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59章 星界之力

        暗夜女皇、“光中之光”艾薩拉注視著眼前眼前翻騰的藍黑色井水,面無表情。整個暗夜帝國中唯一沒有什么變化的就是這口永恒之井,唯有注視著它艾薩拉才會感到內心平靜,因為這能讓她暫時忘記這座城市所發生的的慘劇。

        侍女法斯琪拿著一件天鵝絨披肩來為女皇披上,她一副憂心忡忡的表情。這位侍女本是瓦斯琪爾的貴女,自愿入宮侍奉女皇,她無疑是忠誠的,因為她是個聰明人,明白自己和背后的家族和女皇都是一體的。

        她能明顯地感受到艾薩拉的焦慮。

        屠城事件并不是那么一件能夠輕描淡寫并忽略的事情,所為“在主降臨前清理低等生物”這不過是一種聽起來并不算太過刺耳的說法,唯一的作用似乎就是敷衍她這個本該守護自己子民的女皇。

        而薩維斯,這個艾薩拉最信任的重臣顯然已經改換了效忠對象。這讓艾薩拉感到有些焦慮,失去了辛艾薩琳,失去了這些忠誠的臣民,她的皇位意義又在何處呢?

        卡莉亞蒂安,那個看起來最像正常生物的惡魔最近總是有意無意地在她面前夸耀軍團之主薩格拉斯的偉大,艾薩拉無法判定其是否有意為之,因為卡莉亞的神情倨傲,姿態上幾乎沒有任何破綻。

        因而艾薩拉對薩格拉斯很快就有了足夠的了解,她知道了這位黑暗泰坦并不是孱弱的血肉之軀,他是由一顆星球轉化的偉大生命,燃燒軍團的目的是凈化艾澤拉斯,并且他們之前已經“凈化”了無數世界。薩格拉斯戰無不勝,他是毀滅之神,任何地位的生命只能匍匐在他的面前祈求憐憫,然后再被無情地毀滅。

        黑暗泰坦的生命層次已經達到了這個宇宙的最頂端,而顯而易見的是這樣的存在并不需要一個妻子。當然泰坦有性別之分,據此可以推測他們有可能也可以通過兩性繁殖,但薩格拉斯如果真有這方面的需求的話,艾薩拉顯然也并不能滿足他,歸根結底這位暗夜精靈女皇也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

        艾薩拉對自己的容貌有著極度地自信,她已經看不上任何艾澤拉斯的男性,所以之前她希望有一位“神”來做她的丈夫,但很她現在已經認識到這個想法是多么的荒謬。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婚姻的目的并不一定是繁衍,但如果認定艾薩拉所想要的結合是一種政治婚姻的話又是極不合理的,因為燃燒軍團和暗夜帝國之間的差距甚至比薩格拉斯之于艾薩拉還要大。艾薩拉自然能接著推導出燃燒軍團默認她這種一廂情愿想法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借助她來掌握永恒之井,進而入侵這個世界。

        女皇的少女夢破滅了。

        艾薩拉意識到自己犯了個錯誤,巨大的錯誤,她開始后悔。或許之前她還能一廂情愿地安慰自己,但在對燃燒軍團有了足夠的了解之后,她的理性以及身居皇位數千年的經驗就不再允許她如此天真下去了。

        這就是最簡單的事實,一個帝皇不可能希望自己的帝國毀滅。艾薩拉投靠燃燒軍團的性質是非常獨特的,她的需求是讓自己的威名隨著帝國的疆域擴散到其他世界,為此才會想和唯一有這種能力的燃燒軍團達成一種親密的合作關系。而當她了解到足夠的信息之后,就會自然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幸運的是,現在為時未晚。雖然子民流離失所,但艾薩拉依然有著反抗的資本,數千年的威望不可能瞬間消除,她依然是大部分子民心目中的光榮女皇,而更重要的是,她依然掌握著永恒之井的控制權,這口井不僅是暗夜帝國的核心,更是皇權的基石,而現在也將成為她反抗的助力。

        雖然最終犯下了彌天大錯,但從之前的政績來看,艾薩拉無疑是暗夜帝國最優秀的帝皇。最近幾百年她從未離開過這座皇宮,但艾薩拉并不只是在享樂,她與永恒之井的關系與日俱增。

        沒有人見過女皇出手,但毫無疑問,艾薩拉之怒是非常可怕的,尤其是在永恒之井的范圍內,她在某種以上應該可以和神相提并論。

        不過艾薩拉依然有一些遲疑,因而并沒有立即將自己的想法付諸行動,她的疑慮來自于卡莉亞蒂安,這個來歷不明的女惡魔到底有何目的?她為什么要讓她知道這些?雖然卡莉亞的說的似乎都是真實情況,但又如何保證她沒有故意隱瞞什么?她的身后是否有主使者?

        處于謹慎,女皇決定暫且忍耐,她需要親自去求證一些事情。

        “幫我準備另一套服飾,我要去考察一下薩維斯的工作情況。”艾薩拉對法斯琪說道:“哦,對了,讓瓦羅森在過來一趟,我回來之后要單獨面見他。”

        雖然暫時不準備有何明面上的動作,但至少有些準備是要提前做的,侍衛隊長瓦羅森是艾薩拉最信任的執行者,他即將面臨新的任務。

        ……

        一個按鈕出現在一個未知的區域,那就等于貼上了“別碰”的標簽,這個真理已經被收入了《艾澤拉斯冒險手冊》第六部第七十一條。

        被制止的劉·逐浪撓了撓頭,“是我莽撞了。”

        “我們確實必須擊敗這座寶庫中的所有守護者,但沒必要如此莽撞,既然發起戰斗的主動權掌握在我們手中,那為什么不先做好萬全的準備呢?”艾薩克斯教育道,這種亂開怪的行為必須嚴厲譴責。

        杜恩嘉德·斬鐵在一旁仰頭打量著這座金碧輝煌的房間,矮人天生就對高大的建筑有一種非常特殊的狂熱之情。“所以這里竟然是一座陵墓,那些魔古人可真夠奢侈的。”

        “一個可怕的種族。”巴爾洛戈評價道。

        “但他們依然被守護者閣下輕易地擊敗了,秩序萬歲!圣光萬歲!”奧拉夫大聲叫道,之前旁觀艾薩克斯的戰斗讓他熱血沸騰。

        艾薩克斯并沒有理會他們,這幫家伙目前最主要的工作是負責加油助威,并且非常賣力。雖然說應該有辦法繞過這些魔古族帝王的靈魂,但他們的目標并不是簡單地探索,而如果想徹底掌握整座寶庫的話,就必須清除其中所有的敵人。

        雖然他對靈魂方面沒有太深刻的研究,但圣光畢竟是為數不多能夠直接影響靈魂的能量,因而艾薩克斯能夠感受到這座房間內洶涌的靈魂之力,他伸出左手,奇特的光芒照亮了整個房間。

        整個魔古山寶庫都有著完善的照明設施,但艾薩克斯釋放的這些光芒顯然是為了探測一些特殊的存在。一個接一個的半透明靈魂狀態的魔古士兵顯現出來,他們密密麻麻,擠滿了高臺前的所有空間。

        這是一支軍隊,一支完整的靈魂軍隊。

        杜恩嘉德下意識地咽了口涂抹,“如果矮人也有這種數量那該多好。”他嘟囔著。

        劉·逐浪同樣也受到了巨大的震撼,“雷電之王的軍隊!”他驚呼道:“這竟然是陪葬了整支軍隊而形成的靈魂守衛!我明白了!魔古族并不是修建了魔古山寶庫作為帝王之墓,他們竟然是讓四位帝王的靈魂來作為守護!這座寶庫中到底埋藏了什么秘密?”

        艾薩克斯沒有搭理他,神圣的火焰開始熊熊燃燒,對付靈魂體自然要用上純能量的手段,銀手之輝的“灰燼使者”能力能夠在殺死敵人的同時補充消耗的能力,在面對數量如此巨大的魂體時將會發生極其有效的作用。

        讓圣光凈化一切!

        就像是一顆猛烈的火種落入了木料堆中,這個房間雖然有著足夠大的空間,但終究有限,因而發揮了類似焚燒爐的作用。

        兩個小時之后,隨著一聲不甘而憤怒的咆哮,最后一位魔古帝王的靈魂也徹底湮滅。艾薩克斯熄滅了圣焰,他的衣物沒有任何的損傷,仿佛剛剛只是簡單的熱身。

        從進入寶庫到現在,所有的敵人都是他親自解決,除了趕時間同時對自己目前的戰力有更深層次的認識之外,更重要的是進行一種力量的展示,不僅奧拉夫等人對艾薩克斯的態度愈發尊崇,劉·逐浪的態度也發生了改變,熊貓人原本對他是那種自來熟的朋友態度,在見識到艾薩克斯足以與至尊天神比肩的戰斗力之后,他也產生了敬畏。

        這就是艾薩克斯要帶著這位影蹤派大師的原因,他必然之后還要與這些熊貓人打交道,而在潘達利亞武力即真理的準則依然是通用的,而在劉·逐浪見識到艾薩克斯的武力之后,影蹤派會做出最合理的選擇。

        魔古帝王之魂應該是最后一批守衛,當他們消亡之后,一個隱秘的入口就顯現出來,顯然其通向的才是真正的魔古山寶庫。

        艾薩克斯向身后眾人做了個手勢,率先進入其中,與外部的金碧輝煌不同,這里面一片昏暗,只有幾簇暗藍色的靈魂之火作為照明。

        走下漫長的臺階,就聽到了水流的聲音,接下來是一條單行通道,通道兩側是流動的地下水流。通道盡頭把守著六名石像形態的魔古族,以及一些身形瘦長、魚頭人身的特別生物。

        “魔古族曾經奴役了潘達利亞的所有種族,并讓他們屈從于自己的邪惡意志,這些錦魚人就被囚禁在永恒的奴役中,哪怕是靈魂都不得超脫。”劉感嘆道。

        錦魚人是潘達利亞的特有生物,想比其種族方面的近親魚人,他們要進化的更加全面。

        不用說也知道這條通道兩旁的水流當中很可能存在什么防御機制,而操縱者應該就是那些錦魚人的靈魂。艾薩克斯剛準備像之前那樣迅速解決這些守衛,奧拉夫卻突然躍躍欲試地開口,“就讓我們來解決這些敵人吧,守護者大人!”他請命道。

        艾薩克斯微微歪了一下腦袋,他總不能親自掐滅部下的戰斗熱情,“好吧,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另外給你們一個提醒,優先解決那些錦魚人的靈魂。”

        “交給我們吧!”維庫人三兄弟和矮人杜恩嘉德齊聲說道,他們都無比熱愛戰斗,現在正是手癢的時候。

        無論錦魚人之魂還是石像魔古,都更像是一種無意識的守衛機制,因而只有靠近到一定范圍他們才會主動攻擊。錦魚人用通道兩旁的水流召喚了兩頭巨大的水元素,但很快他們就連同他們的召喚物一同被擊殺。

        這支團隊中都是提爾近衛當中最優秀的戰士,如果在不動用任何裝備以及時光之力的情況下,艾薩克斯也不可能面對他們的圍攻而不落敗。但就是這樣出色的戰士,在面對那些石像魔古時卻遇到了巨大的麻煩,即便人數遠高于對方,數分鐘之后就有一名近衛戰士受到了近乎致命的傷勢。

        艾薩克斯眉頭一皺,但終究沒有加入戰斗,戰士都有著自己的榮耀,如果他此時給予幫助,就無疑實在踐踏他們的尊嚴。

        這些魔古石像和之前的有著本質上的不同,它們周身噴涌著一種強烈的能量波動,使得他們的正面肉搏能力已經碾壓英雄級別的戰士,同時他們也能將這種能量釋放出來,形成類似于電流的強大沖擊。

        艾薩克斯給了近衛戰士們一刻鐘,當然戰斗持續的時間要遠遠超過這個限定。當最后一個魔古石像被擊毀時就連奧拉夫三兄弟也是一副氣喘吁吁的樣子。

        “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兒?”杜恩嘉德直接嚷嚷道,矮人挨了一記狠的,還是巖石狀態的皮膚被削去了老大一塊。

        “雖然是魔古的形象,但它們和奧達曼的鋼鐵魔像沒有本質上的區別。”伯納黛特說道。并沒有人要求這個小侏儒加入戰斗,因而她已經做出了最準確的分析,“只不過它們被灌注了非常大量的星界之力,因而現在幾乎處于過載的狀態。”

        “星界之力?”艾薩克斯忍不住問道,他以前并沒有聽說過這個奇特的詞匯。

        “是的,萬神殿在圣光、奧術、自然三個領域都幾乎達到了極致,因而他們將三種力量以某種特別的方法混合起來形成了星界之力,這幾乎是效率最高的能量,因而泰坦將其作為驅動所有泰坦造物的能源。”伯納黛特解釋道,她的兩只眼睛,無論肉眼還是機械眼中都開始閃爍光芒,“而向泰坦造物中注入過量的星界之力并不是什么輕易能夠辦到的事情,也就是說……閣下,難以想象這里竟然有泰坦遺留下來的創世引擎!”

        bq  

    一码中特会员料
  • 英国幸运5开奖结果 新快三开奖查询 今天排列三开奖号码 吉林时时开奖现场报码 足球世界杯2019 重庆农场 pc蛋蛋预测预测网 甘肃体育彩票11选5 易胜博开大小球的特点 清纯美女 足球预测模型 北京赛pk10公式大全 6合助手软件新版新款 pk10从未出错9码 怎样用伪随机算时时 乐视网中超直播回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