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42章 時空掠奪者

    0342章 時空掠奪者

        艾澤拉斯的國際商人地精一族有著一句至理名言,“時間就是金錢”,艾薩克斯在加魯維克嘴里也聽過不少次這句話,他從沒有想過竟然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解讀它。

        時間法則就是無盡的資源。說實話平行時空本身就非常奇妙,在無數平行時空中有無數守護巨龍,無數艾澤拉斯和上古之神,甚至無數的萬神殿泰坦和薩格拉斯。但他們又互不干擾,因為每一條時間線相互都是絕對“平行”的。

        克羅敏繼承了這個時空青銅守護巨龍之位,卡莉亞也已經獲取兩倍的哈卡精華以及薩格拉斯的賜予,這就是從平行宇宙中獲取的好處,而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以一個超乎艾澤拉斯人認識的比喻來說,平行宇宙就像是一個自主運行無數同類程序的主機,阿曼蘇爾應該都只算一個權限較高的管理者,而青銅龍只能算是修修補補的維護人員,而純粹的外來者艾薩克斯,他應該算是病毒。

        當然平行宇宙程序本身擁有著非常強大的防火墻,艾薩克斯這個小小病毒還翻不起什么太大的波浪,只能在即將終止運行的進程中獲取利益。

        阿曼蘇爾已經隕落,殘存的靈魂也在燃燒軍團手中飽受折磨,因而如今唯一能夠穿梭于不同時間線的就只有青銅龍一族,不過這種能力主要是方便不同時空的青銅龍互幫互助,泰坦卻并沒有賜予他們從平行時空中直接汲取力量的能力。如果他們想從廢棄時間線中獲取收益,就必須親自動手,而這個過程則困難重重。

        艾薩克斯如今已經知道青銅龍的進攻能力實在有些一言難盡,這意味著他們直接出面的效果非常不好。而更關鍵的青銅龍雖然能夠自由穿越不同時間線,但本身卻無法超脫時間法則的束縛,而時間法則中最關鍵的一條那就是在同一個時空中無法出現兩個完全相同的個體,也就是說不同時空的同一個人是絕對不可以碰面的。

        這就是所謂的“時間線唯一性法則”。

        守護巨龍或許是唯一有能力規避這種規則的種族,因為龍形態和人形態可以勉強被認為是兩種不同的生物,一頭龍的兩種形態可以同時出現,但也必然會受到極大限制,兩者都會陷入虛弱狀態。因而青銅龍很難利用這種漏洞——他們本身直接傷害能力就很堪憂,再加個虛弱狀態……

        當然,一頭青銅龍如果鐵了心要擾亂一條時間線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他可以通過傳送一些異時空生物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但一來將生物個體帶去異時間線的能量消耗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二來進行時空穿越的個體也必須遵循時空法則,也就是他所前往的那個時空不能有他自己的存在。

        所以即便是在那個“正統”的時間線中,“德拉諾之王”這樣的惡性時空入侵事件也只發生過一次。

        所以這個沒有青銅龍的上古之戰時空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并且價值無量。

        所以引入艾薩克斯這個病毒是非常高明的手段,他的存在是唯一的,受到的時空法則限制也是最小的。

        他可以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時空掠奪者”。

        艾薩克斯極速飛行著,一種極度旺盛的火焰在他的胸中燃燒,他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這么興奮過了。大部分疑惑都已經解開,他現在心境通徹,豁然開朗。他原本以為在這個時間線中面臨的又是一個沉重的任務,但事實顯然并非如此,在這個時空中沒有限制,沒有禁忌,不用考慮任何后果,他可以放開手腳做自己想做的一切。

        這個世界不過是一個龐大的副本,甚至可以說是一場游戲。

        來吧,好戲就要開場了。

        艾薩克斯返回了龍眠神殿,吸引了一些紅龍和綠龍的目光,他們之前看到兩頭青銅龍特使互相追逐著飛快離開,但現在卻只回來一頭,這種行為自然非常古怪,但放在本就神神秘秘的青銅龍身上反倒說得通了,因而并沒有哪頭龍上來問詢。

        第一次龍王會議已經結束,藍龍王和黑龍王已經結伴離開,這個時間點兩位守護巨龍還是無話不談的好兄弟,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你剛才去那里了?我的母親想單獨見你一面。”凱雷斯特拉茲向著艾薩克斯飛過來,小紅龍一副悻悻的神色,“你早就知道克莉斯是我的妹妹,是不是?然后卻一直看我笑話。”

        “克莉斯竟然是生命縛誓者的女兒?”艾薩克斯一副一看就很假的驚訝神情。

        凱雷斯特拉茲翻起了白眼,紅龍王子從鼻孔中噴出一絲煙塵,“別拿我當傻瓜,還有什么事是你們這些青銅龍不知道的?”

        艾薩克斯笑笑,不置可否。

        凱雷斯塔茲帶著他來到了距離龍眠神殿不遠處一個寬大的洞穴中,紅龍女王阿萊克絲塔薩和她的三位配偶以及克莉斯塔薩都在這兒,紅龍妹子似乎以一種似是而非的概念與家人“團聚”了。不過她的神態明顯有些緊張和不安,這被其他紅龍當做流浪在外的孤兒突然感受到家的溫暖之后的正常反應。

        艾薩克斯施施然走進了這座巢穴,一副不卑不亢的姿態,雖然說在心理上自我感覺高一等,但艾薩克斯當穿越者也也已經當了二十多年了,他知道該怎么隱藏這種心理。

        “克莉斯塔薩已經和我們講過了她的經歷,我完全想不到竟然會有這樣一個直系血脈流浪在外,若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經失去了這個孩子了,在此我向你表示真誠的感謝。”阿萊克絲塔薩說道。

        顯然她相信了艾薩克斯那個臨時編造的關于克莉斯塔薩身份的說法,畢竟紅龍妹子的血脈并不是假的。以阿萊克絲塔薩的生育速度來說,這幾百年遺失的龍蛋還是不少的,其中一個成活并付出克莉斯塔薩是完全有可能的嘛。

        唯一的問題就是艾薩克斯在這個說法中是一個私自養大紅龍小蘿莉,并且在對方剛成年就立即與之結合的猥瑣光棍龍的形象,這也難怪巢穴中其他紅龍看他的目光都帶著一種非常奇特的神色。

        “沒有必要因為這一點而感謝我。”艾薩克斯大大方方地說道:“事實上我也非常慶幸我能遇到我的摯愛。”

        場面突然陷入了尷尬的沉默。數秒鐘之后身為“岳父”的克萊奧斯特拉茲開口了,“所以你已經和我的女兒結成配偶了?”

        “沒錯。”艾薩克斯干脆利落地承認,克莉斯塔薩則顯得有些尷尬,雖然她知道眼前的這個克萊奧斯特拉茲并不是她真正意義上的父親,但這種情形在原本時間線中是不曾有的,就是被當面提親一般。看著艾薩克斯專注而又坦蕩的眼神,一股暖意在她的心中散開。

        克萊奧斯特拉茲和紅龍女王對視了一眼,似乎得到了首肯,“不同類別的巨龍相結合是一種非常罕見的情況,但如果你們能克服完全迥異的生活習性的話,我們并不會反對這種結合。但你要知道,巨龍之間四無法混血的,你們的子嗣終將繼承你的青銅龍精華,而克莉斯塔薩的血脈卻無法流傳。”

        艾薩克斯歪了下腦袋,靜待下文。

        “我的女兒是女王血脈最純凈的繼承者之一,她的血脈對整個紅龍一族至關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允許她先在紅龍族內繁育一批子嗣,然后再……”

        氣氛突然達到了冰點,艾薩克斯用極慢的速度展開了一個“和善”的笑容,露出森森白牙,“不行。”他盡可能壓下自己的怒氣,用平淡的生意說道。

        這老家伙,在原本時間線中他是不是也有同樣的想法?

        艾薩克斯在內心咆哮。

        “這個提議作罷吧。”紅龍女王開口道,相比萬年之后,現在的紅龍女王顯得更有活力一點,“不知你接下來要做什么?”女王問道。

        “我還有些比較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您知道的,諾茲多姆閣下此時還被困于時光長河當中。”艾薩克斯以青銅龍慣有的口吻含糊其辭道。

        “我有一個請求,年輕的艾瑟諾姆。”阿萊克絲塔薩平靜的目光似乎能看穿一切,“我在克莉斯的成長中完全缺席,你能否讓她在我身邊待上一段時間,讓我這個老母親補償她缺失的關愛呢?”

        艾薩克斯神情一動,克莉斯塔薩本就是受到紅龍女王重點關注的直系子嗣,接受了不少教導。但在這個時間線,紅龍女王似乎是認為克莉斯塔薩能達到這種地步玩群是因為天賦,所以準備重點培養。

        當然事情可能更復雜一點,紅龍女王很可能看出了什么,并猜到了他們的來歷并產生了某種程度的誤會,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克莉斯塔薩的機會。

        正好艾薩克斯接下來要做到的事情也不太方便帶著紅龍妹子,但一切都必須取決她自己的意志,“親愛的,你是什么態度?”艾薩克斯向克莉斯塔薩問道。

        “很抱歉,親愛的,我想我們應該暫時分別一段時間了……”克莉斯塔薩有些遲疑地說道,似乎是怕艾薩克斯生氣。

        艾薩克斯點點頭,“我明白了,尊敬的阿萊克絲塔薩,請問我和克莉斯塔薩能不能單獨相處一會兒?”他問。

        “當然可以。”

        艾薩克斯先走出了洞穴,克莉斯塔薩宛如一個小媳婦一般乖乖地跟著。

        “我得走了。”艾薩克斯突然說道。

        “這么快?”克莉斯塔薩顯然吃了一驚。

        “有些非常緊急的事情,你確定不和我一起行動嗎?”

        紅龍有些遲疑,“我確實不想和你分開,但是親愛的,紅龍一族數量眾多,大家能夠分到的資源都是有限的,所以……”

        不用克莉斯塔薩多言,艾薩克斯就知道她的意思,她想接受這個時空的紅龍女王的培養來增強自己的力量。

        在初識艾薩克斯時,克莉斯塔薩的是高傲的,她與艾薩克斯的感情更像是一種垂青,但短短幾年這種情形就調轉了,尤其是艾薩克斯展露出另一個青銅龍的身份之后,紅龍妹子竟然隱隱顯得有些自卑。

        她要增強自己的力量,并不只是為了使自己能和他更般配,更是為了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自己卻無能為力……

        這些艾薩克斯都懂,但他當然不會直接說出來,他伸出自己的脖子,與克莉斯塔薩依偎在一起,鱗片的粗糙完全比不上皮膚的光滑觸感,但他現在感到非常的心安。

        他們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良久,他們分開,艾薩克斯注視著克莉斯塔薩,過了許久,才終于決定暫時不把這個世界的真相告訴她,這既是為了保守秘密,同樣也是在保護克莉斯塔薩,畢竟這個恐怖呃真相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在自己的胸口取下一枚松動的鱗片,隨著他的精神波動,一點淡淡的淡金色光芒沒入了這枚鱗片之中,“拿著,如果發生什么事情的話,就通過這個鱗片來聯系我。”他對克莉斯塔薩說道。

        一個高階龍族都會有的能力,通過自身的鱗片來建立一種穩固的精神聯系。這不僅是為了能和克莉斯塔薩聯絡,更是為了在第二次龍王會議開始時,他能第一時間收到通知。

        克莉斯塔薩鄭重地接過,看向他的目光柔情似水。艾薩克斯意識到自己再不走很肯能就真的走不掉了。“那么就……回見。”他說。

        “回見。”

        經過簡單的道別,艾薩克斯轉身起飛,向著南方飛去。這只是一段時間的分別而已,即便是處于熱戀之中也很難產生傷感的情緒,艾薩克斯在想著接下來的計劃是,思維突然有了片刻的跑偏。

        離開克莉斯塔薩固然會更方便獨自行動,但缺少女朋友某些事情就做不了,他本來還想嘗試一下巨龍形態恩愛會是什么感覺,如今短時間內恐怕是不能如愿了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肉鸡欧洲指数公式 快乐时时结果走势图 双色球合数推算法 单机麻将游戏下载 日本美女祼体图片 快乐十分走势图如何看 福彩可以网上投注吗 11选5中任选拖胆规则 江西时时中奖2000万调查 广州红灯区站街女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pk公告 五分彩定位胆怎么分析 梭哈手机游戏 欢乐生肖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