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看書啦 > 玄幻小說 > 米奈希爾之力 > 0397章 魔劍

        希爾瓦娜斯并沒有立即回話,而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艾薩克斯,淡金色的眼瞳露出一絲驚異的光芒。

        “只是過了三個月,你竟然又變得更加強大了?”她說,帶著一種莫名的意味。身為游俠,希爾瓦娜斯的感知本就十分敏銳,同時又因為力量同源,她能精準地感受到艾薩克斯的變化。

        “嗯,是有了新的突破。”艾薩克斯輕描淡寫地說,事實上經歷了上古之戰,他的整體戰力至少提升了兩倍,單一派系的能力強度終究有限,但一旦有了組合,就能產生超乎想象的增幅效果。

        “人類真是一個神奇的種族。”希爾瓦娜斯發出了一聲輕嘆,事實上這樣的話她之前也說過,但顯然艾薩克斯再一次刷新了她對人類這個種族的認知。

        她轉頭看向身后,“納薩諾斯只用了五年就能達到正常精靈需要花費六十年才能達到的程度,我本來認為他就是人類當中最出色的那種了,卻沒想到還有你這樣的怪物。”

        艾薩克斯滿打滿算,如今也不到二十五歲,而二十五年對壽命漫長的精靈來說這不過是人生當中的一小段時間。

        希爾瓦娜斯似乎有些失落的情緒,畢竟此前她一直擔任游俠將軍,常年接觸軍事,對個人實力非常敏感,而燃燒軍團入侵時家園的慘狀更是激發了她對力量的渴求。

        “我的成功是無法復制的。”艾薩克斯只能這樣說,畢竟他這身實力可是費了不少勁才得來的,為此甚至強行綁定了一個廢棄時空。

        高等精靈使節團開始陸續進城,艾薩克斯和希爾瓦娜斯并排于前列,早起的市民有些驚愕地看著這些突然到來的精靈,他們自發地聚攏圍觀,但并沒有人堵塞道路。

        有人認出了艾薩克斯,接著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這些精靈是使節團,雖然這是一種平等的外交行為,但對一向高傲的精靈來說已經算是“低聲下氣”了。大部分王城市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精靈,雖然說希爾瓦娜斯的美貌讓他們近乎迷醉,但市民們知道這些精靈的到來因為洛丹倫本身的強大,一時間“洛丹倫萬歲”、“米奈希爾萬歲”的呼喊聲此起彼伏。

        艾薩克斯有些尷尬,雖然說這些民眾的反應表現出他們對國家的高度認同感以及極強的向心力,但這種場面出現在外賓面前終究有些不妥,就好像是艾薩克斯故意安排來耀武揚威一樣。

        不過希爾瓦娜斯似乎并不在意,反倒饒有興致地掃視著這些市民,“真好呀。”她說。

        “啊?”艾薩克斯以為自己聽錯了,精靈一般不都是對普通人類不屑一顧的嗎?

        “難道不是嗎?”希爾瓦娜斯轉頭看向他,“你的人民雖然不具備悠久的壽命,但他們充滿了對生活的希望,樂于接受新事物,堅韌而又勤勞。”她緩了緩,“我在到這里的路上見到了很多龐大的機械,你的人民在利用它們進行生產、運輸,他們的生活正在發生急速的改變,而我的同胞如果沒有這次的重大變故,即便再過一千年,他們的生活方式也不會有絲毫的變化。”

        因為艾薩克斯不遺余力地推廣魔動機械,洛丹倫已經差不多相當于在進行一次工業革命,而隨著艾澤里特動力裝置的研發,很快第二次工業革命也即將到來。

        “人類雖然個體弱小,但團結起來卻可以形成洛丹倫這樣強大的王國。曾經是奎多雷教導人類魔法,但現在該是精靈向人類學習的時候,這也是我自愿來到這里的原因。”

        “我是很歡迎你的到來的。”艾薩克斯直言不諱地說道:“但說實話以你的身份擔任大使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奎爾薩拉斯正處于重建之中,你更應該待在軍隊之中,盡可能地輔佐凱爾薩斯。”

        “你以為我現在的狀態還適合領軍嗎?”希爾瓦娜斯微歪了下腦袋,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艾薩克斯,這是女精靈一個隨意的動作,但卻充滿了風情。

        艾薩克斯突然明白了,因為奧蕾莉亞。

        希爾瓦娜斯繼續目視前方,幽幽地說道:“雖然姐姐是當之無愧的英雄,但她最后關頭爆發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恐懼帶來了猜疑,就連虛空魔導師烏布里克得到了接納,但他們確對我的姐姐諱莫如深。”

        艾薩克斯張了張嘴,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無論是虛空中的存在還是現在一體雙魂的希爾瓦娜斯,都確實超出了絕大部分人的認知。

        “不過這也好。”希爾瓦娜斯的聲調突然變得輕快起來,“里拉斯也已經成長起來了,家族的事情完全可以交給他,而姐姐和我已經為奎爾薩拉斯做出了足夠多的貢獻,也是時候做一些我們想做的事情了。”

        “你能開看那就好。”艾薩克斯笑道:“話說回來,我倒是對奎爾薩拉斯目前的政治局勢比較感興趣,凱爾薩斯是怎么安排的?”

        “總體來說,現在的高等精靈分為四個派別,由阿爾托莉雅姐姐率領的光鑄精靈,烏布里克的那些虛空精靈,以及哈杜倫、洛瑟瑪這些游俠將領,還有就是部分幸存下來的貴族,因為大部分精靈都依靠圣光和虛空解決了魔癮,所以奎爾薩拉斯剩余的奧術水晶反倒足夠供給他們。議會也已經重新建立,只不過這次的名字是光影議會,光鑄精靈占了一半多的席位,”

        艾薩克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在逐日者王庭的統治基礎有大半失效的情況下,凱爾薩斯能做到這一點可以說是相當不錯了。

        “對了。”希爾瓦娜斯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轉頭看向艾薩克斯,白皙的臉蛋上竟然帶起了些許敵意,“你之前在離開奎爾薩斯的時候為什么向凱爾薩斯發出請求,要溫蕾薩到你的皇家軍事學院中進修?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圖?”

        她一瞬間化身為護崽的母雞,畢竟兩位風行者姐姐對溫蕾薩和里拉斯都是長輩式的疼愛。

        艾薩克斯哭笑不得,雖然溫蕾薩有著和希爾瓦娜斯差不多的相貌,但就風情上來說卻是差遠了,他真要圖謀不軌也肯定是選希爾瓦娜斯啊。

        “這只是身為一個領導者體恤下屬的行為,你難道沒發現之前羅寧和溫蕾薩已經互相產生好感了嗎?”艾薩克斯沖女精靈擠了擠眼。

        然而希爾瓦娜斯一點都沒有艾薩克斯所想的那種心照不宣的感覺,她好像直接就炸毛了,“你竟然把溫蕾薩當做對你下屬的賞賜?”

        那張布滿寒霜的俏臉離艾薩克斯面孔只有幾厘米的距離。

        “放心,我絕對不會勉強她,再說在軍事學院中進修對她確實有不小的好處。”艾薩克斯保證道:“再怎么說我也是將溫蕾薩當做自己妹妹看待的呀”

        他全然忘了溫蕾薩實際年齡是他的五倍以上。

        一行人來到了大使館,其余精靈開始對這座新修建的建筑進行布置,洛丹倫很貼心地將這座大使館修建成奎爾薩拉斯風格,但一眾執著于藝術的精靈們似乎依然并不是特別滿意。

        艾薩克斯也看出來了,除了納薩諾斯這個異類還保持著近乎忠誠的狂熱之外,大部分精靈都對希爾瓦娜斯抱有敬畏而疏離的態度,而后者對此似乎也習以為常。

        現在艾薩克斯也終于有了和希爾瓦娜斯獨處的時間,不過他并沒有任何旖旎的想法,“你們最近感覺如何?”

        他既是在問希爾瓦娜斯,也是在問奧蕾莉亞。

        “還行吧,姐姐和我相處的很愉快。”

        “奧蕾莉亞當初跟我說過她不會放棄她所得到的力量,但圣光終究與虛空對立,你們很快就就會面對無法避開的問題,而這方面我可以提供幫助。”艾薩克斯不打算繞彎子了,他直接伸出左手,秩序之手上裂開一個圓洞,對古神幼體塞菲勒斯的嚴密囚禁也打開了一個缺口,

        陰森至極的晦暗氣息從秩序之手的圓孔散逸,凝聚成了一個小小的、近乎虛幻的畸變能量生物,然后被艾薩克斯握拳捏碎。

        希爾納瓦斯勃然色變,她的氣息陡然發生了變化,淡金色的眼瞳中出現了一點漆黑的星芒。

        現在在艾薩克斯面前的是奧蕾莉亞。

        “這是”

        “你看,其實你們沒必要特意表現的和我很生分。”艾薩克斯平靜地說道:“因為我們是一樣的,都是在與那些未知的邪惡周旋。”

        奧蕾莉亞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但看向艾薩克斯的目光卻突然變得十分柔和。

        “以前是你們教導我戰斗技巧,現在該輪到我來教導你們了。”艾薩克斯微微一笑,“另外,我還要給你們介紹三個呃,應該算是兩個人吧,她們就在皇家軍事學院。”

        于此同時,諾森德,龍骨荒野。

        一支十幾人的小隊正在雪原上行進,一般來說在這種極北之地探險需要充足的物資準備,但這些人卻什么都沒有帶,他們的衣著非常單薄,有不少人甚至穿著金屬鎧甲。

        寒風呼嘯,夾雜著細微的小冰粒,一頭雪熊發現了這批不速之客,被饑餓驅動的野獸咆哮著向他們沖來。

        隊列當中一個身穿鐵甲的射手拉滿了自己的弓,從其鎧甲縫隙中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這是一個亡靈。

        箭矢命中了白熊,邪異的黑色從被命中的地方蔓延,白熊哀嚎著到底,身體在數秒鐘內徹底腐爛。

        隊列的最前方是一個身穿法袍的高大男子,他有著奇異的雙瞳,“差不多就是這里,吉安娜公主殿下。”克爾蘇加德說道,他完全不在意剛剛發生的戰斗。

        他沒有再用“我的學徒”這個稱呼。

        吉安娜木然地點了點頭,她裹著漆黑的斗篷,一縷發絲飄揚出來,已經是純白色的。

        在他們面前是一座快被積雪掩埋的洞穴。

        吉安娜主動向前,積雪仿佛被颶風吹過一半自動散去,露出了幽深的洞口。

        “去吧,這是巫妖王許諾給你的力量。”克爾蘇加德意味深長地說道。

        吉安娜怔了一下,然后機械的邁步上前,她原本天藍色的雙眸此時已經沒有了神氣,她現在只聽著那個不知什么時候出現的聲音在她耳邊不斷地低語。

        “生命是如此的卑微而脆弱,唯有死亡永恒,在死亡面前一切都是平等的”

        吉安娜的腦海中浮現出已經無數次重復過的畫面,比格沃斯先生死了,父親死了,她的家人視她為背叛者,她的同胞視她為仇寇,似乎這個世界已經沒什么可以留戀的了。

        洞穴里應該有什么特殊的存在,空洞呃而冰冷的聲音傳來,“離開這,凡人!這個遺忘之穴中只有死亡與黑暗在等著你,你不能過去。”

        然而吉安娜置若未聞,克爾蘇加德和亡靈士兵緊跟著她。

        很快之前說話的存在就露出了真身,這是一群漂浮的、由冰霜構成的元素生物,它們還穿著盔甲,更準確的說他們似乎是從盔甲上長出來的。它們有頭盔,但沒有臉,有手甲和武器,卻沒有手臂。

        而在他們的身后,一塊不規則的堅冰漂浮著,里面是一柄造型邪異的符文劍,通體散發著藍光,在堅冰下方則是一個類似祭壇的東西。

        那是霜之哀傷。

        吉安娜自然也看到了那把劍,耐奧祖已經在低語中無數次告訴她,那把劍就是為她而準備的。

        “唯有力量,才是真實”

        那些漂浮的元素生物拔出冰刺,“離開這里,凡人。”它們再次用空洞的聲音說道。

        克爾蘇加德看著他們,嗤之以鼻,霜之哀傷其實很早就被安放在這里,那些自詡為魔法守護者的藍龍發現了這把魔劍,但他們對其無可奈何,于是創造了這批元素守衛它們看起來嚇人,實則不堪一擊。

        吉安娜突然爆發出驚人的煞氣,“你們是在保護這把劍?”

        “不,我們是在保護你。”

        吉安娜的神色有了變化,但僅僅是片刻之后她碧藍色的雙瞳再次變得冷冽起來,耐奧祖的意志已經牢牢控制住了她的思維,“干掉它們。”她冷冷地說道。

        甚至不用她出手,僅憑那些精銳的亡靈士兵就講這些元素守衛者擊成粉碎,現在吉安娜與霜之哀傷之間再沒有了任何阻攔。

        “去吧,殿下,這是屬于您的力量。”克爾蘇加德善解人意地說道。

        吉安娜走上前,舉起纖細的手掌,霜之哀傷的光芒陡然變得極為強烈,包裹它的堅冰開始出現裂紋,接著破碎,巨大的能量散逸使得一場寒冰風暴在洞穴中產生。

        克爾蘇加德早就料到了這一點,他已經先行遠離。處于風暴中心的吉安娜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狂暴的氣流吹落了她的斗篷,露出了蒼白如雪的皮膚,以及同樣蒼白如雪的長發,不過在這一片白發之中,卻有一縷發絲依然保持著淡金色。

        吉安娜的目光已經完全被霜之哀傷吸引了,她走上前去,握住了這把魔劍的劍柄,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傳來,雖然吉安娜之前幾乎沒怎么接受過劍術訓練,但她依然覺得這把劍確實是為她而生。

        “這個世界的偽善者太多,唯有將舊秩序徹底毀滅,才能迎來新生”

        耐奧祖的低語回響著,即便是諾森德呼嘯的寒風也無法將其掩蓋。

    一码中特会员料
  • 新疆时时走势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 江苏体彩7位数历史号码 安卓手机游戏下载 ktv拉斯维加斯全城热播 官方有极速时时彩吗 重庆时时杀胆码 在手机上玩牛牛怎么看走势图 新时时走势分析 11选五开奖江西 山东有线体育鲁能直播在线观看 牛牛小游戏下载 日本麻将 55125cn中国福利彩票 可提现的真人炸金花 今天足球比赛直播