的戈隆應該也承受不住,然而卻并沒有對那些法師造成太大的殺傷,場面雖然一片狼藉,但一部分提早閃現逃脫,而剩余的則開啟了各種屏障技能,這正死亡的人數甚至不到十分之一。

        這些精靈法師的強度簡直可怕,艾薩克斯皺起了眉頭,這個法師團隊至多只是主城級別,但哪怕再奎爾薩拉斯中應該也只有覆滅的魔導師團體能完勝他們。

        不過這些法師應該暫時也形成不了戰斗力了,艾薩克斯的計劃并沒有受到干擾,他開始瘋狂地攻擊周圍的所有人,龍爪撕裂,龍翼拍擊,龍尾掃擊,暗夜精靈們試圖依靠人數來戰勝艾薩克斯,但這必然是徒勞的。

        艾薩克斯怒吼著,咆哮著,但無論表現的多么狂怒,他一直都在朝一個方向緩緩挪動。他剛才已經觀察了周圍的地形,發現自己位于一個空曠的廣場之中,周圍是有些熟悉的淡紫色典雅建筑,不過艾薩克斯沒空在意這些建筑的風格,他第一眼就發現在廣場的一角有一些奧術囚籠,克莉斯塔薩和艾爾希就在其中,身體懸浮,宛如晨色。

        這就是艾薩克斯的目的,不管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時間維度,必須優先確保同伴的安全,同時為了避免兩女被脅迫,在完成救援之前他都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目的。

        突然一道類似于之前的紫羅蘭色光芒突然從一座高聳的法師塔頂端射向艾薩克斯,堪堪擦過艾薩克斯的脊背,帶起不少鱗片。他不可能一直維持“靜滯”狀態,雖然那會讓他免疫攻擊,但同樣的他也無法攻擊敵人。

        好痛,這是艾薩克斯的感覺。那座法師塔是一個不小的威脅,不能放任不管,但他現在對這具巨龍之軀的戰斗力開發有限,該怎么進行遠程攻擊呢?

        艾薩克斯突然有一種想吐口水的沖動。

        他照做了。

        滾滾的青銅龍息轟擊在法師塔上,時空亂流席卷著沙塵,幾乎是瞬間腐朽了磚石,破滅了法陣。那座明顯等級不低的法師塔只堅持了片刻便轟然倒地,化為塵埃。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重庆时时彩2期必中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19020 广西快3现场开奖视频 河南麻将技巧 彩宝网彩票 足球分析软件哪个好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直播 福彩二十选五开奖号码 云凤电玩城注册送分 时时彩整天投注法 安徽时时平台下载 欧美美女腿 香港麻将是广东麻将吗 凤彩网app ag88下载 赛车追特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