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37章 深藍災星

        從艾澤拉斯誕生至今,這個世界只有一塊巨大的陸地,卡利姆多,“群星閃耀之地”。№菠☆蘿☆小№說數千年前暗夜精靈就崛起為最強大的種族,他們占據了這片大陸最優質的領地,而在他們建立的龐大帝國的中央,就是所有上層精靈的力量與榮光所在——永恒之井。

        這是艾澤拉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能量源泉,日后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們所依賴的太陽之井事實上只是用一瓶永恒之井的建立的。暗夜精靈是最早利用這口能量源泉的種族,他們當中很快就誕生了無數擁有極強法力的法師,在泰坦們留下的守護力量分崩離析的情況下,暗夜精靈帝國成為了艾澤拉斯的霸主,無論巨魔、魔古族還是熊貓人,都無法對他們產生實質上的威脅。

        后世的奎爾薩拉斯高等精靈的傲慢與狂妄與現在的上層精靈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在掌控了永恒之井這樣近乎無盡的能量源泉之后,他們并不滿足,反而開始追求更高層次的力量,于是一個來自扭曲虛空的強大意識降臨,表明將滿足他們的渴望,接著就獲得了他們的效忠。

        一如當年阿古斯所發生的事情一樣。

        高大巍峨的暗夜精靈王宮就矗立在山邊的峭壁懸崖上,俯瞰著一潭巨大的黑水。永恒之井的水面并不平靜,時常會因為魔力的積聚而爆發風浪。

        作為女皇艾薩拉的居所,這座巨大王宮的輝煌已經超出預言所能描述的范疇,它簡直可以說是一座奇跡。

        宮殿周圍,衛士們身著綠色盔甲,佩矛帶劍,小心翼翼環顧四周。他們不僅監視城外有無非法闖入者,時不時還要格外留心里面的動靜……尤其是那座主塔,似乎他們已經感知到了一股不可預測的神秘力量正在孕育之中。

        在這座高塔之中有一間密室,已經通過法陣與外界完全隔絕。身穿華麗法袍的瘦長生靈正聚集著釋放,毫無疑問這是一群上層精靈法師,只不過試圖掌控的卻不是他們所熟知的、從永恒之井中提取的純凈奧術能量,而是一種完全對立的力量——邪能。

        女王的近侍、這些上層精靈的統領薩維斯也在這里,他與其他精靈的外貌有著顯著的不同,除了身形更為瘦長之外,他的眼睛并不想其他同胞一樣的銀白色,占據眼眶的是是一對類似黑曜石質地的假眼,上面有深紅色的紋路,這顯然是某種特別的魔法所造成的后果。

        薩維斯是暗夜帝國最有權勢的人,甚至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個陰沉的精靈法師能擁有這種地位并不是因為他與艾薩拉女王保持著非常親昵的關系,更是因為他出色的頭腦與玩弄陰謀的技術。事實上薩維斯很可能是艾澤拉斯第一個效忠那位黑暗泰坦的變節者。

        薩維斯此時的注意力完全都在那顆熊熊燃燒的球體之上,這顆混亂寶珠是那位黑暗泰坦降臨艾澤拉斯的媒介,事實上薩格拉斯的意志已經多次顯現,不過現在這顆寶珠毫無動靜。

        身為這些法師的統領,薩維斯本應該親自帶領他們施法,但現在這份工作已經被一個更合適的存在代勞了,那是一個高大的、身穿堅實的金屬鎧甲的惡魔,那是犬王哈卡,黑暗泰坦派來的先遣官。這個惡魔手持一根猙獰的長鞭,他在暗夜精靈法師中巡視著,糾正他們的施法方式,偶爾還加入自己的法力。

        在他的身旁一直都有幾條地獄犬跟隨,這種扭曲的生物一直都以一種垂涎欲滴的姿態掃視著精靈法師。之前幾個犯錯的倒霉蛋以及向所有證實了這些地獄犬對法師有致命的危險,因而精靈法師們都噤若寒蟬。

        顯然惡魔并不是唯一的,他們在不同的時間線中都有獨立的存在。犬王哈卡雖然并不算特別強大,但他的特殊能力以及忠心使他受到了黑暗泰坦重視與信任,這一次他依然被先行派遣過來知道這些對邪能幾乎一竅不通的凡人。

        源源不斷的奧術能量從永恒之井中被汲取,匯集于此處再轉化成邪能,永恒之井的能量和太陽之井的能量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軍團可以利用瑪諾洛斯之血徹底污染太陽之井,但對永恒之井只能使用這種效率不高的轉化手段,因而進展非常緩慢。

        一道新的邪能傳送門緩緩浮現,哈卡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冷冷哼了一聲,“一群不堪造就的蠢貨。”這道傳送門并應該是直接連通連通阿古斯的,但顯然設立時空坐標的那個家伙出了疏漏。

        這道邪能傳送門似乎是連接了被軍團毀滅的世界之一,具體是哪一個哈卡也不清楚,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這一次的努力只能召喚一些低階惡魔炮灰。

        果不其然,在一群野生小鬼呱呱亂叫著沖出來之后,傳送門就沒了動靜,哈卡的臉色變得更陰沉了,他們的運氣很差,聯通的那個世界中幾乎沒有誕生高階惡魔。

        突然,異變陡生。

        邪能傳送門開始發生了變化,這是傳送門被某些更強大的存在接管的情況,與此同時刺骨的寒意從其中傳出,使得密室的溫度陡然下降。

        哈卡突然覺得有些不妙,“切斷傳送門的能量供應。”他粗聲粗氣地喊道。

        但顯然已經遲了,刺骨的寒冰風暴猛然從傳送門中爆發,雖然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及時開啟了自我防御,但依然有幾個靠的太近的倒霉蛋被徹底冰封,厚實的冰塊使得他們動彈不得,不過他們都還活著。

        但很快他們就很絕望的發現,這并不是幸運。

        冰藍色的火焰開始在這些法師的身上燃燒,準確的說是一種類似于燃燒的魔法反應在他們的軀體上產生,因為這些火焰和禁錮他們的藍黑色堅冰沒有任何沖突,并迅速侵染了他們的全部身軀,并且燃燒的不只是**、衣物,還有某種無形的東西。

        法力燃燒。

        這些精靈法師的身體扭曲著,他們無法反抗,就連慘叫也無法通過哪些堅冰傳出,他們只能在悲慘的寒冰中慢慢死去。

        哈卡的內心也產生了寒意,他當然不會對那些精靈法師心生憐憫,他感到恐慌完全是因為他能感受到這個即將出現的強大野生惡魔的力量,那是和他非常近似的力量性質,都是對奧術能量的破滅與掠奪。

        不同惡魔有相似的能力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現象,畢竟扭曲虛空中每時每刻都會有成千上萬新生惡魔誕生,因而必然會有能力方面的重復。而兩個有著同源力量的惡魔遇見之后一般只會有一種結局,強大的一方將弱小的一方吞噬。

        這就是惡魔的法則。

        哈卡意識到自己不應該再等待了,必須先發制人,邪能開始在他的體表燃燒,他召喚出了一只又一只的地獄犬,同時將手中的長鞭全力向墨藍色的傳送門抽去。

        然而這并沒有產生什么效果,此時被冰封的精靈法師皆已殞命,封鎖他們的寒冰囚籠中此時都包裹著燃燒了他們全部精華的深藍色火焰,構成了一種極不穩定的混合物質,而現在,它們爆發了。

        比之前寒冰風暴還要強大數倍的能量沖擊席卷了這個密室,就連堅實的白石墻壁上也出現了細密的裂紋。殘余的上層精靈法師再一次遭遇了血洗,還活著已不足一半。犬王哈卡召喚出來地獄犬悉數陣亡,他們雖然對法師有著極強的克制能力,但本身非常脆弱,只能算是中低階惡魔。

        哈卡也不好受,他的邪能護盾在這場爆炸中消耗了大部分能量,而短時間內無法補充。而此時帶來這場毀滅性災難的寒冰惡魔終于現出了身形,但她并不是那種身軀龐大的高階惡魔,即便在上層精靈看來也顯得有些瘦小。

        這似乎是一個……納斯雷茲姆?

        對方竟然是一個女性,皮膚蒼白,身材纖細,精致的臉龐帶著無情的冷漠,除了納斯雷茲姆標志性的犄角與蝠翼之外,她竟然更像是一個凡人。如果不考慮她的種族,甚至可以說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生物。是的,在某些情況下確實可以用美麗這個詞來形容惡魔。

        是的,致命的美麗。

        卡莉亞沖著哈卡遙遙一指,后者的邪能護盾上立刻浮現出一層刨冰,接著惡魔少女身形一閃出現在哈卡的面前,一把完全由冰霜構成的權杖迅速凝聚,在觸碰到那層薄冰之時,冰片連帶著邪能護盾一同破碎。

        在吸取了巨龍之魂殘片之后,卡莉亞已經擁有了能夠碾壓犬王哈卡的力量。她知曉這座密室在薩格拉斯的注視中,因而伯納德反復告誡她必須在短時間內殺死犬王哈卡。

        這并不難。

        很顯然犬王哈卡除了邪能護盾之外并沒有額外的逃生能力,他大部分能力都在與召喚地獄犬,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燃燒軍團當中最弱的高層。

        寒冰權杖毫無阻礙的刺入惡魔的軀體,邪能寒冰注入,讓哈卡的身軀急速冷卻。這柄權杖并不是薩格拉斯權杖,雖然在這個時間段軍團的工匠還未給他們的主人打造這把神器,但伯納德和卡莉亞都不至于愚蠢地暴露它。

        哈卡只感覺一股恐怖的吸力從權杖中傳出,另一端竟然是與他完全相同的能量特質,并且比他強大的多,因而他完全無法反抗。哈卡完全想不到對方的力量是來自于另一個時空的自己。

        這頭惡魔的精華很快就被吞噬,他的軀體很快北冰霜覆蓋,最后完全破碎。這一切都在十幾秒之內發生,宛如夢幻一般,幸存的精靈法師們完全無法相信剛才那個頤指氣使的強大惡魔就這樣徹底消亡。

        似乎無論在哪個時間線,犬王哈卡的命運都不會有本質上的改變。

        獲取了雙份哈卡之力的卡莉亞面無表情,她不屑一顧掃視著這座密室剩下的活人,很顯然她就要動手繼續清理這些膽敢召喚她的凡人了。她現在扮演的就是一個被無故召喚激怒的野生惡魔,如果不被阻止,她將繼續殺死所有人。

        終于,唯一的觀眾降臨了。

        薩維斯注意到混亂寶珠開始散發光芒,他的神情陡然興奮了,這個謹慎的法師一直都沒有冒生命危險出手,因為他知道這一切都在那位至高存在的注視中。

        一股恐怖的意志降臨,精靈法師立刻全部跪下,似乎完全不擔心身邊還有一個殺星,而卡莉亞也幾乎感到難以呼吸,她漠然的臉上第一次露出畏懼的神色,這并不是純粹的演戲,而是她真實的內心感受。

        即便是她現在的力量,在薩格拉斯面前也不值一提。

        “有趣。”威嚴的聲音從混亂寶珠中傳來,令人產生發自內心的臣服之感,“一個新誕生的女性納斯雷茲姆?并且吞噬了不少高階惡魔?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過這樣有潛力的野生惡魔了。”

        卡莉亞干脆利落地屠殺凡人、吞噬哈卡的力量,這完全符合一個野生惡魔的行為,因而即便是薩格拉斯也沒有產生懷疑。

        “你殺死了我的屬下,本應該受到懲罰,但我決定一個選擇的機會。”薩格拉斯繼續說道,他沒有任何憤怒的情緒,但他的話語依然讓人心顫,“臣服還是灰飛煙滅?”

        這顯然不必有任何猶豫,卡莉亞立刻伏低身子,“向您致敬,偉大的主人。”

        “很好,你既然殺死了哈卡,那就必須取代他的職責。”黑暗泰坦說道,在他眼中從沒有把惡魔當做真正的下屬,因而他對哈卡的死沒有什么太大的感覺,他只需要有能偶利用的對象存在就可以了,至于到底是誰并不重要。他絕不會有為屬下報仇的想法。

        很好,一切都在按照伯納德所說的進行。

        “另外,我將給予你一點恩賜。”薩格拉斯突然又說道,一道深綠色的光芒從混亂寶珠中射出,在卡莉亞還沒反應過來就沒入了她的身體,侵入了她的心臟。

        卡莉亞露出痛苦的表情,但隨即一股強大的氣勢從她的身上爆發,邪能混雜著冰霜席卷而出,就連永恒之井的水面都瞬間出現了一層薄冰。

        薩維斯露出羨慕而嫉妒的表情,他竟然親眼見證了一個傳說級別的惡魔誕生,雖然只是最底層的傳說級,但那畢竟已經完全超出了凡人的桎梏。

        上層精靈法師投靠燃燒軍團的心愈發熾烈了。

        卡莉亞感到自己的心臟產生了變化,隨著其每一次跳動,龐大的力量就會傳遍全身。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麻将必赢技巧 陕西11选5电子走势图 澳门永利网站是多少? 老挝赌场 山西麻将扣点点怎么玩 75秒时时彩官方开奖 昨天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 牛牛怎么玩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app 彩神通破解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双彩结果 极速时时开奖主页 浙江11选五开奖结果 糖果连连看经典版 老时时360票 20选5型缩水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