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96章 銀月城大使

    0396章 銀月城大使

        艾澤拉斯的大多數職業對等階的劃分都并不是很嚴謹,一般來說只要像體能、力量、敏捷這些基本屬性達到某一個層級,并且掌握對應的英雄技能或是史詩技巧乃至傳奇特質,就可視為該等階的戰力,同時又因為總共只有六個等階,卻又包含了從鄉村農夫到黑暗泰坦的所有戰力評價,因而同階之間的戰斗力差距往往會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不過這其實也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影響,說白了,即便是細分到一百個等級的劃分制度意義也不大,畢竟戰斗又不是比誰等級高,終究是打了才知道具體的情況。

        一般來說,史詩級就是凡人種族的巔峰了,除開像守護巨龍、守護者以及半神這些本身即超凡的存在,艾薩克斯估計也就只有瑪法里奧和歷任提瑞斯法守護者達到了傳說級別的層次,前者畢竟是大自然的親兒子,又在翡翠夢境中沉睡了萬年,積蓄的力量必然非常可怕,而后者則是因為他們代代相傳的力量,當然自從麥迪文死后這份傳承就斷絕了,守護者之力被卡德加繼承了一部分,但大部分都遺失在了卡拉贊之中。

        瓦莉拉似乎就是為盜賊這個職業而生,她確實可以用天賦異稟來形容,只不過因為從小孤苦無依,在奎爾薩拉斯時天賦幾乎沒有被發掘,但在被艾薩克斯帶回洛丹倫之后,她得以接觸真正的陰影,接受了無冕者最高效的訓練。

        認真起來的精靈是可怕的,雖然大部分高等精靈因為漫長的壽命而生活散漫,但自小就體會過生活艱辛的瓦莉拉是沒有這種脾性的。即便沒有艾薩克斯,在原本歷史中她也能在十幾年后成為潛行者中標桿人物。

        但話說回來,她這種成長速度著實驚人,不過也不只是瓦莉拉,自第二次戰爭之后這個世界的整體戰力就開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持續增長。

        艾薩克斯這種開掛般的存在存在當然不能計算在內,但光是在皇家軍事學院第一批畢業的年輕俊才之中,就已經有近十分之一的人成為英雄級戰力,而其他人如果達不到領主級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皇家軍事學院畢業的。

        至于王國層面,大領主亞歷山德羅斯已經掌握了四種圣印,成為了洛丹倫第三位史詩級圣騎士,其他幾位圣騎士初代機也都達到了英雄級的巔峰,當然這也是艾薩克斯徹底消滅了古神造物扎卡茲、使得提爾信仰體系能夠完全發揮出功效的原因。

        而在海峽對岸的南大陸,暴風城大主教本尼迪塔斯也因此成為了圣光更高層次的代言人,此時他的等階與當年的阿隆索斯法奧相當,同時又是這位前大主教的弟子,按理說完全可以進而成為整個教會的大主教,不過艾薩克斯是不會給他機會的,洛丹倫的圣光代言人只他艾薩克斯一個就夠了,并不需要一個心懷異心的神棍。

        整個洛丹倫的國民素質也在集體性的上升,即便是最基層的士兵體質也基本達到了最低的勇士級標準,整體來說大部分戰斗人員都有著提升一階的趨勢,這必然有提爾信仰體系以及世界之樹洛達希爾的因素在其中,但也絕對不止如此,必定有其他更深原因。

        畢竟這種整體性的提升是持續性的,并不會減弱或是消失,而在原本的歷史中,十幾年之后只需要二十個人就能直搗燃燒軍團老巢。

        但誰又能想到十年前的第二次戰爭中,英雄級就是戰爭中絕對的核心?史詩級則代表著近乎無敵,而領主級也確實是可以掌控一片領地的戰力,而不是如今的高級消耗品。

        這是一個風起云涌的時代。

        瓦莉拉穿戴好她的皮甲,恢復了傲然而又冷漠的姿態,仿佛之前那種熱情似火只是艾薩克斯的幻覺,密室內的旖旎氣氛逐漸散去。

        “天罰軍團已經回到了駐地,萊因哈特升為上校,擔任正式團長。”瓦莉拉一邊將自己松散的淡金色長發重新扎成高馬尾,一邊將艾薩克斯該知道的消息都告訴他,“其他參與奎爾薩拉斯之戰的將領也都有封賞,提里奧以及加里瑟斯均獲得了了世襲爵位。”

        艾薩克斯點點頭,這兩位在職務上已經達到了頂峰,但原本并沒有貴族爵位,顯然泰瑞納斯早就很明智地留下了給他們封賞的空間。

        這畢竟是一場關乎世界命運的戰斗,根據戰功給出封賞自然是理所應當,不過艾薩克斯本人因為是王子,反倒不會獲得什么獎勵。

        “登陸卡利姆多的獸人也不是很安寧,因為海軍上將的陣亡,庫爾提拉斯已經將他們作為頭號敵人,比開始持續不斷的追殺,最終很有可能演化成一場戰爭。”

        雖然依然像原本歷史上那樣東渡到了卡利姆多,但獸人遭遇的狀況要比原本的困難數倍,光是庫爾提拉斯的復仇就足夠他們受的了,新部落的道路上充滿著荊棘。

        “哦,對了,你那個半人半鹿的朋友在戰后并沒有返回卡利姆多,而是說要等你回來,她此時應該還在洛達希爾。”瓦莉拉又漫不經心地說道:“看來你似乎很受女性的歡迎嘛,連那種非人生物都對你另眼相看。”

        “別鬧。”艾薩克斯無奈地搖搖頭,“她應該是還有事情要找我。”

        半人半鹿的朋友自然就是塞納留斯的長女,樹妖露娜拉,艾薩克斯再怎么自戀也不會認為半神之女會對自己產生繁殖的**。

        不過話說回來,塞納留斯的子嗣對配偶的種族似乎沒有什么特別的要求,他的一個兒子扎爾塔還不是與號稱艾澤拉斯第一美人的瑟萊德絲公主結合,并且很違背生物學地創造出半人馬這個種族?

        也許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且不論露娜拉為何要找他,艾薩克斯本身也有求于半神之女,他將艾爾希星歌留在了上古之戰時間線,這固然使得那邊的局勢達到了均衡,但也意味著他在主時間線缺少了一個可以代表塞納里奧議會與他交涉的人,雖然說伯納德在德魯伊那邊混到了不低的位置,但他畢竟扮演的是個遠古之靈,不可能常駐洛丹倫這邊的世界樹。

        看來有必要再去一趟洛達希爾了。

        領到了薪水外加匯報完工作,瓦莉拉一副立即要離開的樣子,艾薩克斯突然想到自己在失落群島那邊時忘了些事情,他叫住了精靈女賊,“幫我把這把劍送到司闊爾那邊,讓他們想辦法對其的材質進行強化,最好能用上源質金屬,如果在鍛造上有什么難題的話,可以去向鐵爐堡國王麥格尼銅須求助,他會賣我這個面子的。”

        他取出了清算,這把其實魔法劍并不算特別強大,但卻是最適合艾薩克斯的武器,只不過隨著他力量的增長,這把史詩級長劍的材質已經逐漸無法承受他的戰斗強度,雖然可以用秩序之手對其強化,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明白了。大人。”瓦莉拉接過清算,長劍被甩動了兩下,接著就消失了,艾薩克斯根本看不清瓦莉拉是如何將其收入自己的包裹之中的。

        他嘴角抽了抽,精靈女賊這偷竊技術果然是絕對的宗師級別。

        從密室出來之后艾薩克斯前往訓練場,訓練了一下新獲得的能力,盡快將其加入自己的戰斗體系之中,以他現在的實力與地位,已經沒什么人能夠教導他戰斗技巧了,唯有自己刻苦訓練。

        晚餐是家庭晚宴,只不過缺少了阿爾薩斯。一家人其樂融融,當正餐結束開始享用作為甜點的鮮奶蛋糕時,萊安妮王后卻突然談起了所有成年子女的父母必然繞不開的話題婚配。

        “艾薩克斯我倒不操心,那位龍族小姐也不是我能指手畫腳的。”因為克莉斯塔薩為泰瑞納斯延長了壽命,王后對有這樣的兒媳的態度可以說是欣喜同時帶有一點擔憂,畢竟巨龍可不是凡人能夠隨意接觸的。她看向卡莉亞,“倒是你,年齡也不小了,有看上哪家的才俊嗎?”

        卡莉亞一愣,第一反應是看了眼艾薩克斯,隨即堅定地搖了搖頭,“還沒有,母親。”

        “差不多也是時候了,”萊安妮像平常中年婦女一樣絮絮叨叨,“你總不能一個人過一輩子,當年那個普瑞斯托領領主還算不錯,但竟然莫名其妙地失蹤了……。”

        王后突然像是發現了什么,看向泰瑞納斯,“我們的女兒身份尊貴,相貌嬌美,性格柔順,但為什么到現在除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貴族之外,竟然沒有人來提親?”

        泰瑞奈斯伸向盤中蛋糕的叉子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但老國王的神色如常,“親愛的,你應該知道我們的鄰國因為各種原因都已經陷入了各自的麻煩之中,那些王室成員自然沒有機會考慮他們的婚姻問題。”

        “不還有吉爾尼斯嗎?我記得吉恩也是一子一女,并且剛好與卡莉亞和阿爾薩斯年齡相仿。”

        按照萊安妮的意思,似乎是打算親上加親。

        泰瑞納斯和艾薩克斯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吉爾尼斯的格雷邁恩之墻基本已經修建完畢,代表他們與世隔絕的態度,事實上此時洛丹路與吉爾尼斯的關系已經達到了歷史的冰點,又怎么可能聯姻呢?再說以現在卡莉亞的身份與實力,又有誰敢娶她呢?

        “可惜了,本來瓦里安挺合適的,但這孩子成婚的也太早了一點,不然我們家卡莉亞就是暴風城王后了……”

        “母親!”卡莉亞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但她卻露出笑容,“我還不想嫁人,就讓我陪在父王母后身邊好不好?”她撒嬌道。

        艾薩克斯為之側目,沒想到長公主竟然還有如此軟糯的一面。

        “孩子們的事還是讓他們自己決定吧。”泰瑞納斯適時地開口,終結了這個話題。

        晚餐結束,艾薩克斯留在泰瑞納斯的書房,和老國王談論了一下目前的政治局勢以及北伐的打算,之后回房冥想,度過了寧靜的一晚。

        第二天清晨,艾薩克斯起身,帶著一眾官員來到了王城的北門之外,這是泰瑞納斯給他分派的任務,迎接來自銀月城的大使。

        互相在對方都城中建立大使館這個舉措足以表明雙方是非常親密的盟友關系,因為雙方的最高領導者可以直接通過大使來互相聯系,自從高等精靈東渡以來這還是第一次與其他種族進行平等的外交。

        一隊人馬出現在道路的盡頭,用“人馬”這個詞來形容似乎不太準確,因為對方的坐騎是清一色的陸行鳥。

        艾薩克斯瞇著眼睛看去,在一眾長耳朵騎手中發現了一個人類,那是納薩諾斯,唯一的一個人類游俠,那么銀月城大使的真實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但艾薩克斯依然感到有些意外。

        高等精靈的使節團走近了,艾薩克斯立刻策馬上前,“歡迎來到洛丹倫,風行者女士。”他對最前方戴兜帽的女精靈說道。

        由于并不知道是奧蕾莉亞還是希爾瓦娜斯,他謹慎地稱呼她們的姓氏。

        在奎爾薩拉斯的最終之戰中,奧蕾莉亞以生命的代價向虛空換取力量,阻擋住了阿克蒙德半刻,從而使得太陽井被順利摧毀。她的靈魂最終得以保留,而希爾瓦娜斯自愿承載了姐姐的靈魂,成為了罕見的一體雙魂,

        女精靈摘下兜帽,露出令人驚艷的面孔,高等精靈本就都是俊男靚女,而風行家的三姐妹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她的眼瞳是柔和的淡金色,皮膚隱隱有光澤透出,圣潔而美艷不可方物。

        在奎爾薩拉斯時,出于對惡魔的痛恨,希爾瓦娜斯決然地要求獲取圣光的使用權限,并在艾薩克斯和女武神阿爾托莉雅的聯合幫助下獲取了圣光的力量,成為光鑄游俠,但她所獲得力量完全來自于艾薩克斯,意味著后者對其有絕對的掌控力,只不過艾薩克斯不愿意那么做罷了。

        如果他想的的話,他甚至可以直接扭轉希爾瓦娜斯的意志。他之前早已將這些情況告訴了希爾瓦娜斯,但她依然不改變主意,或許這也算是某種信任?

        女精靈沖著艾薩克斯點了點頭,一副不假辭色的清冷模樣,艾薩克斯立刻就做出了判定,這是希爾瓦娜斯。

        “再次見到你可真令人高興,希爾瓦娜斯。”他熟絡地說道,畢竟兩人一同參與了奎爾薩拉斯之戰的全過程,而艾薩克斯基本上等同于所有高等精靈的救星,即便希爾瓦娜斯再高傲再不近人情,她也應該是承認這份戰友情誼的。

        更何況艾薩克斯可是見到了這位美艷高冷的游俠將軍的不同面目,他見過她的柔弱,見過她的不屈,見過她的悲慟,甚至還曾經借過她肩膀依靠。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澳洲幸运10全体计划 亚洲男排俱乐部锦标赛 网上刷pc蛋蛋流水要怎么刷 沈阳麻将游戏下载 7星彩中2个号是多少钱 新疆福彩35选7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怎么投注 扑克高手发牌 三分赛走势图 时时彩整天投注法 北京5分赛车开奖历史 福彩pk10合法吗 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计划公式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快乐赛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