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90章 時光的懲戒

    0390章 時光的懲戒

        在這個上古之戰時間線,艾薩克斯一路都可以用順風順水來形容,因而他下意識地輕視了諾茲多姆,畢竟在大部分人的感官中,這頭青銅龍一直都沒有什么存在感。

        然而龍王終究是龍王,與這個時空所有敵人都對艾薩克斯一無所知不同,諾茲多姆就好像是一名獵手一般將艾薩克斯視為獵物,并且身為時空之龍,他顯然有足夠的耐性。

        這種敵人是最可怕的。

        先將這個時間線的收益送回艾澤拉斯再按照既定的方案針對諾茲多姆,這個計劃顯然是過于想當然了,諾茲多姆絕對不會按照艾薩克斯他們的計劃行動,青銅龍王顯然更了解時空法則,對多重時間線的認識也遠超克羅敏和艾薩克斯。

        他一直都在那守株待兔,等待著克羅敏主動開啟時空之門,顯然他清除艾薩克斯這個時空異端的意愿十分強烈。克羅敏之前做了很多準備,但看破她的花招并沒有花費諾茲多姆太大的功夫。

        他甚至能夠猜到這個廢棄時空的狀況,既然這個時空中的青銅龍族已經意外消亡,那么他進入這里也不會引發任何的時空悖論。

        畢竟,青銅龍王獲取的是來自于萬神殿主宰阿曼蘇爾的偉力,他的強大不僅體現在力量,更在于學識。可以說如果他不放任巨龍之魂的產生而一直掌握完整的青銅守護之力的話,那么克羅敏不會有半點機會。

        不過從這一點也看出,對所謂“既定時間線”的近乎偏執的態度就是諾茲多姆最大的弱點,當然這個弱點是不太可能直接被利用的。

        艾薩克斯明顯感覺到諾茲多姆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自己身上,他內心不禁一緊。

        “你們的鬧劇到此為止了。”諾茲多姆隆隆說道,他的口中噴吐著黃沙,“我會讓一切都重回正軌,尤其是你,外來者。”

        他注視著艾薩克斯,碩大的眼瞳中沒有絲毫感情。

        “等一下,尊敬的時光守護者。”見勢不妙艾薩克斯立刻說道,雖然之前憑借謀略和對歷史的掌控接連干掉了死亡之翼和阿克蒙德,但這并不意味著他有實力正面對抗一位完全狀態的守護巨龍,尤其是克莉斯塔薩此時也陷入了靜滯,沒有她的引導,巨龍之魂根本發揮不出太大的威力。

        一般來說,只有打不過的時候才會講道理,“您的職責是守護時間線,”艾薩克斯語速飛快,“但是既然我已經進入了時間線之中,并與其他人有了羈絆,那豈不是說我也是你所守護的時間線的一部分?”

        “愚昧。”對于艾薩克斯的詭辯,諾茲多姆嗤之以鼻地給出了這兩個字作為回應,同時凝聚了數根沙塵之箭向著艾薩克斯猛然射出,作為最強大的青銅龍,諾茲多姆的攻擊手段顯然要更豐富一點。

        這些沙塵之箭當然跟土元素毫無關系,只是單純的時光之力的具象化,因而帶著必中屬性,艾薩克斯撐起真銀巨盾擋下,臉色卻有些發苦,他是用自身的圣光之力進行防御的,而已經加持的靜滯狀態并沒有產生效果。

        這其實并不難理解,靜滯的原理是將目標固定于某個時間點,從而使其無法行動并免疫攻擊,本質上是對時光之力一種比較基本的運用,而諾茲多姆卻是時光的主宰,身為青銅龍王一項基本能力就是能夠傷害到靜滯狀態的敵人,這足以使得諾茲多姆具備遠超其余青銅龍的進攻能力。

        圣光之力的層次并不低級,因而能夠防御時光的侵蝕,但艾薩克斯畢竟與諾茲多姆有著巨大的等階差異,在靜滯這種主要的免傷手段失效之后,他對抗諾茲多姆反倒比直面阿克蒙德還要困難不少。

        意識到自己在防御上無法蔑視青銅龍王,艾薩克斯猛地一踩地面,身形爆退。

        諾茲多姆似乎也并不滿意艾薩克斯能夠抗住自己的攻擊,青銅龍王噴射出洶涌的沙塵龍息,艾薩克斯竭力規避但依然被命中,沒辦法,閃避傷害本就不是圣騎士的強項,這種全方位的能量沖擊當然不是一塊盾牌能夠阻擋的,艾薩克斯不得不釋放圣盾術,然而在防御物理和法術攻擊時效果拔群的圣盾此時并沒有什么出色的表現,即便有憤怒之心的加成,但面對時空之力的沖刷之時,圣能壁障也依然不斷剝離、破碎,最后只剩下薄薄的一層。

        一道截然不同的時光之力介入了這道龍息亂流之中,圍繞住艾薩克斯,幾乎眨眼之間,艾薩克斯便出現在了十幾米之外,這是克羅敏的援助,作為目前青銅龍當中第一號搗亂分子,她可是獲得了這個時空的青銅守護之力的,雖然之后將大部分都注入了巨龍之魂,但還是勉強能和諾茲多姆進行抗衡。

        青銅龍息并不是一個單體能力,艾薩克斯能夠規避,但他身后還有一大批造物主軍團的成員,陷入諾茲多姆沙塵領域的他們沒有辦法做出任何的反應,只能在時光之沙的侵蝕中迅速風化,無論是鋼鐵還是巖石之軀都沒法減緩這個過程。

        一次青銅龍息就直接造成了造物主軍團三十多的減員。

        艾薩克斯萬分肉疼,他可是準備將這些泰坦造物帶回自己的時間線的,相比消耗性資源艾澤里特,人力資源顯然更具備價值。

        他看向諾茲多姆的目光變得陰沉起來,在他的潛意識中一直覺得作為守護巨龍的諾茲多姆至少應該可以溝通,但就目前來看,對方對他的敵視可以說是非常強烈。

        “這里不是戰斗的地方。”克羅敏閃現到艾薩克斯身旁,此時她的眉目間滿是凝重,“你最好立刻離開,如果可以的,想辦法通過那道時空之門返回我們的時間線。”

        “你是讓我獨自逃走?”艾薩克斯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那你們怎么辦?”

        “笨蛋!”克羅敏斥責道,諾茲多姆再次噴射出青銅龍息,而克羅敏則張開雙臂開始引導,洶涌的時光沙塵繞過他們從兩邊流過,“諾茲多姆的目標就是你,如果你能逃走,他必然會追你而去,這樣這邊的人才會安全!并且我們會有時間做更多的準備來對付他!”

        一股憋屈之感在艾薩克斯的胸中蔓延,他之前可是將阿克蒙德和死亡之翼都玩弄于股掌之間,卻要被諾茲多姆逼得狼狽而逃?

        時光之力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力量,它有著完全不同于其他力量的特性,在某些情況下幾乎發揮不出什么有效的作用,但有時卻近乎無解。

        諾茲多姆非常的麻煩,是的,艾薩克斯并不覺得他有多強大,只是用麻煩來形容他,這里并沒有在實力等階以及時光方面的造詣高于青銅龍王的人,因而諾茲多姆可以輕松地控制全場,沒有人能夠威脅到他。

        但反之,諾茲多姆在面對死亡之翼這一層級的存在時又只能自保,因為他完全無法影響到對方的時間,同樣的境況也體現在萬神殿之中,阿曼蘇爾掌握著時光之力,但最終還是不敵背叛的薩格拉斯。

        巨龍之魂上射出了光芒,克莉斯塔薩已經被諾茲多姆限制住了,目前控制巨龍之魂與永恒之井體系的是女侏儒伯納黛特,而之所以到現在才開火的原因是為了避免誤傷到友軍。

        完全體的巨龍之魂即便是諾茲多姆也感到忌憚,青銅龍的身影變得虛幻,再度出現時已經到了數十米之外,巨龍之魂確實能夠傷到諾茲多姆,但前提是必須命中。

        這枚金色圓盤中蘊含著和諾茲多姆相似的青銅守護之力,理論上來說完全可以鎖定青銅龍王,但這枚神器實在是太過強大,即便是通過永恒之井也只能發揮其的能量功效,根本觸及不到法則層面的應用。

        在之前永恒之井終戰中,巨龍之魂確實正面擊殺了死亡之翼和阿克蒙德,但這兩者的風格都是正面作戰,因而命中他們相對來說很容易,阿克蒙德更是悍勇地試圖與巨龍之魂進行正面的能量對抗,但這種情況并不適用于對抗諾茲多姆。

        熾白的光束在地面上留下了焦黑的孔洞,即便是對阿克蒙德也有極高威脅性的能量沖擊,在面對青銅龍王時卻只能起到牽制作用,逼迫其不斷規避,但終究不可能對諾茲多姆造成很大的麻煩。

        然而就在這時,諾茲多姆的身后突然爆發出墨藍色的冰霜風暴,卡莉亞畢竟是艾薩克斯這一方唯一的傳說級別,此時她已經通過自身的力量掙脫了靜滯狀態。惡魔少女面如寒霜,高舉著薩格拉斯權杖。

        她很憤怒,為之前自己竟然陷入了近乎無法反抗的境地而感到憤怒,寒冰風暴夾雜著鋒銳的冰刃向著諾茲多姆席卷而去。

        薩格拉斯能夠覆滅萬神殿,這意味著黑暗泰坦擁有克制時光之力的能力,而他的權杖似乎也有部分類似的功效,諾茲多姆感受到了威脅,青銅龍王轉而將卡莉亞視為目標,惡魔少女突然被濃密的沙塵包圍,她不得不做出防御的姿態,避免風沙吹入眼睛,但這些沙塵并沒有攻擊性,僅僅是片刻之后,卡莉亞的身體陡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卡莉亞!”艾薩克斯勃然色變,他突然完全感受不到惡魔少女的氣息,一直維持的理智與冷靜有了短暫的奔潰,艾薩克斯含憤釋放了他最強大的遠程打擊。

        數把巨大的圣光之劍從天而降,穿過諾茲多姆的軀體深深刺入地面,在擁有了一定的晶化圣光之后,艾薩克斯凝聚的所有圣能武器都已經近似于實體,于是同時他舉起左手,虛光湮滅炮射出。

        但無論是哪一種穿透諾茲多姆身軀的攻擊,都對他沒有造成任何影響,艾薩克斯終于體會到自己用靜滯能力規避攻擊時那些敵人的感受了。

        “別太激動!卡莉亞沒事!她只是被放逐到了其他的時間線!”克羅敏大聲說道。

        其實不用她提醒,艾薩克斯在含憤一擊之后也恢復了理智,“時空擾亂者是我,”他盯著諾茲多姆低聲說道:“其他人都是時間線本身的一部分,你不該傷害他們。”

        “恰恰相反,因為你的存在,與你關系親近的人也都成為了有悖于時空法則的存在,因而必須得到糾正。”諾茲多姆給出了一個沒有感情的回復。

        艾薩克斯明白了,諾茲多姆要維持那個洛丹倫覆滅的“正確”時間線,他不僅要抹除他,還要抹除他對他的王國,以及他對這個世界做出的所有影響,他突然大徹大悟了,他最根本的敵人不是天災、惡魔和古神,反倒就是眼前這頭傲慢的青銅龍王。

        無論是此時逃走,又或是成功將諾茲多姆封鎖在這個廢棄的時間線,都不可能徹底解決問題,諾茲多姆必然會不依不饒,甚至不死不休,所以必須采取一些非常手段。

        艾薩克斯的眼中閃過一絲狠色。

        “幫我牽制住他一段時間。”他低聲對克羅敏說道。

        克羅敏沒有遲疑,動用自己剩余的青銅守護之力鎖定了諾茲多姆,而后者也立刻開始反擊,這種對抗只持續了不到數秒鐘便以克羅敏吐血擺腿而告終,差距還是太大了。

        而就在這短短幾秒鐘之內,艾薩克斯做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預料的舉動,他迅速變形為青銅龍形態,飛到永恒之井的上空,一把取下了巨龍之魂。灼灼的力量從這枚圓盤中涌入他的體內,但艾薩克斯忍住了這種不適感,轉身以他最快的速度飛進了時空之門,他謹慎地沒有動用身為青銅龍的空間穿梭能力,這種涉及時空方面的能力反倒更容易被諾茲多姆攔截。

        他的身體沒入了時空之門,因為帶著巨龍之魂,他顯然不是想回歸自己的時間線。

        克羅敏說的是對的,在諾茲多姆的仇恨列表中,艾薩克斯始終都是第一位,青銅龍王立刻也轉身就進入了時空之門,而在他小時候,之前陷入靜滯的眾人都恢復了自由,他們的神情都顯得有些茫然。

        克莉斯塔薩恢復自由的第一反應就是要進入時空之門,她顯然是想幫助艾薩克斯,但卻被克羅敏一把拉住,“你瘋了嗎?愚蠢的母龍!時空亂流會把你撕碎的!”

        時空之門并不是直接連通兩個時間線,這中間會有很長的一段時空亂流,只有青銅龍才有能力通過。

        “可是”克莉斯塔薩想辯解,她的眼眸中露出擔憂的光芒。

        “我會去找他。”克羅敏說,她顯得有些心煩意亂,顯然也沒有預料到艾薩克斯的突然之舉,“伯納德。”她叫道。

        伯納德的戰力只能算是一般,因而根本無法插手之前的戰斗,不過他現在有事可做了。

        “你去找下卡莉亞,她應該并沒有被放逐到太偏遠的時間線,并且應該處于安全狀態,如果不把她帶回來艾薩克斯很可能又要發瘋。”她吩咐道。

        卡莉亞是傳說級別,又是半惡魔形態,這意味著她即便被放逐到阿古斯位面也不太可能遭遇什么危險。

        伯納德點了點,克羅敏嘆了口氣,轉身也進入了時空之門,而就在她進入之后,這個聯通不同時空的門戶迅速縮小,接著完全關閉。

        剩下的人都還處于驚訝之中,他們互相對視著,一片沉默。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排列五2015年151期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 十一选五交流群 微信群游戏app 女娲大厅牛牛官方 梭哈技术提升 秒速赛记录app 彩票极速赛车是哪里的 裸体美女全身 时时走势图后一 11选5投注计算器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长沙小姐按摩服务 下载重庆时时彩 时时彩杂六漏洞 2019年时时最新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