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54章 時間線外的重逢

    0354章 時間線外的重逢

        病毒,渺小無形,捉摸不定。但正是這些肉眼不可見的小生物卻有著令人為之色變的可怕致命性。對絕大部分智慧生物來說,死于它們的可能性要遠遠高于命喪于猛獸之口。

        血疫的實際散布者艾薩克斯本意是用這種瘟疫來控制阿曼尼巨魔的數量,但因為時間緊迫,他在散播前并沒有完全弄清楚血疫病毒的特性。而從目前的結果,血疫病毒的表現極為優異。

        但這并不是什么好事,病毒的傳染力有些出乎意料。不可否認血疫病毒確實主要是針對巨魔的身理構造,但艾薩克斯似乎沒有注意到一點,那就是目前和巨魔生理構造最相似的種族正是暗夜精靈,他們本就是一批暗黑巨魔,因為永恒之井的力量而進化,但依然和巨魔有著許多非常相似的特征。

        因為永恒之井的關系,暗夜帝國的邊防癱瘓了一大半。如今血疫還只是在阿曼尼帝國內部傳遞,但當幾個月后第一個染病的巨魔游蕩出出提瑞斯法林地的邊界之后,事情就開始不可預料的方向發展了……

        ……

        辛艾薩琳,這座暗夜精靈最偉大的城市正在熊熊燃燒。

        在幾天前,這座城市的居民還是驕傲而光榮的,他們從沒想過辛艾薩琳會有陷落的一天,而更諷刺的是,覆滅這個城市的破壞者來自于內部,他們最敬仰的艾薩拉女皇的王宮。

        辛艾薩琳存在了數千年,而毀滅她只需要四十八小時不到。

        清理下等種族,這是瑪諾洛斯的說法,不過這場屠殺并不僅僅只是滿足了深淵領主殺戮的渴望,至少客觀地說,在此之后永恒之井周圍已經不存在任何有能力威脅到軍團傳送門的勢力,當然,只是暫時的,瑪諾洛斯顯然不會策劃一場精密而有計劃的種族滅絕,在無數暗夜精靈死于非命的同時,依然有不少平民成功逃生,在軍團缺乏足夠人手進行追擊的情況下,他們必然會將軍團入侵的消息帶出去。

        不過無論是阿克蒙德還是薩格拉斯,對這種情形都并不是太在意,軍團每降臨一個世界都必然會與這個世界中大部分生靈為敵。當艾薩拉斯各種族經過一系列的交涉、談判再勉強組建起一支各懷鬼胎的聯軍時,他們面對的將是一個完整編制的惡魔大軍。

        卡莉亞行走在廢墟之間,足部的高跟鞋并沒有影響到她的平衡。雖然已經是外籍納斯雷茲姆,但她的惡魔化一直只局限于犄角和蝠翼,因而至少從外表來說她和人類區別并不大。至于為什么女性惡魔會穿高跟鞋的問題,原因和另一個宇宙中那位蟲族女皇也進化出高跟鞋是一樣的,在對本體戰斗無明顯影響的情況下,潛在的女性心理會讓她們自發選擇更優美的外觀。

        周圍是大量暗夜精靈殘缺不全的尸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些尸體將會以一種非常緩慢的速度持續腐爛很長一段時間,軍團的邪能同樣殺死了絕大部分的微生物,這使得自然降解變成了一個非常詭異的過程。

        卡莉亞對這些尸體無動于衷,生命的死亡是再正常不過的情況,實在不值得讓一些無關緊要人呃死亡影響到自身的感情與判斷。況且她已經在青銅龍的啟示下見證了那個“正確”時間線中會發生的一切,如果沒有他的話,那么洛丹倫會變成更加悲慘的人間煉獄。

        為了提高屠殺的效率,瑪諾洛斯要求軍團先遣軍實力排名第二的卡莉亞也要出手,這也是卡莉亞為何離開暗夜皇宮的原因。雖然并不在意這些紫色皮膚精靈的生命,但她并沒有進行這種無意義屠殺的想法,比如說現在她能感受到廢墟中有奧術能量和空間波紋的反應,這說明有僥幸未死的法師正在試圖用傳送術逃生,卡莉亞完全可以在片刻內找到并殺死他,但她并沒有那樣做。

        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一個面容干瘦的男性暗夜精靈猛然從廢墟之后走了出來,他仿佛沒有看到周圍同胞的殘骸一般,毫無懼色地徑直走來。隨著他的靠近,周圍的空間似乎產生了隱隱的凝滯之感。

        這就是她要等待的會見者,卡莉亞揚了揚眉毛,“怎么,伯納德?那你的凡人形態不應該是一個小精靈嗎?”

        “那只是一個真實的假象,一樣是鏡面形體轉換,只不過我同時擁有多個凡人形態,這可以讓我更好地偽裝。”青銅龍解釋道。

        “似乎確實如此,我想艾薩克斯恐怕之前從來都沒猜到你的真實身份。”卡莉亞話鋒突然一轉,“按照你說的,我現在已經成功進入了軍團的內部,甚至騙取了薩格拉斯的力量,這讓我不由地感到非常好奇,你為什么會對惡魔如此的了如指掌?”

        她的語氣很平淡,但目光宛如刀鋒般銳利。

        “你知道的,‘我們’很早以前就在計劃這一切,而我負責的方面就是燃燒軍團。”伯納德盡心盡力地科普道:“而只要一頭青銅龍愿意,他可以成為任何領域的專家,畢竟我們有無數的平行時空可以參考并嘗試。”

        “很早就開始計劃?所以我也是在你們的計劃之中,包括那個……日記本?”卡莉亞的聲音冷了下去,周邊的溫度陡然下降,一點點晶瑩的冰屑開始飄蕩。

        似乎伯納德只要有任何肯定的表示,她就會立刻翻臉。

        “當然不是。”伯納德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平靜,“青銅龍更多地是擔任觀察者的角色,我們甚至連原本的時間線都無法全部把握,更何況一個完全改變的時空?你的遭遇只是一場意外,不過就目前來說,這場意外的后果還算不錯,不是嗎?”

        卡莉亞沉默,事已至此,似乎已經沒有必要再追求真相了,那個黑色的日記本真的只是恐懼魔王的陰謀,還是有某些時空之手在其后推動,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卡莉亞就從沒有想過給予眼前這頭青銅龍完全的信任。

        “說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她冷冷地說道,語調沒有任何改變,但是接下來伯納德的回答卻讓她再也維持不了這種高冷的姿態。

        “我已經和你的兄長取得聯系了。”青銅龍只說了一句話。

        卡莉亞在第一時間地表現出了歡喜的神色,但這種神情很快就消退了,她遲疑了一會兒,“他……現在在哪兒?”

        畢竟她已經在惡魔之路上漸行漸遠,因而竟然有些怕見到艾薩克斯。

        “他現在東邊,與我們距離半個卡利姆多,不過青銅龍之間擁有非常特殊的聯系方式……算了,讓他親自和你說。”

        卡莉亞一愣,“青銅龍?”她發出了疑問。

        以伯納德為中心,淡淡的沙塵開始隨風揚起,很快就行成了一個簡易的時光領域,這些細小的砂礫不斷匯集,在幾秒鐘內就匯集成一個栩栩如生的雕像,其面孔正是艾薩克斯。

        “是的,青銅龍。”艾薩克斯的沙塵化身開口了,他第一時間解釋了卡莉亞的疑惑,那熟悉的聲線讓卡莉亞立刻打消了所有的疑惑,“簡而言之,在這場時空旅行中我意外地獲取了外籍青銅龍的身份,現在我和你一樣開始懷疑自己到底算不算真正的人類了……不說這個了,最近還好嗎,我親愛的妹妹?”

        他顯然已經從伯納德那里了解到卡莉亞的目前狀況,但依然仿佛在簡單地詢問一個離家妹妹的工作情況。

        “還行吧,”卡莉亞微微笑了一下,“擔任燃燒軍團的高層是一種……非常不錯的體驗。”

        “這正是我所擔心的一點。”艾薩克斯嘆了一口氣,他猛然轉向伯納德,面露輕微的煞氣“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們再像這樣不經我的同意就擅自安排一些事情,那我將不再配合你們的任何行動!”

        他已經厭煩了這種被當做提線木偶的感覺,不過用“提線木偶”來形容似乎不太準確,畢竟克羅敏這些永恒龍并沒有真正左右他的意志。但終究還是感覺像被他們騎在了脖子上。

        “克羅敏應該和你說過了,當我們主動在你面前現身時,我們就已經是平等的合作者關系。”伯納德答道。

        “希望如此。”艾薩克斯的怒氣并沒有散去,即便是這種“平等的關系”也不能讓他滿意,如果可以的話,他其實想謀求更高的地位。

        他更習慣于當掌控者,而不是棋子。

        兄長如此維護自己讓卡莉亞內心涌起了一絲暖流,伯納德那些關于他們兄妹之間某種可能的話終究是起效果了,卡莉亞對艾薩克斯的感覺已經有了明顯的改變,“你……不用太責怪他,這些都是我自愿的。”她看著艾薩克斯柔聲說道。

        艾薩克斯嘆了口氣,“我寧可你還是洛丹倫的長公主,吸取十幾個高階惡魔的靈魂、騙取薩格拉斯的力量,這都不是你一個女孩子該面臨的挑戰……”

        “我想幫你。”卡莉亞微微低下頭,目光中露出一絲堅定,“你已經為這份責任付出太多了,從此以后,我們的家族將由我們兩人共同守護,既定的命運將被改變,米奈希爾必將生生不息,繁榮昌盛。”

        艾薩克斯一愣,隨即神情變得復雜起來,“你都知道了?”

        伯納德顯然向卡莉亞透露了一切,沒想到卡莉亞竟然成了除克羅敏這批時空擾動者之外最了解艾薩克斯的人。

        但有時候,坦誠相見的感覺似乎……并不是那么好。

        “不管怎么樣,你都是我的最敬愛的兄長,最親密的家人。”似乎是為了安艾薩克斯的心一般,卡莉亞直視著他說道,冰藍色的眼眸中涌動著感情的火焰。

        “是的,我們的血緣關系總不會改變的。”艾薩克斯感慨了一句,然后將話題拉回到正事上來,“不管怎么說,能獲得這些惡魔的認可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你很優秀,卡莉亞。”

        “需要我做什么嗎,指揮官閣下?”卡莉亞的嘴角又揚起一絲微笑,語調俏皮。

        “我暫時還不能與你匯合,所以你最好繼續維持你的偽裝,如果燃燒軍團有什么要求的話就盡量配合。”艾薩克斯說道。

        他目前依然在奧達曼附近,剛剛完成了對矮人部落的收服,收服工作主要是兩個步驟,第一,展明自己的身份。第二,打服矮人首領杜恩嘉德·斬鐵。

        “完成燃燒軍團的任何要求?”卡莉亞小心翼翼地問道。

        “總體來說,只要維持住一個正常的軍團高層形象即可,事實上你之前做的很不錯。”

        “那就好。”卡莉亞著暗暗了一口氣,她之前身為軍團先遣官的舉動即便不算是殘暴,但也足夠冷酷無情的,她很害怕自己會因此受到艾薩克斯的反感,畢竟他是圣光的信奉者。

        “另外,我希望你能幫我注意一下暗夜精靈的女皇艾薩拉,你不妨偶爾向她透露一些軍團的真實信息,如果這位女皇有什么特別想法的話,就立即跟我聯系。”艾薩克斯又吩咐道。

        “請放心,不過我們要聯系的話,是不是還要通過伯納德?“卡莉亞發出了疑問。

        “不用那么麻煩。”艾薩克斯話音剛落,他這具化身的沙塵就陡然散開,向著卡莉亞包裹而去,這些沙塵并不是實質,在接觸卡莉亞的皮膚時就化為了虛無,而其中包裹的某種東西則進入了卡莉亞的精神世界。

        “我們現在已經可以直接進行精神交流了。”艾薩克斯的聲音陡然在卡莉亞的心底響起。

        這種遠程精神聯系一般需要先建立一個載體作為中轉,但青銅龍跳轉時空的能力能讓艾薩克斯直接省略這一步驟。

        卡莉亞對精神聯系的感覺并不陌生,當初提克迪奧斯正是用這種方式操控了她近十年的人生,但與恐懼魔王那種令人惡心與憎恨的聲音不同,艾薩克斯的嗓音只讓卡莉亞感到心安。

        “既然兩位已經建立了感應,那我就不打擾了。”伯納德彎下腰行了個無可挑剔的禮節,然后緩緩后退,身影逐漸變淡,直至消散無蹤。

        卡莉亞注視著他離開,在伯納德的氣息徹底消失之后,艾薩克斯陡然說道:“不用完全聽信這些叛逆的青銅龍,他們并不是一切的掌控者,并且也不具備那樣的能力。”

        艾薩克斯之所以用“叛逆的青銅龍”來形容克羅敏和伯納德,是因為這兩個家伙都并不算完全的墮落,他們能在漆黑的永恒龍以及淡金色的青銅龍這兩種形態之間自由切換。

        “是的,在這個世界,我們唯一能夠給予完全信任的,就只有彼此。”卡莉亞喃喃說道,她轉過身,向著暗夜皇宮的方向走去。

        她有了全新的使命。

        :。: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浙江快乐12选5软件下载 网赌为什么不允许倍投 北京5分彩全天计划 十三水作弊器免费软件 乐透乐博彩论坛图迷总汇 3d试机号历史开奖相同 北京赛車开奖历史 金花透明辅助免费下载 做庄老是输 四川时时号码 河南泳坛夺金技巧 爱乐透老时时 偷渡到缅甸一般都干嘛 湖北麻将开五星安路 7意彩安卓版 重庆时时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